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市民︰

難以想象會對這群平和的人發起迫害
 
Print

,60=>【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十一日的周末兩天,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市里五個大煉功點進行戶外集體煉功活動。一位市民說︰“難以想象政府會對這群平和的人發起迫害。我希望盡我所能的幫助這群人,所以每次看到他們征簽的時候我都會簽上我的名字。”

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萬錦市太古廣場煉功點集體煉功。
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士嘉堡區的(Warden & Finch)煉功點集體煉功。
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的煉功點集體煉功。
民眾在征簽表上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傳遞的真相。

多倫多市民︰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他們

在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的煉功點,多倫多市民克里斯汀(Christian)先生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征集反迫害的簽字時,主動要求簽字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他說︰“我在網上看到過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信息,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我認為每個人都有堅持自己信仰的基本權利,更何況法輪功是一個非常祥和的修煉。我真心地希望發生在中國的迫害能夠盡快地停止。”

他說︰“我非常奇怪這場迫害是怎麼發生的?難以想象政府會對這群平和的人發起迫害。我希望盡我所能的幫助這群人。我每次看到他們征簽的時候我都會簽上我的名字,表示我對他們的一點幫助。我也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給我的朋友和家人,這樣會有更多的人為他們(法輪功學員)提供幫助。”

布卡坦爾(Bucatanl)女士和家人經過煉功點時,在征簽表上簽名後說︰“我非常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這場迫害簡直太可怕了,持續太長時間了,一定要盡快結束。糟糕的是現在看來迫害還在繼續,我希望我能為他們提供一點點幫助。”

菲律賓乘客︰全世界的人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

在士嘉堡Finch/Warden的煉功點,來自于菲律賓的貝弗-瑪杰克(Bave Magica)先生,看到法輪功學員正在征簽,就在征簽表上簽了名支持法輪功傳遞的真相。

瑪杰克先生說︰“我簽名是因為我覺得不僅法輪功學員受到了中共的殘酷迫害,而且全世界的人們都受到了中共的宣傳和造假毒害,所以全世界的人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因此我簽名支持結束中共,結束中共對全人類的危害。”

孟加拉年輕人︰我知道中共很邪惡

士嘉堡Finch/Warden的煉功點,來自孟加拉的年輕人沙芬(Shafin)走過來問︰“你們這是什麼活動?”

學員說︰“這里是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煉功,還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同時還告訴人們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對‘武漢肺炎’疫情的掩蓋和對全世界人民的撒謊欺騙,從而導致了這場COVID-19在世界各地的大流行。”

沙芬很贊成法輪功學員的說法,並說︰“我知道中共很邪惡,這個世界上不僅中共很壞,而且很多國家的政府也很壞。”他非常贊同法輪功學員說的︰“現在魔鬼在統治著這個世界,而中共是其中最邪惡的部份,而且中共在用它的媒體在對全世界的人們進行著洗腦和滲透。”

沙芬接下法輪大法真相傳單和其它真相傳單,說回去要好好看一看。

新學員︰修煉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在多倫多北邊的著名旅游點——太古廣場,是其中的一個煉功點,來這里參加“九天班”的有緣人特別多,參加太古煉功點的海倫(Helen)女士是在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在朋友的介紹下了解了法輪大法,開始時有抵觸,但是經過親身實踐後,不到一個月就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之前海倫(Helen)女士患有氣喘病,她說︰“一開始覺得喘不上氣,走路都會覺得很吃力,說話一次只能說兩三個字。睡覺的時候也沒有辦法躺下了,只能坐著,一躺下來就喘不上來氣。嚴重的時候晚上會失眠,根本睡不了覺。那個時候因為晚上睡覺睡不好,白天上班也沒有精神。我是在廚房工作,危險性比較大,所以我很煩惱。”

“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朋友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但是由于中共的洗腦宣傳,當時並沒有接受,也不相信。那位朋友建議我可以嘗試听听大法的音樂,會給我帶來幫助。對這件事我一直半信半疑。第二天晚上,我實在是難受的不行,心想︰那就死馬當活馬醫了。我就開始听大法音樂,當听到五分鐘到十分鐘左右,我就可以躺下了。听到十分鐘以後,我的心情平靜了很多,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我覺得很驚訝,我這麼多年都沒有這麼安穩的睡過覺了。”

