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佛山市公檢法黑箱作業 枉判李燕群七年

Print

【圓明網】法輪功學員李燕群一個人居住,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在家中被綁架。當局以防疫為由,拒絕家屬和辯護律師會見。直到今日,李燕群被佛山市禪城區法院誣判七年,已被劫持到監獄,但相關人員推諉,家人仍不知李燕群被關押在哪里,始終沒能見到她。

李燕群女士今年65歲,曾經患有嚴重的心髒病、肩周炎、腦震蕩,婦科病,在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身體上所有疾病就都消失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李燕群堅持信仰,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害的身體不能自理,手腳都嚴重變形了。

公檢法黑箱作業 枉判七年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獨居的李燕群在家中被綁架,開始被非法關押在佛山市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公安以防疫為由,拒絕家屬和辯護律師會見。

無奈,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家屬到佛山市禪城區檢察院,查詢案件進度,發現檢察院四月二十九日已經非法起訴李燕群,也就是說在走司法程序了。而這期間,家屬未得到任何官方的通知。

李燕群的家屬為她請了北京辯護律師,但是因為國保、法院從中阻撓,到開庭前律師也沒能會見過當事人李燕群女士。

在辯護律師的再三要求下,佛山市禪城區法院終于答應在開庭前的二十分鐘讓律師與李燕群視頻會見。但是在開庭前,律師與李燕群最終還是沒有見過面。

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佛山市禪城區法院開庭審理。李燕群被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佛山市第三人民醫院,直到開庭前才被劫持到看守所,李燕群沒到法庭。在開庭後,她才知道自己的家屬為自己聘請了律師。

開庭的時候,兩位家屬被安排在另外一個房間看屏幕,音效很差,根本听不清楚說什麼話。其他親戚朋友根本就不讓進門,只能在法院外焦急的等著。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一日,禪城區法院對李燕群老人非法判刑七年。

家屬至今無法得知李燕群下落

自從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在李燕群家中綁架李燕群後,至今家屬都未曾見過李燕群一面,未收到過任何一張通知書。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李燕群家屬收到佛山市禪城區看守所的電話,說李燕群已不在佛山市禪城區看守所,讓家屬把預存在看守所的錢取走。

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李燕群的家屬收到一條禪城區法院發出的短信,短信內容是叫家屬去上交七千元的勒索性罰款。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禪城區法院人員再打電話給李燕群的家屬,催交這筆罰款,並威脅說,如不上交,李燕群在監獄行為再好,也無法減刑,恐嚇李燕群家屬。

所以,家屬推測,李燕群已經被劫持某監獄。

然而,李燕群的家屬未曾收到過佛山市法院一審、中院二審的任何判決書,就只有以上一條勒索性罰款短信和一個催交罰款的電話。家人不知李燕群在哪里,是生是死,更不清楚。

李燕群的家屬問催交罰款的那個人,李燕群的二審判決書未曾收到時,那邊的回答就是“在踢球”,說寄遞判決書不關他們的事情。

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李燕群的家屬再次收到法院寄來的催交罰款通知單,其它相關(非法)關押的信息,家屬一概不知。

李燕群被非法關押在佛山市禪城區看守所時,家屬曾給李燕群預存了五百元,但知道,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李燕群一分錢未用,綁架至今,家屬想給她送去衣服,但未曾送到過,因為根本不知道李燕群在哪里,該往哪里送。

現在,李燕群老人被非法判刑七年,已過去約半年了,但是,從公安,到檢察院,再到法院,沒有任何通知讓家屬去哪里會見,也沒有任何通知書讓家屬把換洗衣服送給李燕群,也沒有任何通知讓家屬去預存錢,給李燕群在監獄里面用。

在如今的中共體制下,佛山市公檢法系統視人命如草芥,視法律如空文。作為李燕群老人的家屬,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