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學員有感于法輪大法在瑞典弘傳二十六周年

Print

【圓明網】復活節在瑞典和西方國家是僅次于聖誕節的隆重節日。對于瑞典的中西方法輪功學員來說,這個節日更是意義非凡。一九九五年四月復活節期間,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應定居在瑞典哥德堡的王姓中醫師的邀請蒞臨瑞典,在哥德堡舉辦七天講法教功班。瑞典民眾第一次听到了法輪功。

二零二一年復活節來臨之際,王醫生和一對瑞典母女回憶起二十六年前,有幸參加師父哥德堡講法教功學習班的那一段美好經歷時,仍歷歷在目,內心的喜悅和感激溢于言表。

瑞典與大法的不解之緣

九十年代初來瑞典成家立業的王醫生是一位氣功愛好者。她中醫科班出身,在哥德堡擁有一家中醫診所。“我練過很多種氣功、花了不少錢就想找一門好的功法。那是九四年夏天回國探親時,我在北京中山公園被美妙的煉功音樂吸引著找到了法輪功,感覺非常好。後來得知李洪志師父將在山東濟南辦班,辦班時間正好是在我返回瑞典之前的那些天,我趕緊訂了飛機票。就這樣我很幸運的和家人一起,趕上了參加九四年師父的濟南講法班。”王醫生回憶起這段歷史,仍記憶猶新。

“學習班結束後,我的內心和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很多曾經迷惑不解的問題都有了答案。我是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了瑞典,特別想和淳樸善良的瑞典人一起分享修煉法輪功的美好與神奇。”

當王醫生得知李洪志師父九五年三月在法國講法時,就和法國聯系,邀請李洪志師父來瑞典,師父同意了。講述當時情景時,她說︰“得知師父要來瑞典,我特別高興,趕緊開始準備。當時我在哥德堡辦了一些不同形式的保健班,認識了不少對中國傳統文化、中醫感興趣的瑞典人,就把這個信息告訴給所有我接觸過的人,也發出了廣告。”但是,一想到李洪志師父在國內辦班好幾千人的那個場面時,王醫生就感到特別的忐忑不安。沒想到當她給師父打電話時,慈悲的師父反而還安慰她。

結果在復活節節日期間,七天講法學習班大概來了一百二十多人,其中有二十人是從法國來的,其余的人都來自瑞典。

大法師父的慈悲

辦班期間王醫生看到師父特別隨和,一點架子也沒有。她回憶道,“師父來瑞典時,手里還提著一箱從法國帶過來的方便面。師父不願意麻煩學員、總是為別人著想。每次講課前師父都是早早的就到了,穿著整齊干淨。為了盡可能地讓西人學員听得明白,師父總是反反復復地講,耐心地解答學員的提問,直到大家听明白為止。五套功法都是師父親自給學員做演示,然後再一個一個地幫著糾正動作,有時一個人要糾正好幾遍。在離開瑞典、臨上機場前師父還到煉功點看望學員,幫助糾正動作,師父心里時刻想的都是他人。”

還有一件令王醫生印象深刻的事情。“辦班期間由于人手少、事情多,加上那時我對什麼是真正修煉的理解還很膚淺,有時回答學員的一些問題時,就顯得有些不耐煩。一天,師父把我叫到一邊,嚴肅地給我指了出來。當時我就知道自己錯了,特別的後悔。”她感慨道︰“現在當我做得不夠好時,師父的諄諄教誨就在我的耳邊響起,提醒我該如何善待他人,馬上我就知道自己哪兒做錯了、趕快改。”

幸運的瑞典母女倆

在幼兒園工作的安娜(Anna)和她的媽媽克莉思汀娜(Christina)母女倆是土生土長的瑞典人。當年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教功班,也給這對母女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憶起二十六年前情景時,安娜說︰“那時我正懷著我的女兒,離預產期大概還有一個月。我是在王醫生辦的中醫小兒保健班上,听說李洪志師父要來瑞典辦班,當時我就有種感覺這就是我的師父來了,馬上決定報名。可我特別想有個人能陪我,就打電話給我的媽媽。媽媽很想參加,但她的腰疼病犯了,走動很困難。我又給王醫生打電話,王醫生讓我轉告媽媽,盡量來吧!”“後來媽媽居然歪著身子、半躺在駕駛室里自己開著車就來了。”談到此時,安娜開心地笑著。

她接著說,“師父為了讓我們能听懂,不僅一遍一遍地講解、還繪圖給我們解釋三千大千世界。盡管當時我還不能理解很多,但我能感覺到其中的博大精深。听課的過程中,我和媽媽驚異的常常互相對望,大法為我們打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我一直都在尋找有關精神層面的東西,但總決定不了自己到底需要的是哪一類型的。那時我明白了,我等待的就是法輪大法。”安娜的臉上掛滿了幸福和喜悅。

“我們真是幸運、得到了大法。在大法修煉的這條路上,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學會了向內找,時刻得到師父的保護。在這個世界上找不出任何語言能表達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之心。”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制造謊言污蔑大法,安娜很痛心。“我認真考慮過了,這個大法這麼好。沒有人能阻擋得了我。這個迫害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我想向全世界大聲的呼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我希望人們能靜下心來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不要被中共的謊言欺騙。”

大法顯神奇

七十五歲的媽媽克莉思汀娜皮膚細嫩光滑、總是那麼神采奕奕。她特別感謝大法師父安排女兒安娜找到了自己,她回憶道︰“記得當時我接到安娜的電話時,就感覺有一位大師會出現在安娜的人生路上。我一直也在尋找師父,當時腰痛折磨我十多天了,但我實在不想由于身體的原因失去這個機會。後來就忍著疼痛,歪歪扭扭來了,路上開了三個小時哪!”說到這里,她開心的笑了,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

克莉思汀娜還說︰“我對師父講的那個瓶子與髒水的比喻記得非常清楚。師父講的法翻譯得不太準確時,師父都知道。于是師父就反復地講啊、畫啊。雖然我說不出來但心里都明白了。學員提的問題都很低,甚至多少有點愚蠢,師父總是慈悲、耐心地做解答。世上從來沒有人能把生命宇宙的關系解釋得清楚,只有我們的師父。”

“在學習班期間,師父打出很多很多純淨、透明的光,都是非常非常強的能量,幫我們調整身體,我的注意力一直跟隨著師父的引領。令人開心的是學習班結束後,我心情愉悅、身體一身輕,端坐在駕駛室里開著車、很輕松的就到家了,跟來時的那個感覺完全不一樣了。那個困擾了我半個多月的腰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的。”她不停地笑著、眼中泛著感激的淚水。

“我明白這是師父幫我從心靈深處清理了身體,師父是來真正拯救我們的。這個功法不一般。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得法後的克莉思汀娜在日常生活中嘗試著遵循真、善、忍的準則為人處世,這次沒做好、下次做好。遇到矛盾找自己,逐漸的她不僅身體越來越好、脾氣性格也發生了改變,讓還沒修煉的丈夫萊夫(Leif)很是驚訝。

克莉思汀娜接著說, “我告訴他,是這本書改變我。後來萊夫就開始看《轉法輪》,他一看大法這麼好啊!自己就主動學煉功動作、也開始修煉了。他還戒掉了幾十年打獵、喝酒的嗜好。如果萊夫不修煉大法,這對他來說是不可想象的。大法很神奇、真是太好了。”

二十六年過去了,越來越多的瑞典的中西方民眾走進了法輪大法,在大法中修煉,不斷地升華。他們一起努力傳播真相,讓更多有緣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殊勝,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是他們共同的心願。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