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觀念 更好的證實大法

Print

【圓明網】我自身發生的一些事讓我體會到了“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1],同時也更深一步體會到師父講的“相由心生”[2]的法理。作為修煉人,自己的修煉環境、感受到人中的是與非,都是自身的修煉狀態和心性的表現,放下人心、真正實修就能改變周圍的環境,這個過程就是在證實法。
我還體會到,忙碌是實修同化法的一個阻礙,忙碌會使自己走入一個模式循環里,越樂在其中迷的越深,就會誤把做事當成修煉,不自覺的就會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所以再忙也要給自己的心留出空間,保持從容的心態、清醒的去修煉、同化法,哪怕認為再重要的事,修煉是第一位的,而做好三件事、救眾生就會在修好的這個機制中相輔相成,否則就會收效不好,甚至事與願違。不要等到事情或是麻煩出現了再向內找,向內找應是時時處處事事都在的一個狀態,這是在主動同化法。

我的先生是台灣人,他心地善良,為人樸實,多年來默默支持著我的修煉,也為大法項目做了不少事。在我們相識初期他也看過大法書,但因為工作和生活等因素沒有走入大法修煉。之後,我們也就修煉的話題深入交流了兩次,但他都說︰時機未到。不了了之了。

去年因為疫情的關系他失業了,給我們原本不寬裕的生活雪上加霜,他的心情也走入低谷。作為妻子,我深知要體諒他,平時盡量注意自己的言行,不抱怨,不給他壓力,時常寬慰他,平時會注意和他聊聊天。由于自己參與媒體項目中的工作,對當前的局勢有些了解,所以也會和他講講自己的所見所知。

這樣的日子一天、兩天容易做到,大半年下來,真是要考驗心性和實修狀態了。有時在常人工作很累,時間緊張不夠用時,人心上來了,或有了負面的情緒時,外部環境馬上就會起變化,不是工作上的麻煩事就是和先生有了矛盾。有一次,我又和先生聊到美國大選的相關報導時,他的意見很大,口氣也不好,表示出不想听。我沒再說話,但心里卻很不平靜,難過、委屈等負面情緒都上來了。

一天在學法時,師父說︰“修是指心性境界與大法弟子對救度眾生的責任與態度”[2]、“人的執著,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都是必須去除的。”[3]冷靜下來,向內找時,我發現是自己的修煉狀態該改變了。

此前在與先生交流時,並沒有站在他的角度根據其現況、接受程度去講話,沒有為他人著想、負責的心態,並且自己說話時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表達,帶有強烈的主觀意識,因此態度表現出不客觀,感情用事,一味的認為這是好的或對的,你有必要听一听,忽略了自身的修煉。師父說︰“有人說我覺的自己很純淨,其實不是,帶著很多雜念,帶著很多後天養成的東西。甚至于你覺的簡簡單單的一念,可能這基點、起因、附帶的東西都是不純的。”[4]

再深思,發現這種不加思考,張口就來的狀態是在黨文化中養成的習性。中國古人有句話說︰三思而後行;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意思就是要我們將心比心,己所欲,未必是人所欲,同樣不可施于人。如果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一個人的起碼品德 ,那麼,“己所欲,勿施于人”就是一個人的修養,它尊重的是他人的獨立人格和精神自由,提倡自己按自己的方式活,也讓別人按別人的方式活。我認識到,這種或多或少強加于人的觀念是在黨文化中形成的,不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應有的品德。

師父教導我們︰“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5]在認識到這些之後,我就開始從思維習慣和生活細節上調整自己,時常關注自己的思想念頭和行為,也真的在這個過程中發覺到︰觀念行為和人心執著以及在生活環境中養成的習慣是息息相關的,不注意時這些狀態會表現出來,主導自己的行為,也影響著周圍的環境。

通過不斷學法我理解到,信師信法不只是表現在每天學了多少法,做了多少事,而是自己的內心按照大法的標準同化了多少,改變到什麼成度,是否不帶人心觀念去做三件事。認識到了法理,不代表自己修到位了。“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6]。

