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護士︰法輪大法讓我充滿希望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中國新年到來之際,瑞士法輪功學員丹妮絲表達了自己的感恩︰“我很感謝師父,讓我能夠有信仰,能夠有勇氣在困境中繼續前行。”她感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的話,我覺得應該如同在地獄一般,我會被我的情緒掌控,我根本不知道我還會不會活在這個世上。因為科學也證實,當人們的情感受挫時,防疫系統也會減弱。”

丹妮絲是一位特別護理的護士,“當我得知我負責護理的那位老人被確診患有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時,我沒有害怕。當時我們護理站所有人都必須接受測試,我非常確信我沒有被感染。我也告訴主管,我可以護理那些被確診患有武漢肺炎的病患,對我而言這毫無問題。”電話的那頭,丹妮絲(Denise)平靜的講述著去年深秋,她所面對的中共病毒的侵害。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仍然能感受到她的平靜和篤定。

找到內心的恐懼 時時為他人著想

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丹妮絲回憶道,當二零二零年三月,中共病毒剛開始在瑞士肆虐時,她非常羨慕那些可以在家工作的人,可是身為護士的她,不但居家工作絕不可能,還得在工作中面對被感染的高風險。因為她護理的是那些需要幫助的失智老人。他們不能佩戴口罩,也無法采取自我防護措施,甚至都無法表述自己的不適。對丹妮絲和其他醫護人員而言,他們被傳染的危險性極高。而且除了日常護理還得密切注意這些老人們是否有受感染的跡象。丹妮絲當時也感到過害怕。

雪上加霜的是,她也出現了咳嗽等典型的癥狀,雖然測試結果是陰性的,當時的她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十年了,在修煉後曾經很情緒化的她變得越來越平靜,越來越能享受平和的心態,面對問題和沖突,她不再選擇逃避,而是將其看成是進一步提高、改善自己的機會。

因此她決定直面自己的恐懼,不讓恐懼主導自己,而是找出懼怕什麼,這懼怕又是從何而來。她表示,因為修煉大法讓身為瑞士人的她,對中國的文化傳統非常感興趣。在一些關于中共病毒的報道中,她讀到一些中國傳統故事,得知歷史上就有很多心地善良的人在瘟疫中一心照顧病人,為別人付出,可是自己卻安然無恙。她想到自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恐懼︰“中國的神傳文化中就告訴人們善惡有報。而法輪大法正是教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假如我真的發生了什麼,那也是讓我有機會能夠找出自己的不足,能夠修正改善自己。對我而言重要的是,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看自己有什麼問題才造成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還發現了自己害怕是因為︰“我想要自己過得好,要我的小女兒,先生,我的家人過得好。但是我也應該想到還有其他人,他們或許也需要我的幫助。我應該不計回報的付出。”她開始身體力行,在工作中更多的為他人著想。

雖然保持社交距離可以減少感染的機率,但是丹妮絲想到那些失智的老人無法與人溝通交流,擁抱或攙扶對他們而言是僅有溝通的方式,所以她會時不時的抱抱他們。“他們也非常孤單,我把他們看成是我的父母長輩一般,尊重他們,照顧他們。”

在護理工作中做到真善忍

丹妮絲也非常細心地觀察他們的情況。正是因為她向醫生建議及時,才讓那位沒有明顯癥狀的老人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並因此查出該護理站有二十七人確診。而丹妮絲自己的測試結果,正如她所料,是陰性,同樣結果的在該次檢測中僅有三人。最先確診的老人在兩天後就去世了,護理部的醫生感謝丹妮絲的及時發現,讓整個護理部得以徹查,及時避免了蔓延的嚴重後果。

也因為中共病毒的影響,常會因為有人在隔離期護理站人手不足,而且工作人員也常常會感到勞累,害怕等。為了讓同事能夠得到休息,作為法輪功學員的丹妮絲,從早上七點一直工作到晚上五點,十個小時連軸轉,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主管會對她說“你可要休息啊。”她表示,累的時候就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會唱法輪功學員創作的歌曲,這樣保持平和的心態。

而這對她而言非常重要︰“良好的心態是保持祥和的關鍵。因為當我平靜的對待事物時,我會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所發生的。我盡量保持正面的想法,不受自己的情緒及外界的影響。我不去考慮說這個過程當中我會不會也被感染,重要的是,我將它看成是一個可以提高改善的過程。看我在困難的情況下,如何繼續做到真、善、忍。”

“法輪大法讓我每天都能感到堅信和希望”

“如果不修煉的話我會感到深深的絕望,雖然現在的情況還是非常嚴峻,但我心中充滿了希望。法輪大法讓我每天都能感到堅信和希望,這也會影響我的環境。”在元旦前夕,丹妮絲以前工作過的護理站主管,希望她能再次去那里工作,因為感到她正面友善的處世態度,給大家的幫助很大。

丹妮絲也在和同事及親朋好友的交談中發現,經歷了中共病毒的重大影響後,人們對中共的認識越發的清晰,也更能接受揭露中共真相。丹妮絲希望這些真相也能給在這場肆虐全世界的瘟疫中承受痛苦壓力的人們帶來一些希望。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