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乘長風 助師世間行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一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小時候,我體弱多病,經常在醫院打吊瓶。幼兒園沒上幾個月,小學四年級之前沒正經上過學。因為接觸同學晚,我不太會和人打交道,性格很內向。

一、母親和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母親因為和我父親離婚,後又再婚。第二次婚姻也不順利,母親心里遭受了很大的打擊,身體也跟著垮了,各種病都找上了門。她開始到處尋醫問藥,可是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差。後來有法輪功學員建議她去學大法,母親跟著學了五套功法。不到一個月,母親的身體竟然好了,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我看在眼里,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知道這是一部天法。

那時我還在上學,特別是高中三年期間住校,我一直沒有走入大法修煉中來。雖然未修煉,但是我完全明白大法是正的,是真正的佛法。所以母親出去貼真相標語的時候,我都會跟著去,幫她一起貼。雖然不太明白這其中的意義,但我認為這是對的。那時的我,沒有害怕的概念。

上大學之後,我仍然體弱多病,第一個學期就去打了兩次吊瓶,每次都是好多天。失眠、拉肚子的老毛病也一直沒見好。大一暑假的前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和很多小朋友一起去做一件事,但是最後只有我成功了。我知道自己要走了,和小朋友們在一個大殿告別。這時天上開了一個大洞,天車、仙人從里面出來,敲鑼打鼓的迎接我。我知道自己即將離開,就摘了一朵雲,給朋友們作紀念。然後我一抬頭,從洞里穿去了。這時我醒了,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是從額頭出去的。

醒來後,我認為自己必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我下定決心要修煉大法。放假回家後,我就在家和母親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師尊鼓勵我,我每次煉功都渾身大汗,汗水不停的往下淌,地上一灘水。一個假期過後,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身上所有的病都沒有了,咳嗽、流鼻涕、發燒、肚子疼等都沒有了,我再次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二、修煉之後的努力過關

因為住校,在大學的四年里,我並沒有保持天天學法,煉功,但是我也一直在學、在煉。畢業後,我回到家,正式開始了修煉。當時我想,我底子薄、起步晚,要想追上來,就得想個辦法。我就在每天學完《轉法輪》之後,再背一頁《轉法輪》。起初背的很艱難,一句法要重復背很多遍。經常困的不行。但是最終,我還是堅持了下來,把《轉法輪》完整背了一遍。第二遍背,就稍微快一些了,但還是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雖然度慢,但是背完之後,我感覺自己變化很大,好象自己已經讀了好幾年《轉法輪》一樣。現在想想,真是慶幸自己當時堅持了下來。

煉功是我要過的另一個大關。開始煉功的時候,我怕吃苦,盤腿、抱輪,都讓我很痛苦。但是為了修煉,我咬牙堅持。盤腿從十秒鐘開始,一點點的增加時間,直到能煉完一個小時的靜功。有時候,腿疼的我大喊大叫、用拳頭砸牆,最後,總算是忍下來了。

為了能讓自己好好修煉,我放棄了很多東西。畢業時,同學邀我去北京工作,工資是現在的三、四倍,而且晉升空間也大。但我擔心去了北京,就沒有了現在的修煉環境,我怕自己管不住自己,就放棄了。後來,我在家附近找到了工作。

親戚朋友也開始給我介紹對象了。常人家的女孩我沒考慮過,因為信仰不同。同修家的女孩也介紹了幾個,但是因為距離、工作的原因,我也沒同意。

我把修煉看的最重要。隨著不斷的修煉,我慢慢感覺自己和常人已經沒有太多共同的語言了,常人的話我不願听,常人的思想讓我很反感。

一個同修阿姨很熱心的想幫我出國,可是每次我都婉拒了。因為我覺的大陸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要救度眾生,我覺的這里是最前線。我願意跟著老年同修去鄉下田地里講真相,到處跑去發真相資料、貼真相標語。我想,在大陸多一個大法弟子,就多一份力量。

三、在工作中修心去執著

我現在的工作單位矛盾很多,甚至是比較尖銳。而且我處在一個矛盾的集中點,基層的矛盾都集中到我這里,對我不滿。領導也直接給我施加壓力,經常批評我,扣我的工資。我在辦公室里是多面手,大家的問題都來找我幫忙解決,不管是技術上的問題,還是其它業務問題,財務、人資、行政、電腦方面的問題都有。而其他人卻很少幫我什麼,我經常因此加班,別人卻可以正點下班回家。