實修表現出來的狀態應該是自信的而不是自負的。前者,是從法中獲得的正信,從而內心輕松平靜、遇事冷靜祥和,做事能兼顧他人立場,為人著想,有原則又不拘于形式,張弛有度,理性的面對自己和眾生;後者,則急于表達觀點,愛說下結論性的話,常把要做的事情看重,為做而做,為說而說,自己認為對的就不管不顧的一味堅持,感情用事,固態化看待人和事。實質上,前者是主動的在同化法,後者則是被動的;前者是在證實法,後者證實的則是自己。

之後,我把參與的救人項目、常人工作、生活和自己修煉上的時間重新做了分配管理,把作習和必要做的事都做了調整,根據自己的現況,理性的做好該做的事。我發現這個過程中,變的學法入心、心態平和、思路清晰,做事能兼顧他人的立場了,而且人心表現也越來越淡。並且,意外的發現我周圍的環境隨即也發生了變化,先生從去年的十二月份開始學法了,目前在學了兩三遍《轉法輪》後,按照大法網站上師父的著作順序,已經學到了《精要旨》。不僅如此,在家庭的收入方面也有了可觀的改善,比疫情前的經濟收入還要好。真的無法用語言形容自己對師父一路保護的感恩與大法超常的展現。

另一件事,也同樣讓我認識到在黨文化中形成的觀念和習慣,給自身修煉和證實法帶來的阻礙。

就在美國大選期間,我明顯感受到自己空間場中強大的壓力,最明顯的就是思想和身體上的反應,表現形式是︰發正念、煉功腦中翻江倒海,靜不下來,情緒化的負面思維在腦子中強烈的刺激,晚上失眠、早上起不來煉功,身體上出現不同地方的疼痛感,最嚴重的一次是在煉靜功時突然感到窒息,喘不上氣,迫使我停下來,趕快走到窗邊打開窗子吸氧氣,那一刻真的感受到了瀕臨死亡時的那種無助和痛苦,就感到人的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只在呼吸之間。但慶幸的是那時我的思想是清晰的,我死死的盯住這個念頭,而它也停下來,這種感受和我僵持著,我在思想中對它說︰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你什麼都不是,不配干擾我。就這樣我堅持煉完了第五套功法。這件事讓我深刻感到,修煉決不能臨時抱佛腳,也不是能抱著僥幸心理蒙混過關的,在面對關難時,一定要有長期實修的基礎才能走過來。

事後,我就想︰為什麼我會有這麼大的干擾?絕不是偶然的。開始時我認為,是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干事心太強了,造成的所謂“壓力大”的狀態,凡事求完美、盡如我意的人心被鑽了空子。

有一天我突然想︰是不是我該轉變什麼觀念了?隨後發生的兩件事,讓我看到自己長期形成的黨文化觀念在起作用,而此時我也悟到,整體形式上大面積的消除邪惡,包括邪黨因素,在往下落,在鑽大法弟子的空子,如果此時不注意修自己就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而走不正證實法的路。

一天,家里的微波爐突然不能正常工作了,先生試了幾次都不行就說讓SUPER來檢查一下,我說還是先知會一聲房東比較好,就這樣告知房東的親人,她很快回信息,意思是︰可能是用的時間長了,如果修理不好就換一個新的,她可以幫我們和房東說從下個月房租中扣掉。最終是沒有修好,于是就將咨詢好的產品費用、人工費告訴了她,而我讓先生在信息中標注不含小費,先生說為什麼特別這樣寫?顯得很小氣。我說我們自己出費沒關系,但你要說明。先生覺的我的做法太刻意了,但他還是照我的意思去做了,事後他說︰你也不是真的一定要這個錢,為什麼做點事一定要讓對方知道你的好呢?

