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這萬古機緣 做好三件事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大法修煉的,在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下平穩地走到今天。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二零二零年我經歷了幾件事,讓我感觸頗深,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疫情期間 突破干擾救人

從二零一九年年底我就出現莫名的干咳。開始沒太在意,反正過幾天就會好。不久家人也有點咳嗽,但沒幾天就好了,只有我一直咳。這時家人說︰“我們都好了,你怎麼還咳嗽?”我也有點奇怪,怎麼回事?哪沒做好?天天在找自己,可是不見效,而且越來越厲害了,咳起來晚上都不能躺著睡覺。

丈夫本來是能善解人意的人,可是這次一反常態,我一咳嗽他就說︰“煩死我了,我一听你咳嗽就煩!”開始心里很難受,也煩他,心想,我也不願意這樣啊!後來我想起了師父向內找的法︰想到我是修煉人,遇事要找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覺它不是真的我,是要我修去的人心。我要站在丈夫的角度去想,他是著急看我拖得時間長了才這樣的,我應該原諒他。從那以後再听到他說什麼,我就不著急了,心里也不煩了,還時常提醒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注重修自己,發現哪沒做好就趕緊歸正。就這樣慢慢的,咳嗽的間距就拉的長了,但還是咳。

人就是這樣吧,越怕什麼,越來什麼。如果我丈夫上午不在家,我一上午可能都不咳,他一回來我就咳嗽,越怕他听到就越被他听到。後來我意識到了,就又去這顆怕心。

到黃歷新年了。除夕晚上我全神貫注的看完上半場二零二零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下半場有點困了,也斷斷續續看完了。看了這麼長時間我都沒怎麼咳嗽,感覺好了很多,咳嗽的時間短了、次數也少了。

就在這時,疫情爆發,武漢封城了。我們原打算過年去哥嫂家聚一聚,因疫情就取消了。丈夫听說菜不好買,能買到的地方已經漲價,就趕快去批發市場買了點大白菜,給幾家親戚分一些。大年初四,我倆去給哥嫂家送大白菜。一門嫂子(同修)就說︰“都什麼時候了,你倆還出來?疫情這麼厲害,別哪都去,在家呆著。”在她家我又咳嗽了兩聲,嫂子又沖著我說︰“你哪也別去,別去人多的地方,在家呆著……”說了好多常人的話。

我當時一愣,這哪是修煉人說的話呀!她還對我丈夫說︰“你在家看著她,別讓她出去。”可現在同修都在想著多救人,眾生都在等著救度,我怎麼能不出門呢?我臨走時對嫂子說︰“我不會走極端的,我回家好好看看師父的講法,我听師父的。”

大年初五,我對丈夫說︰“我今天要出去。”他說︰“不行,現在疫情期間都不出門,你不能出去,你沒听我嫂子說讓我看著你嗎?你今天就是不能出門,我豁著不去上班了也得在家看著你!”看他當時那陣勢,就是被共產邪靈操控著呢。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我會用人的辦法和他爭論︰你不讓我出去,我偏出去,我不會听你的!就是常人的那種爭斗,導致他說一些造業的話。不能再那樣做了,不再和他爭斗,而是發正念,但心里對丈夫還有怨和恨。我給師父敬香,學法,求師父幫助我,我一定要出去救人。一想到救人,我的眼淚就禁不住的往下流……

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可以天天出去買菜啊!就這樣,大年初六那天我出去了。走在馬路上,半天見不到一個人,說不出來的那種感覺。同修交流文章也提到,開始出去時會感覺到一種恐懼,真的是有點恐懼,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種滋味。走了半天才見到一個人,我戴著口罩,他還拉大與我的距離。我大聲告訴他︰“記住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無任何表示,走了。

走著走著就踫到一位同修,這位同修堅持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她給我講了疫情下的修煉體會,我倆一邊走一邊交流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在這個時候踫到同修是師父安排的,這是對我走出來的一種鼓勵。從那天起,我就天天出去講真相。

