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去掉人的觀念 實修自己

【圓明網】我自幼受就到了較好的家庭教育,忠孝禮儀,這些基本做人處事的道理在人生觀中形成,並以此衡量著周圍的人和事。在社會環境中,我恪守著中規中矩的言行,周圍的人也多表示著對自己的尊重。這無形中讓自己有了隱約的自負,而且看到和自己行為觀念不同的人和事,就心里不舒服,甚至開導和教訓別人。

我姐姐家的外甥從小多災多病,我一直多方保護。他修煉後病好了,修煉也很堅定。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嚴重時,因發放真相資料被抓,遭受了嚴酷的迫害。期間,我跑前跑後,盡力幫助。雖然是同修,但我始終覺的他在我面前,應該尊重我這個長輩。但事與願違,無論在生活和修煉上,他時常觸踫我觀念的底線。

比如,我平時很注意在長輩面前把握言行的分寸。而外甥有時無論在誰面前,都要理出個長短。再如,我平時注重節儉,而他時常大手大腳花錢,做一些我認為沒意義的事。每次我都試圖以長輩的身份加以干涉和評論,而換來的都是對方的不買賬,甚至被頂個倒仰。

日久天長,彼此成見越來越深。雖然我也多次試著想改變,但遇到交鋒的問題,馬上又壓不住心中的激憤。覺的真理在握,非得幫助他改改這個錯。言語沖撞,對方不服,心火又被壓了回來。

外甥喜歡書畫,前段時間到我這兒來,我拿出兩幅朋友寫的行草書,讓他選一幅送給他。他不但沒有一絲領情的意思,竟指著作品批評的一無是處。但凡別人送的東西不喜歡,可以委婉謝絕,但不能當面挖苦,不給對方面子。另外作者也是在書法方面半生耕耘,小有名氣,怎麼一到你嘴里,就一錢不值了呢?況且你也並非真懂,最後又爭的不歡而散。

外甥走後,我才想起自己是個修煉人。修了二十多年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放不下,從哪算是個修煉人呢?況且,外甥的爭執也是悟到了師父在美術講法中對草書認識的一些法理。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1]。我卻遇事固守著自己的觀念,並且以此去約束別人,怎麼能修出包容別人的慈悲之心呢?我猛然醒悟,師父告訴我們︰“修要修自己,要向內去修、向內去找。”[2]但每次讀過,都沒有入心。現在似乎體會到了無限深邃的內涵。師父的法告訴我們如何走出千百年來形成的人的觀念,如何使自己走回生命的返本歸真之路。

我這種向外看的做法,看似出自一個為別人好的願望,但其實質還是放不下自己的觀念、喜好、聲望和自以為是的自大心理。這些生生世世存在于自己生命深層的敗物該到放下的時候了。盡管依然體會到自我這個堅固的硬殼還在阻擋著我突破,但當我明白了師父讓我們遇事向內找的法理,我會堅定的向這些固有的觀念說“不”。

就在前兩天,又發生了一件觸動我觀念的事。當地特區組織了一次面向全國征稿的書畫作品展。作品收齊之後,我被邀請為本次作品展的評委,四個評委同時也是被特邀的參展作者。評選完成後,我就準備自己的參展作品。

但展訊發布後,我卻意外的被從特邀作者中除名,添加了一個並無藝術資歷的主辦負責人的妻子。不平的心當時一閃而過,但我馬上付之平和的一笑︰常人為名利會不顧一切,我有必要和他們爭這些嗎?我有著一絲感謝他的念頭,給了我去掉這些觀念和名利心的機會。放下自我,我少了人心的牽絆,心里異常輕松。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