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干擾向內找

Print

【圓明網】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歲,我和不修煉的先生在省城某重點大學工作。我姐在距省城一百多里路的老家,現已八十多歲了,是200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和先生的老家都在同一縣市,每年清明節和七月半前都要回老家祭祖,同時也借機兄弟姐妹們團聚一下。從師父認可用真相幣救人以來,每次回老家都給我姐帶真相幣,基本上每次都是一萬多元,每年大致二萬多至三萬多元,年年如此。除了她自己買東西用外,多數換給小商販找零用。時間長了,有些商販還主動找她換,真相幣用完了,她就將真相短語用筆寫在紙幣上花出去。

干擾問題的產生

2020年8月初,在千里之外工作的大兒子,借他女兒高考後填完自願等通知的空擋,帶領全家五口人(包括上初中的雙胞胎兒子)回來看望他生病又做了大手術的爸爸。他幾年回來一次,自然要去祭祖並看望兩邊的長輩和堂兄姐及表姐妹們。由另一親戚幫忙訂了離幾家人和我們住的酒店比較近的大餐廳聚會,由我大兒做東。到這個餐廳要上多個台階,當我的倆個兒子抬著坐在電動輪椅的爸爸上多個台階時,我就快步到了餐廳,一眼就看見了姐姐坐在里面靠牆的一邊,我剛要過去和我姐打招呼,一佷女擋住我不讓我去,並說︰這桌人滿了。我就到另一桌去,剛坐下,我先生和我二個兒子還沒上來時,一個和我的一個佷女結婚才二年的佷女婿帶著三個佷女到我坐的餐桌來,他沖到前面凶神惡煞的對我說︰你給我媽(我的姐,他的岳母)帶字錢是犯法的!你這是在騙我媽的錢,還說些污蔑誹謗大法的話;又說,他媽有病不去醫院看,住院了不吃藥,都是受你的影響。醫生說病情嚴重了有可能要安支架、要截肢。(後來我姐告訴我,她在心里說,我有師父管,不會安支架、截肢的。果然,後經北京專家會診結論︰不需安支架、截肢)並威脅我說︰我媽要出什麼事就找你……。很快就有其他親戚把他勸走了。不一會我姐來到我身邊,我說看你家這個狀況,他們不會讓你拿真相幣回去的,要不,這次就不拿了。她說︰放在大弟那里,我分次去取。還說,他們有時還干涉她學法、煉功等。我說姐夫去世時原廠里分的五十多平米的老房子,她們姐妹都簽了字,不是法律上歸你了嗎,你不一定要和她們住在一起嘛。她說︰她們拿著鑰匙不給我,也不讓我出租。

吃完飯,他們緊緊的盯著我,看見我將包交給大弟了。

我先生和我二個兒子沒看見凶神惡煞的這一幕。晚上他們又給我兒子發短信說,帶字錢是犯法的,是騙錢,是法輪功的……並說要“報警”等等。還說︰她媽生病不吃藥也是你媽造成的,若有什麼事就要找你們……。我不修煉的兒子拿著短信叫我看,問我是怎麼回事?我說︰帶字錢是救人的,這次錢上的字主要是針對“武漢肺炎”這類疫情的。如“大疫來時心莫慌、牢記 “法輪大法好”、心中常念“真善忍”、“絕處逢生平安保”、“念動法輪大法好,瘟神病毒全逃跑、心存真善忍,全家福壽到……”。事實上還真有患“武漢肺炎”的人沒有床位,也得不到治療的人念動九字真言,而獲得痊愈的例子。據說,這個疫情並沒有完,後面這一波就更凶險,念動九字真言就能保命,這不是救人嗎?九十年代初我患多種疾病,其中類風濕是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五大絕癥之一,曾多次到省里最權威的醫院住院,找最權威的專家教授治療也沒多大展,只能用激素維持。而我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病癥不翼而飛。因為沒有病了,當然就不用吃藥了,所以這以後二十多年來都未曾吃過藥。再說我們師父也沒有叫誰不吃藥呀!師父還講過,修煉不是那麼精的或新學員,心性不到位的,還真得上醫院去看(大意)。我兒理解後說,大姨的病有三種情況︰只修煉不吃藥;又煉功又吃藥;不煉功只吃藥。三種情況擺出來,由大姨自己選擇。我說,可以這麼說。