在那個非常時期,常人出去買一次菜少則是全家3-4天吃的,多則一星期的量。因我每天出去,只買當天吃的。一天,我正準備出去,丈夫突然說︰“你還天天出去?今天不能出去!”我說︰“我去買菜啊!”他說︰“說什麼也不行,今天就是不許你出去。”

我馬上找自己︰哪沒做好?怎麼會這樣?他接著說︰“你說你咳嗽都一個多月了,怎麼還沒好?”結果那天就沒能出去。我心想︰從來沒咳嗽這麼長時間,雖然是好了很多,可還是沒徹底好啊。究竟是什麼原因?記得年前有一位同修看到我咳嗽就說,她听明慧網上的同修交流,有位同修也是咳嗽,最後找到自己有怨恨心,決心要修去,就不咳嗽了。我當時听了心想︰我自己沒有怨恨心。家里人的生活、衣、食、住、行沒有讓我怨恨的事,丈夫也能體諒人,我沒有怨恨心呀!再往深一想,我還真有怨恨心︰常人的事我不會去計較,但如果我想做大法的事,丈夫不同意的話,我就會生出怨和恨。這兩次丈夫不讓我出門,我還真怨恨他。既然找到了,我一定要去掉這顆怨恨心,特別是對丈夫不讓我出門的怨恨,從他常人的角度想想,能理解他了。

不知不覺的咳嗽完全好了。我突然想到,有一天我給師父敬香,我跪在那跟師父說︰“師父,弟子給丈夫發正念怎麼不管用呢?”說著說著我明白了,其實不是我想到的是師父點給我的︰帶著怨恨心發正念會削弱你的正念。我這才明白不能帶著人心發正念啊!可我每天總是以出去買菜為借口,即使是出去講真相救人,我這也不是堂堂正正啊,盡管丈夫嘴上不說心里明白我是出去講真相,那也不行。有一天我真的是沒什麼可買的了,突然發現我的手表該換電池了,我沒把換電池作為出門的理由,就跟丈夫說︰“我的手表要換電池了。”他說︰“一會兒我出去給你換。”我說︰“那你一會兒去換吧,現在我要出去了,還有什麼要買的東西嗎?”他說︰“沒有。”我就出門了。

從那天開始,我出門再也不找其它理由了。

這段期間學校放假,外孫女小丫有時來住幾天。孩子一來,丈夫就說︰“孩子來了,你不能出去了。”我說︰“孩子來也不影響我,我得出去。”就這樣我一點一點的突破了家庭的干擾,走在救人的路上。我每天上午講真相救人,下午學法。我出去也不騎車,就是走。開始我是在近處講,後來走得遠一點,再遠一點。每天一般也就能退兩、三個人。我不追求退的人數,就堅持天天用心去做。有一天退了六人,是師父把他們送到我身邊的,謝謝師父!

外孫女幫助我修煉

因疫情,不去學校上課,七歲的外孫女小丫時常來我家住幾天。四月底那次來,在我這兒連續住了兩個星期。

她從小就是兩邊老人輪流帶,只要來我家,我就教她背《洪吟》、听或看明慧網上的大法小弟子修煉故事,反正都是大法內容的節目,孩子一直挺听話。隨著她年齡的增長,看的東西雜了,逐漸不像小的時候那麼听話了,開始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了,不會全听大人的,認為她自己說的對。特別是再跟她說學法的事,她就搖頭。

看到小丫這樣我就著急。現在她還總愛發脾氣,經常愛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們都得听我的。”她每天上午寫作業,下午跟她姥爺一起看電視劇,一看就是一下午,說她也不听。她在那屋看電視,我在這屋學法心就不靜,不踏實。