公司的很多東西都是我一手建立起來的。人力資源方面的資料、制度,都是我熬夜研究出來的,卻不被人重視。別人干的少,不出錯,很少挨罵;而我干的多,犯了錯經常被追究。起初我很不平衡,認為都是別人的問題,卻反過來找我的麻煩,或者領導自己不懂,卻把問題壓給我。怨恨、氣憤、自我、不平衡、報復、嫉妒的心都上來了。

師尊說︰“正因為他給你制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1]

隨著學法,修煉,我慢慢放下了這些執著心,越來越能夠淡然處之,一些原先听起來很刺耳、很生氣的話,現在也能微笑面對了。甚至原先最讓我氣恨的罰款,現在也能一笑置之了。

有一次下大暴雨,公司周圍很大範圍都被淹了,積水到大腿,我們都是趟水去上班。當我艱難的在水中跋涉,褲子濕透了的時候,卻看到一個同事騎著之前從我手里借的自行車從我面前經過。他沒怎麼被淹到,而且速度也很快。當時我就感覺很氣憤,認為他不珍惜我的新車(這輛自行車花了我半個多月的工資,我是準備騎著出去講真相用的)。過了多日,他還給我自行車的時候,整個車的鏈條全都生銹了。

現在看來,這麼尖銳的矛盾也很是難得。當時,我邊趟水,邊找自己,告訴自己放下執著心。等走到公司的時候,我終于放下了。我坐在大廳前的台階上控水,忽然風雲變幻,滿天的烏雲中出現了一個圓洞,金色的陽光灑在了我周圍。不久,圓洞又合上了,天空還是烏雲密布。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我也明白了,遇到任何事,都要修自己。

四、走出去證實法、講真相

1、修煉初期證實法的事

早期,我跟母親同修制作真相小冊子、神韻光盤、真相標語、真相年畫;利用自動電話講真相;開車出去貼真相標語、展板。那時候,感覺自己非常充實。看著一份份資料從我們的手中制成,再送到需要的同修手中去救人,我真的感覺很開心。我做的是有意義的事,對別人有益的事,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當別人接到我打過去的自動電話,或者看到我們貼的真相標語、展板,發的真相資料的時候,多少都會對大法真相有所了解,對邪黨的造謠謊言有一定的認識。不管他當時能不能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至少有了一個得救的基礎。所以,我們每個周末都要去做這些救人的事,生怕哪里的人還沒有看到真相。

後來母親和我就開始跟著老同修們出去講真相。老同修在前面講,我們在後面跟著發正念、記名字。再後來,我們下定決心自己出去講。也是師尊對我們的鼓勵,遇到的前幾個人都退了,這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從此,我和母親成為了面對面講真相中的一員。

2、遭遇迫害,振作起來繼續救人

開始講真相後,我們經歷了一個很順利的階段。後來我們開始急于求成、自滿。一次,我們幾名同修在一個工地講真相,為了勸退一個人,反復的講,全然不知工地的保安已經報了警。當地的邊防武警過來把我們綁架了。我們被送到邊防派出所。我們約定,誰也不暴露其他同修。

警察開始給我們采血,我奮力抵抗。他們讓我寫所謂的“認罪”材料,我認為自己無罪,就寫“大法是清白的,大法弟子無罪,終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那天下大雨,我有一種感覺,那是神在為我們哭泣。我和母親同修被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和吸毒、販毒、黑社會的人關在一起。在那里,我們受到了折磨。我看到身形單薄、面容憔悴的母親在走廊里干活的樣子,真的很痛心,但是我絕不認為我們有罪,反而抓住一切機會,給其他人講真相。

起初,這些凶徒欺負我,嚇唬我,不相信我說的話。後來我發現拘留所的牆上有一幅曾參孝母的畫,我就指著這幅畫,給所有人講了“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的故事。明言迫害的真相總有一天會大白于天下。後來很多人就開始和我接觸,听我講真相了。

在拘留所里,我也在反思,找自己的執著心。我挖出了自己很多的執著,如果沒有這些人心,我不會被邪惡鑽空子。臨走的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我們一船人在海上遭遇了大風暴,最後好不容易上了岸。這時,我看到有個人坐在岸邊,告訴我︰“快結束了,之前一直不結束,是因為不明真相的人太多了。”我听到了師尊的一句詩詞︰“支離破碎載乾坤 一夢萬年終靠岸”[2]。醒來時,我已經淚流滿面。