我大弟在我媽墓地不遠的鄉鎮買了房子,每次下鄉都先在他那里聚會。三個佷女和那個佷女婿一早就開車到大弟那里了。我們到那里後,大弟媳婦把我叫到門外對我說︰二姐,二佷女對他大舅說︰大舅,你把二姨拿給你裝錢的包給我們。還說要報警喲!什麼什麼的。她大舅說︰二姨把東西交給我保管,交給你了,二姨找我要,我拿啥子給她?這個不能給你。于是弟媳婦把裝真相幣的包還給了我。與此同時,我二個兒子與三佷女、一佷女婿在屋內談論短信的事,我大兒說︰是不是說一下大姨生病吃藥不吃藥的問題,當時只有大佷女點了一下頭,其他人好像根本沒興趣,我兒接著說,有三種情況,此時那個佷女婿粗暴的打斷我兒的談話吼叫著說︰“那是法輪功的問題!法輪功是某教,是什麼什麼……。”這時我小兒子當著佷女婿的面問那三個佷女,他說的話代表你們三個嗎?二個佷女不出聲沒表態,作為他妻子的佷女遲疑了一下說︰能代表。我大兒說,法輪功是全國、全世界的問題,我與你們沒啥好談的了,于是向門外走去。這時我兒听到背後有人大聲喊叫著說︰各人管好各人的媽!

面對干擾向內找

師父教導我們說︰“踫到了矛盾,不管怨誰,先找自己。” (《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要向內找先回顧一下當時的思想狀態︰看見那個佷女婿凶神惡煞的對我說的那番話後,頭腦里像放電影一樣出現我們以前不求名、不求利、不求回報,無條件盡心盡力幫佷女們的許多事︰一佷女要買房子了,需要借一筆數目不小的錢,找到我。我和老伴雖都是具有高級職稱的知識分子,但都是工薪階層,工資在普通百姓中相對較高一點,加之我們在生活上比較節儉,有部分儲蓄。我們可傾其所有借給他們,什麼時候有錢什麼時候還,沒有期限,沒有利息,可我們借錢給她們時將定期改為活期取出是損失了利息的;一佷女是我校大專畢業,要到一個比較好的單位,單位要求學校出相關證明,來找到我。因我是校醫院的醫生,認識人多,為了她的前途我找人出具了比實際更好的證明(修煉前);不僅是佷女輩,佷女的兒子,孫子輩也來找我們,一個佷孫考大學雖然成績不錯,但要讀我們學校最好的專業沒有把握,也來找到我們,這時我們已退休多年,已不知是誰在管事了,只有找我先生留校的博士輾轉找到招辦主任達到了他們的目的。回顧中還有不少幫助、關照她們的事例,篇幅所限就不贅述了。為什麼能這樣幫她們呢?因為我和她媽是有血緣關系的同胞親姐妹。佷女婿走我們這個大家庭,自然是親戚了。是親戚就不要做六親不認,損人害己,助紂為虐的蠢事。

從以上回顧來看,實際上就是向外找、向外看,眼楮總盯著佷女婿及佷女,是他們在做六親不認,損人害己,助紂為虐的蠢事。千百年來,人骨子里的理就是︰遇事找對方。所以,從常人角度看是順理成章、無可厚非的,卻沒有向內找。作為大法弟子有更高的標準要求,我們不應去看表面人的東西,而應跳出常人的理,看到表象下面的修煉的因素,從而提高上來。師父說︰“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精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我認識到,向內找、修自己,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給我們安排的實修之路。各種執著心都是人心,我們向內找是找到自己還有哪些部份不符合法,用法來衡量,同化、歸正,就是在去掉人心執著,從而提高上來,同時也消掉了業力。

弟子听師父的話向內找︰首先找到的是對親情的執著。走不出親情,為其所累、攪擾。師父明示︰ “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這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為。其實,重情就是在維護這個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這個道理。” (《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從法中知道,放不下情那個人心,突不破那個人理,怎麼能走出人,走向神呢?

