福州市法輪功學員陳庚被秘密非法判刑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早上,福建省福州市平潭縣法輪功學員陳庚打算去學校給學生上課時,被圍堵的警方非法抓捕,遭法院秘密冤判三年三個月。陳庚據理上訴,卻被駁回。十一月十九日,陳庚在被非法拘留兩百七十五天後,被劫入福清鏡洋監獄。

陳庚

陳庚是一為善良盡責的教師,因為信仰真、善、忍,陳庚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真相,經歷過多次騷擾恐嚇和迫害。就這一次,陳庚僅是在推特上發表了幾條有關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言論,就被政府指控構陷為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法律實施”。

一、大法教陳庚做好人

陳庚自小就安靜懂事。小時候因為老實、成績好,陳庚總被壞孩子欺凌侮辱,他從來不還手,只是默默不吭聲。但是性格卻因此變得非常自閉、內向,沉默寡言,不願與人交流。不知人生前進的方向,對人生感到迷茫無助。

直到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陳庚的身體和心境都得到了升華與改變。修煉大法後,陳庚豁然開朗,知道人要遵循“真、善、忍”的法理,要與人為善。在大法的指導下,陳庚走出了童年沉重的心理陰影,成了一個開朗、樂觀、健康的人。他待人和藹友善、笑容滿面,不再害怕交際。偉大的大法賜予了陳庚全新的人生。

大法也令陳庚做了一位無私奉獻的好人。因為陳庚會維修電器,鄰居有電器壞了都找他幫忙,而陳庚都自己出錢、花精力幫忙維修,不收任何費用和報酬。有一次,附近有人家里發生火災,陳庚二話不說,就跳窗去救火。事後人家多次要送錢送物,他都笑著不收。品行優良,孝敬父母、關心孩子。鄰里周圍,認識陳庚的,無不夸陳庚是個大好人。

陳庚是一名優秀教師,任教三十多年,桃李滿園。淡泊名利、不爭不搶。別的老師吵著要漲工資,陳庚都不爭。他們感覺驚奇,陳庚說,要漲就漲,不漲我不求。

大法也賦予陳庚諸多特長。其中,陳庚尤為擅長書法,作品多次登上當地書法展覽。

陳庚書法作品

這樣一個大家公認的好人、老實人、才華橫溢的人才,卻被邪黨人員誣陷迫害。陳庚母親的鄰居,在得知陳庚被非法抓捕後,十分掛念陳庚。

二、證實大法 多次被綁架關押、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地造謠污蔑、迫害大法。陳庚去北京上訪,講述大法真相,被非法關押數月。與陳庚同去的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肖揚龍,在監獄被活活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二歲。

當時,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的好功法,都說這是江澤民害的。學校的好幾個老師,都替陳庚申冤、鳴不平,要求放陳庚出來。那時的國保大隊長知道大法真相,知道陳庚是好人,根本不該被抓,他堅持要救陳庚。他說,我們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只是為了這頂烏紗帽,我們也沒有辦法。

數月後,陳庚被釋放。過了幾天,陳庚還是要去上訪。他對教育局局長說︰我不做老師了,我要去上訪。局長勸說陳庚不要去,但陳庚堅定不移。局長就說,如果非得去可以去,但回來了,你還得來我這里教書。你太好了,是個人才。

監獄中,陳庚遭受了慘無人道的種種酷刑——電擊、毆打、壓床板……那些在中共邪靈操控下的惡人,把陳庚都電得蹦起來了,打得臉上、身上都是抽筋、青紫的痕跡。原本身材正常微胖的陳庚,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但是,不論怎麼被打、被罵,陳庚一直都是微笑著不說話或者沉默著不動,心中對大法的正信不動搖。

在這樣的情形下,負責迫害的那些人都不忍心再下手了。他們都看得哭了,不停流淚,認為陳庚真的是“神仙”,對陳庚的母親驚嘆︰“你的兒子是仙,是佛呀,真的太神奇了!正常人誰能受得了這樣的苦?如果不是修煉,一定能做很大的官!”