“我開始相信大法能夠帶給人奇跡。朋友帶我去了太古真相點,在那里接觸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發現他們非常友善,完全不像國內宣傳的那樣。從那之後,我每天早上都會去太古和同修們一起煉功。煉功時我會感覺有一股能量流從上到下經過我的身體,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助我清理身體呢。”

海倫還表示修煉法輪大法不僅使自己的身體狀況得到了改善,還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生活中做一個好人︰“我之前的脾氣很暴躁,還容易產生攀比心理。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脾氣也緩和了很多,我也盡量的去幫助別人。我身邊的朋友都說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可以和我心平氣和的交流了。”

神靈指路,讓我來到這里

在央街(Yonge Street)附近的亨登公園(Hendon Park)是一個開始才兩年的煉功點,法輪功學員王女士介紹說︰“煉功點雖然開辦時間不長,已經吸引了大約四十個新學員,他們來自不同族裔,每個人都有神奇的故事。”

伊朗移民羅沙納克(Roshanak)家就住在亨登公園附近,她一直在尋找修煉的方法,兜兜轉轉,二十多年時間中,她煉過瑜伽,也學過閉關、打坐等,各種功法試過很多種,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期間,她從來沒有想走進這個公園看一看。

兩年前的一天,羅沙納克說,“當時有個聲音告訴我︰往那邊走,那邊走。我就往那邊走過去。”那時,煉功點的王女士正在掛“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準備煉功。羅沙納克接過王秀萍遞給她的法輪功真相傳單。看了一下,就跟著一起煉功了。她表示是神靈指路她來到這個煉功點。

第一次煉完功,羅沙納克感覺舒服極了。第二天,她把先生、妹妹、妹夫全部叫來一起煉功,並一直堅持到現在。

得法的第二天就開心的笑了一天

羅沙納克(Roshanak)的妹夫阿拉述(Arash),夫妻倆听了介紹也跟著姐姐來煉,他第一天學煉了之後感覺特別好,當時還沒學完五套功法,第二天來就開心得不得了。他對王女士說︰“我原先是老是做噩夢的,昨晚居然沒了。”

煉靜功打坐音樂結束他還不動彈,問他為什麼?他說能量太強了,他不願意起來。他感覺之前身體上所有不舒服的地方都改善了。所以他說他煉功的第二天就開心的笑了一天。

天天經過的地方原來是我要來的地方

來自俄羅斯西伯利亞的瓦萊里(Valery),移民加拿大已有十年,天天騎自行車經過這個煉功點。去年的十月,就加入了煉功行列。他原先患有焦慮癥、抑郁癥,總是睡不好覺,然後特別緊張。他說︰“煉功以後抑郁癥很快就好了,就越來越願意煉。天天經過的地方原來是我要來的地方。”

他還說他煉功時還能看見另外空間的花朵,有時還有身體起空的感受等等。

一首大法弟子唱的歌曲引我走入修煉

來自越南的林恩(Lyn)喜歡唱歌,她說︰“有一天在網絡上搜歌曲時,搜索出一首大法弟子唱的歌曲,一唱就感到那種慈悲的力量籠罩著我,然後看見師父的照片,就感覺到非常慈悲的力量,這種力量和能量非常強大。”然後她就想要學功,就在網上找到煉功點的信息,就聯系上了,來了這個煉功點。

她現在修煉兩個星期了,煉功點的王女士說︰“一個星期前從兩米高的梯子上摔下來,摔到水泥地上,把腳脖子給摔了一個坑,就是骨頭受傷了,腫了好大一個包。她當時也不覺得疼,她就想著師父會保護她的。然後她就照樣煉功,也不影響雙盤。不到五天全都好了,已經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了。一般人至少得三個月,而她一點疼痛感都沒有了。”

王女士說,這些新學員都特別能吃苦,我們都是抱輪一個小時,他們也都能堅持下來,現在他們都可以雙盤一個小時,盡管有時刮風下雨,也從沒停過。

疫情期間很多有緣人在尋找想學法輪功,北美地區建立了網上義務教功班,在網上學煉功後,很多人希望能找到煉功點,所以這次的活動也讓更多人能找到煉功點。義務教功班網名是︰www.LearnFalunGong.com。上面有每周三次(周三,周六及周日)的網上義務教功班的介紹及注冊鏈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