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跡顯 師父慈悲喚

Print

【圓明網】
一、大法神跡顯

得法前我的身體很不好,因此為了身體健康曾過寺廟求神拜佛,也曾練過許多氣功。一九九六年的天早上,我到公園練氣功時,看見一群人在那打坐,我好奇的走了過去,學著他們打坐的樣子坐著,不大一會兒就覺得有一個罩罩著我,使我感覺非常的舒服。等煉功音樂停後我才知道是法輪功,于是我在心里想著︰我就煉這法輪功!後來我請了《轉法輪》寶書,神奇的是,書中的字在不停的旋轉而且放著金光。我還經常能看到天上有許多許多神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很美妙。由此我倍感大法的神奇與美妙。通過學法,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改掉了一直以來罵人、打人的壞習性,不斷的學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這過程中出現了很多神跡,我想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1.巧妙化解磨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國上下發動了一場專門針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迫害,我地同樣沒有幸免于難,以前大家一起戶外學法、煉功的集體場所也就失去了。但是同修們仍習慣性的在每天早上去公園轉一轉,見見面,交流交流。當時去公園的同修每天差不多超過二百人。一天我又象往常一樣來到公園時,發現情況不大對勁,人變多了,而且很多都是一對一對的。我本能的意識到當中有很多便衣混入其中,便讓熟識的一位同修趕緊到公園側門去通知即將到來的同修馬上返回,我則到公園正門去攔截。事後得知當天早上本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伙同派出所的一起召開秘密會議,準備對在公園聚會的同修們實施非法大抓捕。本以為此事萬無一失結果慘遭失敗,因此負責抓捕的派出所所長回去後氣急敗壞的一邊罵一邊大喊︰這麼秘密的會,是誰泄露的?有警察回答道︰會一開完就直接行動了,不可能有人泄露消息。所長又說︰我早晨看見某某(指我的名字)與另個人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定是她!並叫戶籍警察去把我抓來。

說到這位戶籍警察,其實在此之前我與他也有過一些交集︰有幾次同修在發放真相資料被抓後,就說資料是我給的,因此本地派出所、六一零、社區等人經常將我從家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並將家里抄得亂七八糟,結果什麼都沒抄到。(因我發一念︰師父,大法的資料讓他們看不見,不準毀損。)每次他們見我點也不害怕,家人也沒有因此而反對我修煉法輪功,所以他們對此感到很納悶。

天這位戶警趁我們身邊沒其他人,便與我交談,問我為什麼要煉法輪功,為什麼這樣抓我都不放棄。我告訴他︰沒煉法輪功前我整天抽煙、喝酒、打麻將,不是動嘴罵就是動手打,家里人誰都不敢踫我,甚至連我的公公婆婆都挨過我的打罵,我們家曾被我鬧的雞犬不寧。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我不抽煙、不喝酒,連麻將也不打了,還知道關心、孝敬公公婆婆了,家庭也因此和睦了。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問問我的街坊鄰居們。他還問了我些其他問題,我說︰我講不出什麼大道理來,這本書(《轉法輪》)你拿回家慢慢看,書里面都有答案,不過記的看完後這書要還給我的呀,結果至今他也沒還。此戶警後來調到110部門去了。有次街坊鄰居斗毆,他領著110警察出警時,街坊鄰居誤以為是來抓我的,他厲聲喝道︰別瞎說,她(我的名字)是好人!