後來,陳庚從監獄保安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地從那些保安身邊走過,與人擦肩而過,卻根本沒人看見。在大法的保佑下,陳庚再次平安出獄。

陳庚依然證實法,打印張貼各種真相資料、大法圖片,又被非法抓捕。監獄里的人認識陳庚,都知道陳庚是好人,不應該被關進來,對陳庚很好,幫陳庚理發,給陳庚衣服穿。後來,陳庚以絕食抗議迫害,被放了出來。

陳庚的母親也修煉大法,曾經被非法關了十多天,期間晚上當著監獄里的人的面煉功,他們都不阻止,都說︰“你是鍛煉身體,我們都允許你做。你是跟我母親一般大的老人了,我們怎麼不會對你好。”

他們還讓陳庚的母親,對著那些吸毒犯、搶劫犯、打架犯等,喊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房間是通透的,聲音都听得見,那些犯人也跟著認真地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遍地喊,響徹雲霄。陳庚母親便經常喊。

三、非法開除公職、非法抄家、經濟勒索

可是,陳庚還是沒能掙脫邪黨一次又一次的魔爪。因為微信傳播翻牆軟件、在外網發表了一些中共迫害的言論,陳庚被惡警盯上,多次恐嚇騷擾。他本在一所重點中學教書,卻迫于壓力,被調離崗位到小學,工資被降級,目前被非法撤職,失去工作。

中共警察曾多次對陳庚進行非法抄家,劫走師父法像、多部大法書籍,及多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和真相資料、護身符、光盤等,陳庚的手機也被非法沒收,也包括陳庚的書法作品,總價值至少二十萬元以上。

早前陳庚被非法關押,陳庚母親還被勒索一萬元的費用“保釋”陳庚,陳庚母親拼命央求,才減到七千余元。其中,就連陳庚的住院、打針費用、飯錢等都得陳庚家出,就連來往的路費都找陳庚家要。還有一次被勒索兩萬元。

一次非法抄家,警察把陳庚家里的電風扇弄壞了,卻拒不賠償;一次陳庚被非法拘留,警察要非法查看陳庚的手機,陳庚堅決不從,無奈摔了手機。手機本是私人財產,他們不負責,還說成是陳庚在“威脅”,類似的惡行還有非常之多。

迫害陳庚的“頭子”盧建生,貪污腐敗、無惡不作,卻是當地的現國保隊長,多次威脅陳庚一家,經常謾罵誣陷大法、打罵大法弟子,叫囂“我想關你就關你,想抓你就抓你,想把你關哪里去就關哪里去”。

四、好人被迫害 家人陷困境

陳庚這次被迫害,家人深陷悲痛、擔憂與苦難之中。陳庚的父母、女兒,每天都在擔憂陳庚,經常失眠和哭泣。將近三百天的時間內,因為“疫情”(中共病毒),家人與陳庚未曾有過一次直接聯系,不僅不準會見,連書信聯系都不讓。故而,陳庚家屬目前無法得知陳庚的情況。開庭更是非法秘密進行,開庭前都不通知家屬,庭審的具體狀況,家屬亦無從知曉。就連“辦案”的警方,都是後來才得知。

陳庚上有老,下有小,父親八十八歲,母親七十八歲,都是高齡的年邁老人。女兒年紀輕輕,上學,還沒有工作。陳庚是家里生活的頂梁柱,一家人的吃、穿、住、行基本全靠陳庚,沒有陳庚,家人經濟拮據、苦不堪言。

陳庚的家人,在陳庚被非法抓捕前後,多次受到公安局、國保隊惡人的恐嚇騷擾。陳庚被非法抓捕不久,辦案的惡警假借“關心家屬”(實為做筆錄)的名義到陳庚家,企圖向陳庚的家人收集陳庚“犯罪”的證據,家人及時察覺,拒絕正面回答。

陳庚的兩位八、九十歲,本該安享天倫之樂的父母,精神受到重大打擊。為了讓政府還陳庚一個清白和公道,陳庚父母多次千里迢迢奔走至公安局、派出所等地上訪,要求釋放陳庚,卻無濟于事。惡警和工作人員態度敷衍,用謊言蒙騙、糊弄兩位老人。一會說陳庚沒被判刑,一會又說過幾天就出來了,甚至拒絕“接見”。兩位老人的心理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和摧殘。

近日,邪黨的人又來騷擾陳庚母親,威脅陳庚母親所謂“煉功就不能見兒子”雲雲。

中共為了維護自己搖搖欲墜的政權,只能威脅、恐嚇、打壓說真話的好公民,自己制造謊言、大肆造謠。因妒嫉害怕大法,就逼迫修煉真、善、忍的大好人放棄信仰,然而它們絕不可能成功。

一正壓百邪,善惡有報!希望參與迫害的惡人好自為之,早日清醒,迫害大法弟子的罪孽是無比深重的,是滔天大罪,將墜入地獄萬劫不復。不要傻傻地做了中共的陪葬品,清算來臨前再後悔,就真的來不及了。

附︰部份相關信息

盧建生(主要迫害者)︰13805039508
吳警官(主要迫害者,目前未知姓名)︰13799926191

福州市平潭縣公安局信息
郵編︰350400
電話︰0591-24317110

福清市鏡洋監獄信息
地址︰福清市鏡洋鎮北張口
郵編︰350304
電話︰0591-85313981、0591-85313016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