有天晚上吃完晚飯,小丫來我屋說︰“姥姥,我要跟你熬夜。”我心里想你這白天大好的時光用來玩,晚上倒要熬夜(就是堅持到夜間十二點發正念)?我覺的這是對我的干擾。雖然我心里這樣想,但還是打開播放器,讓她听明慧廣播中大法小弟子的修煉故事。開始幾天,小丫躺著听,听著听著就睡著了。她自己老說︰“我怎麼睡著了呢?”後來她就改為坐著听,可是坐著坐著又躺下了,又睡著了。一天晚上,小丫跟我說︰“姥姥,我今天一定要熬夜,我不睡。”我心里想也就是這麼說說,哪天都說熬夜不都睡了嗎?小孩哪有這麼大精神。可是這天晚上就不一樣了,她坐著听,邊听還邊跟我說︰“姥姥,不能閉眼,不能躺下。”這時大約十點半了,我看她還挺精神,我倒有點困了,我跟小丫說︰“姥姥有點困了,先躺一會兒,一會兒你喊我。”她說︰“行。”過了一會兒,小丫喊我︰“姥姥,快起來!”我說︰“幾點了?”她說︰“十一點了。”我心里明白,可是眼楮就是睜不開,真的就起不來,翻過身一看,小丫自己坐在台燈下正在看《洪吟》和大法弟子寫的《童話》故事呢!我很受觸動,可還是沒起身,就說︰“過一會我再起。”又睡著了。這時小丫邊推邊喊︰“姥姥,快起來!姥姥,快起來!”我說︰“幾點了?”她說︰“十一點半了。”我說︰“再過十五分鐘,我再起來。”就這樣又睡著了。等我再一睜眼,十二點了,小丫躺在我腳下睡著了。

看到孩子這樣,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這是喊累了才睡著了。我深深覺的自己還不如一個孩子有毅力,太慚愧了!

又一天,小丫說︰“姥姥,我要熬夜和你一起煉功。”我說︰“你不能一夜不睡,你可以晚上早睡然後早上早起。”她說︰“行,你早上起來一定要喊我。”我說︰“行。”到了早上我想︰太早了,她能起得來嗎?我就沒喊她。早上她醒來一看我正在煉靜功呢,她一下就哭了,哭得特別傷心,一邊哭一邊說︰“不是說好了喊我嗎?為什麼不喊我?”我能感受到她是發自內心的難過,她的表現是我沒想到的。于是我說︰“小丫別哭了,明天我一定喊你起來和我一起煉功。”

轉天早上三點多鐘,看著熟睡的小丫,我有點猶豫,就輕輕的推了她兩下,說︰“小丫,到點了,起來煉功了,你起來嗎?”她睜開眼楮看著我說︰“給我兩分鐘時間考慮。”一翻身把頭扭了過去,瞬間又扭過頭來說︰“我起!”馬上就坐起來了。于是我倆開始煉第一、三、四套功法。雖然她動作還不太標準,但都堅持煉下來。第二套功法每個動作她大約堅持四、五分鐘,第五套靜功,每個動作大約能堅持五分鐘,煉完每套功法我們都會歇一會兒。全部煉完後,也到我發正念的時間了。

她的這兩件事,當時我只覺的挺觸動的,並沒有多想,甚至還覺的對我有點干擾——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煉不全,白天我哪還有時間重煉呢?後來也沒有天天早上喊她起來煉功。說到底是因為我沒把小丫當作大法小弟子,沒把她當作一面鏡子,沒為她著想。

疫情在家的這些天里,我發現小丫有了很多壞毛病︰比如早上起床不梳頭(長發),怎麼說也不梳,大熱天就任由頭發披散著,她還覺的很好看;寫完作業不是看iPad就是看電視,這是最令我著急的。一天、兩天,天天如此,怎麼說她也不听。其實從很小她就會背《洪吟》里好多首詩詞,也會背《論語》,五本《洪吟》和家人一起學了兩遍,還學了一遍《轉法輪》。可現在的小丫除了看iPad就是看電視,不听大人的話了,連法也不學了,這樣下去哪行啊?大法能改變一切,怎麼小丫沒有變化?我卡在這上好長時間,天天找自己。

