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弗萊堡的新疆人︰我佩服你們,也很受感動

Print

【圓明網】德國西南文化旅游重鎮弗萊堡市,經歷兩個多月的防疫管制後部份解禁了。隨著商業區大小店鋪開業,城市開始有了生氣。因商店內限制購物人數,商店門外到處是排隊的“長龍”。

2021年3月20日周六,黑森林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此舉辦了信息日。觀看橫幅、展板的路人絡繹不絕,他們與法輪功學員交談,想深入了解法輪功以及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真相,之後簽名反迫害。有人拿取真相資料,想告訴給更多的人。還有不少人詢問煉功點的時間地點,想學煉法輪功。一些中國人在現場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大部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周六的信息日,地點選在弗萊堡大學圖書館大廈前的廣場上。這里視野開闊,地處交通樞紐,距商業中心僅百米之遙。南來北往逛街的居民都經過這里。有人過來說,老遠就看見你們“結束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橫幅、展板了,很醒目,也令人振奮。他們來到信息台前,和學員深入交談,要求簽名反迫害。

上午天氣陰冷,游人較少。兩位騎自行車的高大德國男士停在“結束中共”的展幅前,邊看邊討論。過了一會兒,學員上前打招呼。他們說,應該結束中共了,他們是禍根,這樣才能停止迫害。這場全球大瘟疫就是它們引來的!“現在是結束中共的時候了,你們做的很好!”他們簽名後離開時又說,“支持你們!你們做得很好!”

L女士走過來就簽名,她表示,她和周圍不少人,以前被馬克思描繪的共產主義所吸引,但後來發現那都是騙人的鬼話!前甦聯和前東德披露出的歷史檔案真相,令人憎惡。現在中共迫害有信仰、有不同觀點的好人,還強摘他們的器官,這徹底打破了她之前對馬克思和共產主義的幻想。

僑居在本市、來自美國的Y先生說︰我知道中共說謊,北京六四發生前後,我正在中國旅游。上海、西安也被當局鎮壓了不少人,但他們至今未報道。我注意到中共的大外宣在海外進行紅色滲透,孔子學院在德國不是也有十幾所了嘛!他們很活躍。

Admlk先生說︰我是從媒體上得知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情。強摘器官的事听說過,但沒想到這麼嚴重,我會告訴更多的人。他認真地挑選了相關資料帶走了。

華人聞真相後馬上三退

一華人女士經過信息台,她說,在大學里就入黨了,但是出國十年了,早就沒聯系了,再說自己也不認同中共的那一套。學員告訴她,那只是被動退黨(被除名),而不是主動退黨。人入黨宣誓“要把一生獻給黨”,那毒誓在你的生命里是有痕跡的,要聲明退出中共邪黨才能抹去,否則有生命危險。她說︰那好,抹掉!

“我老遠就看見橫幅上的方塊漢字了,特別親切,就跑過來了。”從中國國內出來不久的女留學生,站在大橫幅前面看法輪功真相。她說,政治課老師提過法輪功,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問︰這橫幅上面說的迫害情況是真的嗎?得知這不但是真的,而且實際情況比這慘烈得多,已經持續21年了,她沉默了。學員告訴她,中共課本里講的歷史和英雄模範人物很多是編造的。在外國沒有了防火牆,很容易能找到真相。她點頭說會的。提到三退,她說,同學入黨前還能在一起說說真心話,但他們入黨後就變得裝腔作勢了,“所以我沒往前走,做人不本色,沒意思。”學員告訴她入隊入團時舉拳頭發毒誓的危害時,她大吃一驚,說︰那快退了吧。她還說,如果中國人都知道是這麼回事的話,誰還敢入啊?那都往外跑了!

說標準普通話的一位學生在真相橫幅前站了許久。他說自己是從新疆輾轉逃出來的少數民族,但只會說漢語,因為在中國從小就不許說和寫他自己民族的語言文字。他奶奶因為在家里念經,被鄰居舉報抓進再教育營,因年歲大了又有病,家里花錢托關系後才被放出來。他自己幸虧是2015年前出來的,現在想出來就難了,有可能被活摘器官了,因為再教育營里有大量的青壯年失蹤。他說︰听說中共活摘法輪功的器官,我相信現在中共也活摘我們新疆人的器官賣錢。烏魯木齊機場就有運送器官的“綠色通道”。新疆本地不會有多少人做器官移植的,肯定是有很多器官要運送出去。

這個新疆學生說︰我在歐洲轉了不少地方,發現到處都有法輪功學員舉辦的這樣的和平抗議,而且都是在城市的繁華地帶或名勝景點,影響力很大。你們沒有過激的言辭和舉動,所以也深得各國政府信任,敢把你們抗議中共的活動放在城市最熱鬧的地方。我佩服你們,也很受感動。在中國,被中共迫害的人和群體很多,但沒有一個團體能象你們這樣抗衡中共,包括我們新疆少數民族。其實中共不怕你和它對打對罵,它們耍流氓是一流的,但就怕你曝光真相。你們做的正是讓中共最怕的,這能喚起很多人的覺醒,大家出手推倒它。所以我覺得中國是有希望的,中共一定會死在這種最有效的對抗中。

最後,他欣然聲明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少先隊、共青團組織。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