回家後,公司通知我被辭退了。我父親(未修煉大法)不知所措,據他人說,父親被嚇壞了,已經大哭了一場。我在家休息了幾天,緩過勁來之後,我想還得出去講真相。因為打印機沒有了,我就用記號筆在紙上寫真相標語,然後出去貼,母親也跟著出去。慢慢的,我們又有正念了。

後來我離開了家鄉,相繼換了幾個工作,但都不理想,不是不適合,就是太忙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時間比較寬裕的工作,還因為給客戶講真相又被辭退了。不過這次沒過多久,我又找到了工作,一直干到現在。

工作穩定了之後,我又開始想著做救人的事了。母親和我做了大量的印刷版《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看著一摞摞的書,我感覺回到了當初,很開心。後來我們又開始自己出去發放。有時捎帶著發其它的東西,如真相護身符、真相小冊子等,每次出去都有收獲。

3、騎電動車出去講真相

到了城市里,我們不能再象以前那樣走著講真相了,太慢,我們就買了電動車,穿梭在大街小巷中講真相。在這里,我們接觸了很多善良的人,也積累了很多面對面講真相的經驗,越來越成熟了。在這幾年的面對面講真相中,我經歷了很多事,有的很神奇,我深感師尊一直在時時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的安全。非常感謝師尊!我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的讓我惋惜,有的讓我感動,有的使我欣慰。

近兩年來,我們又到別的城市或者到鄉下講真相。我們不帶很多資料,主要靠口講,只有看起來比較好的人,才在三退之後給一些真相資料。不管走到哪里,我們都很注意周圍的攝像頭和來往的人,因為現在便衣和網格員、綜治人員很多。只要條件允許,我們盡量走小路,不在引人注目的大路上走。

後來,在同修的啟發下,我們還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可以跑很遠的路,這樣能覆蓋的面更廣了。當然,有機會我還是願意在城里講真相。因為我覺的城里是邪惡的中心,在這里講真相,是對邪惡直接的清除。

五、這些年的變化與修煉所悟

九年來,我經歷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我從一個病業滿身、滿腦子常人思想的人,變成了一個走在修煉路上的人。很多執著心都去掉或者變的很淡了,一些頑固的執著也開始逐漸的在放下了。

以前,我沉迷于上網、打游戲、看電影電視、看漫畫、看小說、看新聞,我一直在想辦法克服。當然,這中間經過了很長一段痛苦的過程。每次努力過後,又忍不住去看,事後總是很懊悔,很痛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難戒掉這些東西。修煉沒有捷徑,從小到大形成的強大執著,確實需要下很大的工夫才能修去。這個社會對年輕人的誘惑真的很大。

在這方面的修煉,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慢慢的,我很少看電視劇了。小說從去年開始不大看了,今年徹底不看了。現在的我,已不再認為自己可憐,也不想逃避現實了。我要在有限的時間里,盡量修好自己,多救人,不再去玩這些東西。

剛上班的時候,我經常受不了委屈,想要辭職,或者是怨恨傷害我的人,報復心、妒嫉心、私心、維護自我的心、名利情全出來了。我覺的別人都在欺負我,都蠻不講理。現在想想這算什麼啊!管他講不講理,都是在修我。

師尊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什麼”[3]。

每次出現矛盾的時候,不正是我提高的好機會嗎?我現在反而後悔,在以前遇到的那些矛盾中,我沒有抓住機會,好好修自己,找自己。可惜啊!

九年修煉,千魔百煉;閱盡千帆,此心仍少年;屢敗屢戰,誓言在我心。少年乘長風,助師世間行;任爾狂風雨,逍遙自長歌。我想,不管自己以前取得了多少成果、放下了多少人心,浪費了多少機緣,耽誤了多少時間,現在,都已經過去了。

遙望前方,曙光已現,勝利在望。為了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為了不辜負親人的殷切期盼,為了不辜負眾生的焦急等待,為了不辜負我生生世世的付出,我一定要振作起來,精如初,意志堅強,信仰堅定。在最後的日子里,珍惜時間,珍惜修煉的機緣,完成自己的使命,同化大法,等待修煉圓滿,跟隨師父回家的那一天!

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度〉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