開始我覺的是讓我提高心性,可她仍一直這樣,究竟我哪沒做好?我開始反思︰我說話總是強制、命令,不祥和。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記得有一次小丫不听話,我著急沒辦法,我就背師父的這段法。當我背到四十遍時,眼淚就嘩嘩的流,最後我一共背了一百遍。我悟到是我沒做到師父要求的那種善,也沒讓她明白她的做法對她是不好的。再聯想到上面提到的小丫半夜喊我多次和早晨想煉功這兩件事,懊悔自己沒有珍惜這個機會,把她想修煉提高當成了對我的干擾,我太自私了!而且我在用我的想法去改變別人(小丫)。

認識到了,我就用法歸正自己。師父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沖余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我就注重修去這顆自私的心,做事一定要替別人著想,不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想別人,而是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對小丫也是一樣,學會理解她、寬容她、要有善心,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問題。

就這樣經過了近兩個月的時間,小丫走回大法中來了,我們又和從前一樣,在一起學法煉功,給師父敬香,我也去掉了好多人心。叩謝師父!

大法福澤家人

我的女兒是修煉人,女婿是常人,而且是個不支持女兒修煉的常人。他還不讓小丫接觸大法。我和女兒多次給他講真相也不听。

就在疫情期間,不戴眼鏡的他發現近期雙眼視力模糊。去醫院眼科檢查完,眼科大夫讓他去檢查一下血糖。這一查,血糖高達近20(正常人在6以內)。女婿一向自恃身強體健不生病,愛吃愛玩,沒想到還未到不惑之年就要面臨這個相伴一生的不治疾病——糖尿病!

這對他是個巨大的打擊,整個人情緒一下低落下來,郁郁寡歡。女兒借機再次語重心長的給他講大法的慈悲和美好。女兒說,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2]你以前說過很多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我幫你寫個“聲明”,你從內心跟師父道個歉吧。對此,女婿開始還有點滿不在乎,到後來也同意用真名發聲明,向師父承認錯誤。

自那時起,他開始听師父講法錄音,看《轉法輪》,並默念“法輪大法好”,有時還單盤打一小會兒坐。

本來糖尿病的情況應該是每天測血糖,剛開始時他測了幾次,指數一直居高不下,後來就不敢測了。他自從接受大法後沒再用胰島素,也沒吃過其它藥。

過了兩個月,有一天他決心測一下血糖,發現指標從20降到了12左右。這給了他極大的信心。女兒之前告訴他把《轉法輪》從頭到尾看一遍,看看大法到底是什麼,但他一直拖拉著沒看。看到他的血糖降了,女兒乘機勸他抓緊時間把《轉法輪》看完。這時他很痛快的同意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他敢測血糖了,最好的時候有幾次已經到了8以內。要知道他自己從常人網站上找的各種運動加食療等方法,最快的也要6個月才能降一點點。最近的這種肉眼可見的血糖下降速度,給了他極大的信心。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對迷途知返的常人也給予了無量的慈悲和機會。

再說我丈夫。大約兩年前他查出膽有問題,半夜去醫院緊急輸液,過了一陣才好轉。前段時間,一天晚上他喊我過去,我一看他緊鎖眉頭,我問︰“怎麼了?”他說︰“膽又疼了。”我說︰“你打算怎麼辦?”他說︰“去醫院。”從他的表情看得出疼的挺厲害。我說︰“你念了嗎?”他知道我說的是九字真言。他說︰“念了,不管用。”我說︰“你得心誠,想想最近又說錯話了嗎?”他有時阻撓外孫女學法。我說︰“你真心向師父懺悔吧。現在咱倆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說︰“求師父救救我丈夫。”

他讓我把他從床上拽起來,我一踫到他手感覺他雙手冰涼。我就和他一起不停的念,又過了幾分鐘,他說︰“我好了。”我說︰“你快謝謝師父!”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第二天我們早上就立刻給師父敬香,感謝師父!

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切說也說不完。我們作為大法弟子,能做的就是珍惜這萬古機緣,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這不是老生常談,而是誓約,一定要做到以報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