這次派出所所長讓他來抓我,他事先悄悄給我的街坊打電話,叫她通知我暫時出去避避。我听後也沒當回事,第二天我照樣去公園,結果真有輛警車跟蹤我。我也不害怕,還淡定的唱著歌︰飛啊飛,旋啊旋,從天上到人間……邊唱邊做出飛旋的動作。我回轉頭,只見幾個警察在後面緊緊的追著。恰好前面有一大群人在跳舞,我順勢就鑽進那群人中,從公園的側門跑回家了。回家後簡單的拿了點東西到一個親戚家里待了個多月。後來那位戶警又叫我的街坊給我打電話,通知我可以回家了。後來他經常暗中保護我直到他調離到其它部門。

2.資料瞬間變了

迫害初期因資料緊缺,我便主動承擔起資料傳送、分配和發放等事項。記的有一次我從外地拿回了兩大包真相資料,快到家時,迎面踫上了本地的社區書記、主任等人。他們見我兩手提著兩大包東西,便大聲叫著我的名字,問我拿的是什麼東西,還讓我打開給他們看。我在心里求師父︰這是救人的,讓他們看不見。我沉著的答道︰“沒啥,買了一些吃的東西。”他們堅持要打開看。我不慌不忙的打開其中一個袋子,結果他們看後什麼話也沒說就走開了。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安全回家了。

3.水塘變馬路

二零零一年,本地有一對夫妻同修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迫害,同修的女兒小紅央求我帶她到洗腦班見爸爸媽媽一面。我在心里求師父幫助弟子,稍作安排後,就帶著師父近期發表的經文和一些生活用品,領著小紅來到洗腦班。去了後對方不讓我們進去更不讓見面。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過了,趁里面的工作人員休息時,我便繞到洗腦班的後邊窗戶處,用肩頭頂著小紅,隔著窗戶欄桿,將經文和生活用品遞了進去。由于里面的同修情緒激動、聲音過大,以至于驚動了管教人員,結果幾個警察馬上從洗腦班里面跑出來堵在門口。我一看,窗戶下面只是一條田泥埂和一片水塘,根本就沒有路。他們大叫著︰“今天你們跑不了了。”小紅一听嚇的邊哭邊問我怎麼辦。我趕緊安慰她︰“別哭,別怕。”其實我看著面前的水塘也不知道該怎麼走。

就在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三四歲大的小男孩,我忙問他怎麼樣能從這里走出去。他沒搭理我,只顧往前走,我們便跟在他後面,走著走著,水塘變成了一條寬寬的馬路。這時馬路上又出現了一個中年婦女,我上前問路,她也不答話,我們只好跟著她,直到走出馬路。這時迎面開來一輛巴士,停在了我倆面前,好像就是特地來等著我們上車呢!我倆趕緊坐上車回家了。回家後,想起這件事情,我由衷的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

4.警察被定住不動了

一天早晨,我帶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小粘貼,一邊走一邊將它們貼在沿途的電線桿、宣傳欄等地。等貼到最後一張時,發現不小心貼歪了,便撕下來重新貼好。沒想到就在這時一輛警車開過來停在我身邊。只听到一個聲音說︰“你的膽子還不小咧。”我抬頭一看,車里坐著四個警察,他們正瞪著我惡狠狠的說︰“老子看你今天往哪兒跑!”我嚇了一跳,直感覺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這時腦子里突然閃出一念︰我是神不怕你們!再看那四個警察,他們被定在車里一動也不動,我便趕緊回家去了。

5.身正念正不懼邪

一天,我趁天還沒亮,將四五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字樣的短條幅掛到了本地社區門前的樹上和電線上,之後便到附近公園里遛彎兒去了。等我拎著一袋青菜回到家時,看見一大群人,有社區的,有街道辦事處的,還有轄區警察等人正堵在我家門口。他們一見我便問︰“社區門前的那些東西是誰掛的?”我鎮定的一笑︰“喲,那掛東西的人還蠻不錯呢,居然掛的那麼好,那麼整齊!”他們朝我看了幾眼,見我面不改色、氣定神閑的樣子,啥也沒說就都走掉了。

