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在一次交通事故中發現自己的私心

【圓明網】一天上午,我遭遇了一場交通事故。我覺的完全不是我的責任,可是交警的判決出來後,給了我當頭一棒︰我是全責。

怎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情?師父說︰“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我想,一定是我哪里不對勁兒了,于是我開始向內找。找著找著,我發現從一開始,我對待這場事故的態度,包括處理方式都有問題,那是我心性的真實反映,說明了我修煉的不扎實。 現在我就簡單把過程寫出來,曝光我在這次事故中存在的私心。

今天因為堵車,我開車並不快。在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一輛車突然從側面撞在了我的車頭上。我當時很惱火,打開車窗,甩過去一句︰“你怎麼開的車啊?!”對方是一個年輕女孩,很顯然,她嚇了一跳,趕忙道歉說︰“對不起。”我又甩過去一句︰“這個不是對不起就能解決了的啊!”然後,我就下車拍照,打電話給交警報案。我心里很肯定的認為,這完全是對方的責任。路過的熱心司機也說是對方的全責。

為了讓交警確認是她的責任,我沒有把車挪到旁邊人少的地方。我怕一挪車,破壞了現場。交警來後,我很含蓄的跟他說︰“我開的好好的,這輛車突然竄出來,把我的車撞了。”那個女孩是個新手,被嚇哭了。她解釋說她是著急帶孩子。我當時並沒有特別在意她的感受,只是簡單的說︰“沒事兒,你交給保險公司處理就好了。”

後來,我們就一起到交警大隊做事故認定,就有了上面的結果。結果出來後,我簡直不敢相信,確認了很多次,滿肚子委屈︰我認認真真的開著我的車,既沒急、也沒搶,莫名其妙的被別人撞了,卻認定是我的全責,簡直讓我無法理解。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發現事故發生後,我的第一念就是不善的,所以指責脫口而出,我認為都是對方的錯;看到車被撞的挺厲害,自然而然的就想既然是她造成的,就應該由她的保險公司來負擔我修車的損失;這一念,暴露出了我的利益心,在個人利益受到傷害的時候,我是不願意吃虧的;當看到她哭了,我也沒有真正的站在她的角度上,去考慮她的感受,發自內心的安慰她,這就是沒有慈悲心。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之後,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現在這個人就是這樣,遇到問題首先推責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2]、“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2]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感到非常羞愧。我就象師父講的,遇到問題首先推責任,而不是看看對方有沒有事;在對方解釋了她是因為急著帶孩子才開快車的,我明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依然希望她那方對我的車行補償。這些都是不為他人考慮,都是自私的表現。

我意識到自己的心性標準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如果在事故發生的第一時間,我不去管自己的得失,而是先帶那個女孩把車開到不擋路的人少的地方,安慰她,告訴她︰“不要擔心,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會報案,也不會要求你賠償損失。”我的善,說不定能打動她,我還能給她講真相,救了她呢!可是,我當時根本沒有站在這麼高的基點考慮問題,想到的都是個人的得失。我知道,這是因為我還沒有那麼堅實的修煉基礎,所以在遇到突發情況時,真實的心性層次就自然而然的反映出來了。

就在我向內找的過程中,還有狡猾的思想一閃而過︰如果當時我不想著讓她負全責,不報案,私下商量個人承擔一半的責任,豈不是比現在的結果好的多?明年也不用漲保險費了。看著好象是後悔當時的行為,其實還是在算計自己的得失,只是變的更加隱蔽。還好,我及時發現了這個假我,排斥它、清除它,現在寫出來曝光它,不讓這種狡猾、骯髒的思想在體內留存。

這顆自私的執著心被我找到之後,它並不想被消滅,在思想中翻騰的很厲害,打出很多負面的情緒在我的大腦中,時不時的讓我覺的委屈、沮喪,甚至不想學法。我出去走了一圈,然後逼著自己背法。終于,我慢慢的平靜下來。

晚上,又發生了一件讓我生氣的事︰我在煉第四套功法的時候,孩子惡作劇,不知什麼時候,悄悄的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彎腰隨機下走時,頭“咚”的一下撞到了她的腦袋上,一陣劇烈的疼痛。我心里頓時火冒三丈,雖然極力壓制怒火,但還是脫口而出︰“你有毛病啊!開玩笑也不看看什麼時候。煉功這麼嚴肅的事情,你也惡作劇!”說完,閉著眼楮繼續煉功,但一股很大的怨氣在心里鬧騰。煉功結束後,我又把孩子批評了一通。孩子低著頭,非常郁悶,似乎想哭,又沒有哭出來。

事後,我冷靜下來。想一想這件事,不就是上午撞車那件事的翻版嗎?在我覺的很疼的時候,我只顧自己的感受,怎麼沒有想到孩子其實和我一樣疼呢!她雖然開玩笑的方式不對,但她也一定沒想到會撞的這麼狠,我完全可以忍一忍,等煉完功後,好好的跟她說,而不是這樣惡狠狠的指責。這次考驗,我又沒過去。

一天發生兩次類似的事情,我認識到,我真的應該繼續提高心性了。平時的情況下,我能做到盡量為別人著想。領導說我心態好、很陽光;家里保姆也說我總為別人考慮。可是,當我覺的被別人傷害了,或者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了,我的第一反應還是自我保護,這種時候就不太能換位思考,甚至產生怨恨的心,很久不能放下。

在學法時,我覺的師父的這段法象是專門對我而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沖余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

我還悟到︰上午的車禍,其實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師父已經給我拿下去很多了,所以只是車子輕微受損。而我自己承受的這一點,也是師父擺在我修煉的各個層次中的無數份業力中的一小份,就是利用它來提高我的心性,轉化我的業力,長我的功。我有什麼可委屈的呢?這是一件好事啊!它又能讓我看到自己修煉中的問題,從中提高上來。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師父時時刻刻的保護和點化。雙手合十,叩謝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