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鄒六美屢遭迫害 今又被逼流離失所

Print

【圓明網】鄒六美,女,現年七十歲,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李渡鎮毛刷廠退休工人。鄒六美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遭多次非法騷擾、抄家,五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勞教(兩年),多次被當地六一零、國保、派出所敲詐勒索錢財,經濟損失共計十萬元以上。自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以來,鄒六美遭到多次嚴重騷擾及迫害,被逼于二零二一年元月上旬離家流離失所在外。

以下是二十多年來鄒六美遭受的具體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零年五月,鄒六美被非法關押三次。二零零零年八月,鄒六美等四名法輪功學員在進賢縣看守所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鄒六美因八天絕食絕水而昏倒。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鄒六美被惡警毛節保非法抓捕並送往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在女子勞教所,鄒六美遭受了關小號、強制洗腦、高強度的長時間奴工勞動等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午,鄒六美被進賢縣六一零與進賢縣李渡派出所姜金平、彭龍印、雷顯標等警察以誘騙方式綁架。警察們又使用強盜土匪的手段用樓梯翻牆闖進她家,非法抄家。

鄒六美被非法關押期間,她的丈夫多次到國保大隊要人,大隊長韓國昌揚言說要走法律程序,家屬追問要他拿出法律程序依據,韓國昌樓上樓下的找,找不出來,說︰“我哪里有啊?”鄒六美的丈夫說︰“你沒有那你定什麼案?”鄒六美的丈夫又到政法委要人,找到副書記吳某,要他拿出法律依據來,也是拿不出來,急得直跳。最後他們再看到鄒六美的家屬都心虛躲著不見,或將門反鎖起來。

鄒六美的鄰居是本地的一地痞,家中的三個兒子都相繼坐過牢,前幾天他們一家七、八人把鄒六美的丈夫打斷了四根肋骨,又把她家的物品全砸爛了。事後鄒六美的丈夫去派出所講明情況,但是派出所的人一直沒給答復。而後鄒六美的鄰居卻跑到派出所惡意構陷鄒六美及其他三位法輪功學員。當時鄒六美出門在外,警察就誘騙鄒六美回李渡鎮,說是幫她解決問題,等鄒六美一返回李渡,就將她非法抓捕並送到進賢縣看守所關押。在進賢縣看守所,鄒六美被非法關押達半年之久,期間遭到日夜輪番的非法審訊及逼供。

二零一三年一月下旬,鄒六美的大兒子因為母親要被非法庭審,傷心過度,突發身體不適,送醫院治療,因醫療事故死亡在手術台上。鄒六美的丈夫要求法院讓鄒六美和大兒子見上最後一面,可法院同意了,公安局卻不同意。鄒六美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鄒六美和另一法輪功學員在進賢縣法院遭非法庭審。鄒六美身體虛弱,說話聲音也很微弱。法庭上,她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做好人沒錯,告訴他人誠念“法輪大法好”就能度過災難,也沒有錯。

律師為她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可是進賢縣人民檢察院及檢察官張代平卻置法律于不顧,遲遲不肯放人,還威逼鄒六美的丈夫解聘正義律師,用他們指定的辯護律師。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鄒六美及其他三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李渡派出所非法抓捕。彭龍印、雷示標、姜金平等警察又一次強盜般翻牆強行闖進鄒六美家,姜金平惡意毀壞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同時搶走了整套法輪功書籍和一些真相資料。

從二零二零年八月份開始,鄒六美被停發養老金,生活處于貧困艱難之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當地居委會去了四個工作人員說要鄒六美簽字不再修煉法輪功。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進賢縣公安局三男兩女及李渡派出所倆人,到鄒六美家中,誆騙她說去派出所談談,卻將她帶到了進賢縣國保大隊,要鄒六美說不再修煉法輪功,並簽字。鄒六美拒絕配合簽字,傍晚才被送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李渡鎮政府和派出所又去了四個人,又一次要求鄒六美簽字不再修煉法輪功。鄒六美拒絕簽字並善勸他們不要再來騷擾她。他們威逼利誘鄒六美,說她簽了字,就給她二女兒廉租房,不簽就不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點左右,相關人員又到鄒六美家非法抄家,到處尋找、翻查法輪功書籍,並再一次要求她簽字,鄒六美拒絕。

二零二一年元月四日上午,鄒六美在南昌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關押五天後,被李渡派出所的人員送回家中。警察說元月九日還要去她家騷擾。

在多次的騷擾,抄家及關押下,鄒六美不得不離開家,流離失所在外。新年之際,萬家團聚,不知已七旬高齡的她又漂泊于何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