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師父真好

Print

【圓明網】我修煉大法算來已有二十多年了,這二十多年來一直覺得自己悠哉悠哉的不很精,不象別的同修那麼主動。從前我不止一次的問自己你是煉功人嗎?你敢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嗎?你配當大法弟子嗎?直到近兩年來,我才敢底氣十足的肯定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大法徒。

一、去掉依賴心

以前做大法的事依賴心很強,不願擔當,黨文化的東西多,什麼事都想依賴別人,自己當配角。我們小區每家都有機器,每家都擔當著一定的責任。前一陣,有個同修被綁架,雖然當天回來了,我們每個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影響。再加上疫情嚴重,各項目都受到沖擊。有的同修不來了,有的出門了。最後只剩我一個人。我不能再走了,我要走,我們小區所有的項目都要停了。我想,這是師父慈悲,看我這依賴心這麼嚴重,把我能依靠的同修用各種方式撤走。舊勢力也借機干擾,使證實法的事不能及時做好。我悟到這是去我的依賴心哪,讓我修出獨立和擔當。我按部就班的做著我應該做的,努力使項目不受干擾。當我真的忙不過來時,師父就又把同修找回來。讓項目能夠順利的完成。我想師父每天都在替弟子和眾生承受,自己能盡量多做些救人的事,使師父能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我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在自己的位置上盡自己所能的發揮自己的作用,現在可以獨立完成很多項目,還能自己去外市買打印機、耗材。每天過得很充實。

二、師父又一次救了我丈夫

我丈夫兩年多前從外地打工回來得了口腔癌,瘦的皮包骨,不到一百斤,通過學大法好了。兩年多沒吃藥打針了,現在一百四十多斤。七月份他突然有些發燒,嗓子痛,只能喝幾口水不能吃飯了。我知道他是在消業,可他剛剛得法心理沒底。女兒也讓他趕緊去醫院,可現在疫情期間醫院沒有床位不收。得先做CT、核磁及核酸,去了五趟市腫瘤醫院也沒結果。丈夫十多天不能吃飯,喝口水也都如萬針刺喉般疼痛。幾天瘦了二十多斤,折騰了半個多月才做完CT和核磁。

因為丈夫不能吃飯,女兒非得讓打營養針,丈夫心里也沒有底,怕硬挺不行。我就讓當護士的同修給丈夫打點維生素C和葡萄糖。打了幾天,同修和我丈夫切磋說,你不能把學法煉功當成治病,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真的相信師父,交給師父,師父才能管你。你看哪有得癌癥治好的,得了癌癥就是絕癥,你不真的相信師父,師父怎麼幫你?丈夫當時一聲不出。同修說完也不知丈夫听沒听去。但是第二天丈夫就開始學法了,第三天就能吃點東西了,後來一天比一天好。慢慢的又開始煉功了,只十幾天就又胖回十來斤,這期間我一直給他放師父講法錄像,見證大法神奇等真相片,我丈夫過病業關一開始我沒有告訴他哥嫂,怕被干擾。他哥嫂後來听說了,把我一頓埋怨,我就當給我提高心性了,沒有動氣。他們雖然埋怨我,但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給他們放了大法真相片。我丈夫又過了一次生死關,謝謝師父又給我丈夫第三次生命。

從我丈夫發病就開始預約病房,二十多天後醫院才打來電話,說有床位了可以住院了,但去出不來,陪護的家屬也不能出來,一直到出院才能出來。這時我丈夫已經能吃能喝了,我問他還住院麼?丈夫說,我都好了還住啥院。

後來他和我說這次真疼啊,比剛得病時還疼。我說這是師父從病根部位給你淨化身體呢,好了你就沒有事了。他可高興了,每天樂呵呵的,現在我在家里做些證實法的事他啥也不說了,家里環境也好了,我有時忙的回家晚了,他就把飯菜都做好了,還幫我做些家務。我和女兒說你爸這是因禍得福了,煙酒都戒了,還提前退休了,還得大法了,都是好事啊。

我覺得自己修的不好不想寫心得體會,昨天同修問到我寫心得體會沒有,該交答卷了,我趕緊抓緊時間寫答卷。還有好多神奇和過關的事,一提筆就不知道怎麼寫了,在自己今後的修煉中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精實修。無愧于大法弟子稱號,爭取做師父放心滿意的弟子,謝謝師父慈悲苦度,謝謝同修無私幫助,願所有善良的大法徒都能早日圓滿,願所有善良的世人都能平安度過這歷史大劫,都能得度。再次叩謝師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