從我們的學歷、職稱、職務以及人品,本來在眾親戚中是有一定威望的,佷女婿帶著三個佷女凶神惡煞的當著眾親戚的面對我大喊大叫,表現出不尊重人和不給人面子,使我的自尊、人格受到傷害。向內找,自己有要人尊重的心、愛面子的心、求名的心、願听好話的心和不讓人說的心。

對她們幫助關照那麼多,不知感恩,還這麼無理、傷人,感到很心寒,這是有委屈的心和有求精神回報的心;從而憤憤不平,生出怨恨心。怨恨就是向外找,修別人,不向內修,把造成後果的責任或原因都推到對方身上。師父說︰“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洪吟》)我們是修真善忍的,而怨恨就是不善、不忍,就是不能包容其他的生命。即使別人真的有不足,我們也要慈悲,要包容,善意的指出對方的不足。修善就是為別人好,就是不執著別人的不好,從而慈悲生命。如此,怎麼還會怨恨別人呢!

有親戚議論說,原在深圳工作的佷女是與現在這個丈夫相遇後拋夫棄子帶了一大筆錢財回來的 ,這個佷女婿是看重佷女的錢財,也是拋妻棄子與佷女結婚的。于是就產生瞧不起人的心,同時有種高高在上的心。據說,這個佷女與前夫離婚時前夫要了兒子,佷女要了錢財,其中有一套剛還完房貸在深圳價值好幾百萬的房產。向內找,深挖下去,在思想深處隱隱約約潛藏著一種妒嫉心。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示︰“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所以一定要把這個妒嫉心挖出來堅決去掉它。

至于說“報警”威脅我嗎?當時想,我不怕!我不修煉大法都不知死過多少回了。死都不怕還怕威脅嗎?再說,我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在全國臭名昭著的黑窩里我對邪惡都說︰不!在師父的加持下都正念闖出來了,還怕報警嗎!向內找,這是一種爭斗心。爭斗心是典型的黨文化的東西,應該注意解體它、修去它。

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啊!找出了這麼多的人心,為了不讓這些人心來干擾自己的修煉,我只有多學法,用法來去除、歸正這些人心執著;同時多發正念,只要人心鑽出來,就要立刻去抓住它,抑制它,排斥它,清除它,師父就會幫弟子把這些骯髒的人心拿掉,從而使自己提高上來。

作為修煉人就是要修自己,若看到的盡是別人對自己的不公,頭腦中裝的盡是別人的錯,那就難以有修自己的空間和機會了。那你還修什麼呢?!師父教導我們說︰“有些學員一遇到矛盾的沖突、感情的撞擊,就不高興了。那你還修不修啊?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當學到師父這段法時,猶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這些魔難及給我造成的傷害和痛苦原來是在修煉這條路上給我提供了提高的機會和階梯。沒有這種修煉環境,如何暴露自己那些深藏的人心呢?不去掉這些人心,舍棄那些不好的東西,怎麼能提高上來呢?上哪去長功呢?我會把這些魔難、傷害和痛苦看成是去往通天路上的階梯,是他們在幫助我一步步的往天國邁。這不是大好事嗎!既然這些魔難、痛苦是好事,是修煉提高、通天路上的一個階梯,所以就想要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快點提高上來,自然就會主動向內找 ,自覺自願的修自己了。法理雖然明白了,但要真正做到還是不容易。由于這些法理扎根不深,頑固的人心時不時的還會出來阻擋,因此有時沒做到主動向內找,也還沒做到一思一念向內找。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養成向內找的這樣一個習慣,不斷的用法來洗刷清除這些人心執著,從表面到微觀,徹底清除滅盡,從而使自己提高上來,最後跟師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後記

俗話說︰“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佛佗”。佷女婿由于被邪黨造謠的謊言毒害的太深,說了些污蔑誹謗大法的話,並與佷女們一起干擾她媽學法煉功,阻止她用真相幣救人,他們的這些所為都是在損德啊!在造孽啊!其實,他們是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操縱才如此表現的,但其下場是極其悲慘、可怕的。他們實在太可憐了。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無論他們態度怎麼惡劣、多深的誤解,都不要被他們帶動,而要以德報怨,慈悲的告訴他們真相,特別是法輪功的基本真相,希望他們不要被謊言欺騙仇恨佛法,把自己毀掉了。我除了把更多的真相告訴他們外,還要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從而使他們得救。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