6.師父加持清除了邪惡展板

二零一五年的某一天,我到醫院探望一個病人,路過某社區時看見宣傳櫥窗里貼有污蔑誹謗大法的展板圖片,心里想著這污蔑誹謗大法的邪惡展板將要毒害多少世人啊!于是來到附近一同修家,跟她講了此事,並約定什麼時候與同修一起前往處理。可等我看完病人回家換好衣服來約同修時,沒想到她的怕心上來改變主意不去了,我只好說︰那你就在家里發正念,我去處理。我邊向社區宣傳櫥窗走去,邊求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清除掉邪惡展板,決不允許它繼續毒害世人!我來到宣傳櫥窗前一看,此櫥窗很大,櫥窗前面是玻璃,後面是厚鐵片,用螺絲固定著。要想把里面污蔑大法的圖片取出來,難度非常大。我又沒有帶工具,一時之間感覺無法下手,于是在心里對師父說︰弟子只有麻煩師父幫忙了。此念一出只听見“啪”的一聲,螺絲釘松了,我趕緊伸手進去將櫥窗里面污蔑大法的圖片用力一扯,取出來卷成一團扔棄到垃圾箱里。接著來到發正念的同修家,告訴她在師父的加持下大功告成。我倆一起雙手合十,感謝師尊對弟子的加持,讓弟子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更加無畏。

二、師父慈悲喚

由于我對大法的認識還停留在感性上,從而在修煉過程中遇到挫折與魔難時,不會向內找、向內修。對部分同修的不理性做法產生了怨恨等人心,自己漸漸處于似修非修的狀態中。可是慈悲的師父不忍放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慈悲喚我走回到大法中來。下面我就借同修之筆寫出我的這些經歷,一是回報師恩,二是給還在彷徨、觀望甚至迷失的同修提個醒︰大法機緣難得,得到了一定要珍惜,切莫錯過,否則等到真相大顯的時候,再怎麼遺憾痛悔都無法彌補。

1.洗腦班里正念正行

不論我是在承擔本地這一片的傳送、分配真相資料的事項中,還是在獨自發真相冊子、貼真相不干膠、掛大法真相條幅的過程中,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安全出去安全回來。但有的同修因發放真相資料被抓被問及資料來源時都說是我給的。因此我也多次被本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派出所、六一零等人綁架到洗腦班。下面我講講在洗腦班里正念正行的幾個小片段︰

剛進洗腦班時我就在心里發一念︰一切負的因素都對我不起作用!結果在洗腦班里喝的水,吃的下了藥的飯菜(有時看見碗里有一些明亮的白色粉末)真的就傷害不到我的肉身。一次有個警察一邊對我罵罵咧咧,一邊抬腿要踢我,我大聲說道︰看你敢踢!結果那警察抬著的腿就動不動了。幾個邪悟的包夾及警察一起追問我資料來源時,我指著其中個邪悟的包夾說︰是她給的,她用電動車將兩包資料拖到我家。警察看了看她,她想也沒想就點了點頭,從此他們再也不問資料的事了。

在洗腦班里,有一次組織所謂的學習心得交流會,听著那幾個邪悟者在那里胡言亂語,我心里感到很難受。我說大家都來听我說一說吧。我就講我煉法輪功後身體的變化、性格的改變……說完後,我指著其中一個邪悟者(此人當時是個幫教頭,很邪悟)說︰我之所以煉法輪功,是緣于一九九六年開的次交流法會。當時你說你原本是個蠻橫不講理的人,經常跟婆婆鬧跟丈夫、叔子、妯娌、姑子打,由于矛盾太深,把家里砌了堵牆變成了兩家人。修煉大法後你將砌的牆拆了,與婆婆家人和睦相處了。我是听了你的故事倍受感動而走入修煉的。曾經大法將你由惡人變成了好人,你今天怎麼還說大法不好呢?听完我這番話,她的臉通紅通紅的,她小聲的說︰你的記性可真好啊,邊說邊低下了頭。(此人後來徹底清醒過來了)

我又指著另個邪悟者說︰你記不記的有年夏天,你來我家約我有事外出。當時我在家煨了 子(瓦罐子)骨頭湯,等我準備拿 子時沒想到 子底掉了, 子滾燙的骨頭湯全潑灑在我身上、兩腿上。我趕緊沖洗沖洗換了衣服便與你去辦事了。等辦完事回來一看,身上被燙的地方既沒紅也沒起泡,而恰恰有塊被鄰居擦了點燙傷藥的地方卻起了水泡。旁邊的人听了都覺的很神奇,問她是不是真有這回事,她先是點了點頭,接著又低下了頭。我後來也經常跟她們講在我修煉中發生的很多神奇故事。通過這種形式,有幾個邪悟者終于清醒了,從洗腦班放回家後,又重新開始修煉了。

2.師父的慈悲點化

因為同修的不理性,導致我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使我產生了很重的怨恨心。加上每次我被迫害丈夫也受到牽連,人變的消瘦呆滯了,而且听鄰居說我被關進洗腦班後,他天天在馬路上來回的走,邊走邊喃喃自語︰不愁吃、不愁喝的,偏偏要去受那個罪……于是人中的情出來了,各種不好的思想念頭也返上來了。自此慢慢不與同修接觸了,法不怎麼學了,功也煉一陣不煉一陣了,任由那些不好的東西來消磨我……

盡管這樣,但是慈悲的師父仍然沒有放棄我,經常在夢中給我顯現些情景,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一次夢中我走到個地方,突然眼前出現地震,房屋瞬間倒塌了,很恐怖。我站在那里正發呆的時候,師父只大手將我提起,飛到了個安全的地方。我從夢中醒來,意識到還是得修煉啊,不能這樣懈怠呀。于是我又重新學法、煉功,但還是不願與同修們接觸。

不多久師父又在夢中給我顯現個情景︰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只看見面前全是死人,好大片望不到邊,有白帶子纏繞著的,有流淌著血漿的,人摞人,使我無法邁步。這時又出現個地獄,要我下去看︰第一層看到的是被鞭子抽,老的、年輕的、年少的都在那排隊挨鞭子。我問怎麼回事,意念告訴我,他們都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情導致的。第二層看到的是抽筋扒皮,很多男女老少都在那受抽筋扒皮的刑,受刑人的表情非常非常痛苦,場景實在太恐怖太恐怖了。我被夢境嚇醒後意識到,若不抓住大法修我將來的結局是很可怕的。感恩師尊的不放棄,慈悲點化和呵護!

結語

由于我以前修煉的不精,沒有抓住大法的根本去修,遇到問題以常人心對待,導致走了很長一段彎路,浪費了這值千金勝萬金的修煉時間,實在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師父不計弟子之過,讓我重新續接聖緣。在剩下不多的時間里,我一定抓緊學法、煉功、實修,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勇猛精,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新年將近,弟子在此跪拜師尊,遙祝師父新年好!


TOP
師尊看護 遇難呈祥

山東大法弟子

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經二十二年了。仰望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容顏,我淚流滿面。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就沒有弟子的今天。今生能做師尊的弟子,我感到無比榮耀。

一、硫酸無蝕

二零零五年,我從勞教所黑窩出來後,被迫失去工作和家庭,雖然心里很痛苦,但我沒有倒下,因為我心里裝著大法。親戚幫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檢測中心的化驗室做化驗工作。平時,化驗室里的工作量不大,我也有時間做三件事。

有一次,檢測中心的上級部門要對化驗室行技術驗收,每天都加班加點。我的工作要接觸大量化學試劑,尤其那些強酸強堿之類的化學試劑。通常化學試劑濺到衣服上馬上就是個洞,滴在皮膚上,肉馬上就會被腐蝕。

那一天,我戴著線手套做實驗,突然感到左手手指灼熱,我一下意識到濃酸已侵蝕手指頭了,我立刻摘掉手套一看,手指頭的肉已被浸透了。我趕緊跑到龍頭用水沖洗,可是已經晚了,只要手指離開水的沖洗,就灼痛的難忍,那真是十指連心啊。我坐立不安,不知該怎麼辦,晚上六點發正念的時間到了,劇痛使我根本靜不下來。忽然,我想起了師尊,心里求師尊幫助,就這一想,瞬間,我的手指一點不痛了。我激動的淚流滿面,師父替弟子承受了痛苦。一會兒,我就能靜心發正念了。

二、車禍脫險

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在奧運會開幕之前,邪惡又跳腳瘋狂了一陣子,全國各地大法弟子許多被騷擾和綁架。當時我一個人租房子住,無固定住所,當地的六一零無從知道我在哪里。

一天下午,我騎自行車到學法小組去學法,回來的路上發生了車禍。當時是怎麼發生車禍,在我的記憶里至今是空白,一無所知。當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了。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內衣全被剪開,鼻子插著輸氧管,下身插著導尿管,手上還在輸液,床邊站著兩個警察。我腦子有點懵,但很快明白過來,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邪惡想利用這種方式來迫害我,我決不承認,我心里求師父加持,不停的發正念。警察看我醒過來,湊過來查問我,我一聲不吭,不配合他們,他們就走了。

我想我不能呆在醫院,我得回家。大夫來了,我告訴了他們我的想法。大夫不同意,說必須要家人來簽字才行,我給了大夫哥哥的電話號碼,哥哥和妹妹很快就來了。警察把哥哥和妹妹叫出去,不知道和他們說些什麼,哥哥和妹妹回來時表情有些異常。我想我必須回家,請師父為我做主,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並發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一直等到傍晚,哥哥和妹妹從外面來說咱們回家吧。當我走出醫院大門口時,市610的頭子走到我身邊說︰“本想把你送去學習班 (洗腦班),現在你可以回家了”。我知道想實施迫害的邪惡解體了,是師父為弟子化解了這一難,內心充滿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三、遇難呈祥

在二零一五年七月,我騎電瓶車過十字路口被出租車撞出去。當時我的臉朝地面,臉先著地飛出去幾米遠。出租車女司機趕忙下來把我扶起來。我覺著腦袋嗡嗡的,右臉火辣辣的,嘴里全是沙子。由于臉和地面的劇烈踫撞,門牙也掉了一塊。女司機扶我到她的出租車上坐下來,她嚇得兩手抖的很厲害,用顫抖的聲音說︰“咱們上醫院看看吧。”

這時,我才回過神來,告訴她︰“你今天撞到好人了,我是修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我不會有事的,不用上醫院,也不會訛你的錢的。”接著,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勸她三退。她說什麼都沒入過。我問她家人入過沒有,她說︰“我女兒入過少先隊,請你幫她退了吧。”我囑咐她︰“回去一定告訴你女兒。”她爽快的答應了。我再看她時,臉上的恐懼沒了,手也不顫抖了。我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會心的點點頭,並一再要求我去醫院檢查檢查。我說︰“我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我要回家了。”她要留電話號碼,我沒要。她把我扶下車,我騎著變形的電動車回家了。

走到半路上,一個賣水果的小伙子問我的臉怎麼了,我說被出租車撞了一下。賣水果的小伙子說︰“你怎麼不管她要錢呢? ”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有事兒,不會要人家錢的。”小伙子贊嘆到︰“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啊。”我又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他很樂意的接受真相資料。

回到家照鏡子,著實嚇了我一跳,我的臉成了陰陽臉,右半個臉腫的老高,青紫青紫的,下巴頦有個洞還流著血,右手手心有兩個血口子。

一個星期後,傷口就痊愈,臉上沒留下任何傷疤,我心里真高興。這一次,師尊幫我償還了歷史上欠下的命債,又幫我消了塊大業。

慈悲偉大的師尊無時無刻都在看護著我,魔難中保護著我,過關中點悟著我,傾盡江河之水也無法訴說自己對師尊的感恩之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