這時腦中想起來師父的一句法︰“沒有了報功式的“不說誰知道”的人心,基本上沒有了黨文化的思維邏輯。”[7]開始,我也沒有多想,但在學法中逐漸認識到,這是一種在長期黨文化中形成的︰平等互利、平均主義的觀念,而這種觀念很容易滋養爭斗心、嫉妒心、利益心。

然而隨後又發生的一件事,讓我認識到在這種觀念下滋生出來的還有分別心。

一次在給學生上課時檢查作業,這個男生十幾歲,是一個思維敏捷、瞬間記憶力好、學習吸收快的學生,格外聰明,中文有一定的基礎。平時查作業很順利,但那天錯了幾處,口語部份很不流利,語法錯的比較多。我在糾正他時,他的態度很不好︰著急、有情緒,甚至說︰我就是那樣說的,意思是“我說的對”。這時我被帶動了,說︰如果你是對的,老師不會改正你,不會冤枉你。隨後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這里不贅述,最終我還是順利將課上完了。

事後,我反思自己,為什麼遇到這件事?為什麼會被帶動著有情緒了呢?雖然當時還是憑著職業素養沒有表現出來有不好的態度,但動心了就一定有要修的人心。

表面上看,是這個學生一貫優勝的心被觸動,不能被糾正,糾正時有點惱羞成怒,但實際上,是我修煉中有觀念該扭轉了。靜下來向內找時,我看到這種情緒的來源是一種在黨文化階級觀念中養成的分別心︰我是老師,你是學生,學生的學習態度決定著我對這個學生的觀感,不自覺的貼了各種標簽,這個學生有禮貌家教好,那個學生不努力、沒有學習動力等等,對不符自己觀念的會不自覺產生一種排斥,或是一種反感情緒。我認識到,在這種人心帶動下,很容易落在對錯上去爭論,或是堅持己見,放松修煉提高的機會。

在找到這些根本原因後,正念也要有正行。開始,負面思想不斷的刺激我,如不斷在腦中反映︰別說了,說了人家不高興;你好不好和我有什麼關系;得罪人干什麼,修好自己別動心就好了 等等想法。而且我想發正念,腦子中一片混亂,伴隨著睡不好覺的疲倦,教學上氣力和腦力的透支,和身體上的疼痛反應,有時會有一種力不從心、想發無名火的沖動,但我知道這絕不是我。

于是,我晚上睡不著就起來煉功,不管時間怎樣、不想白天是否工作很累,不感受任何,放下一切心,只把修煉放在第一位。並且,我和先生真誠的交流,說︰你說的對,我認識到是在大陸黨文化中養成的觀念,已經形成自然了,一遇到這種事和人就起作用了,完全被帶動而不自知了,希望你以後看到就告訴我,幫助我改正,一定改掉這些習慣,我要無條件修自己。

這之後我就把住兩點︰做對的事、把事情做對,盡量做到符合法的要求,比如︰給他人指出問題,該說還要說,但把住心不被帶動,不用人心感受他人的喜怒情緒,不帶人情觀念,就事論事,但一定要真誠、善意等。師父說︰“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5]

這件事也讓我發現以前做事時,是常帶有人心和觀念的,並不是真正在法中用正念去對待人和事,需要修正自己再往前走。于是, 白天有時間,我就背《洪吟》、抄《轉法輪》,抓住碎片時間發正念、煉功等。也利用自己常人工作的便利條件,和家長與同事講法輪功真相。

經過一兩周的調整後,外部環境和自身身體上都發生了變化。

一次在發正念時,思想又開始亂想,這時我就在思想中說︰你想吧,我看著你想,瞬間,時間就象被凍住一樣,亂想的思想不見了,自那以後我的思想清靜了,晚上也睡的安穩踏實了。

一天,在煉第一套功法時,突然意識到思想在想別的,主意識馬上警惕起來和自己說︰這是在想什麼呢?就當我思想回來和身體動作一致的時候,正好听到師父口令“菩薩扶蓮”[8],就在跟著口令做動作的一瞬間感到自己無比高大,站在蓮花上,碧空如洗、腳下是七色彩雲……殊勝與玄妙無法用語言形容。

當然,外部環境隨即也發生了改變,比如︰房東的親戚發信息說我們很好的,感謝我們,其實在這個特殊時期對方無條件幫我們換電器,我們是感激的,對方付出的比我們多。另一邊,又輪到那位男生上課了,由于我時刻關注內心、不被情緒帶動,無論他的表現如何我都無條件要求自己,他的表現變化也很大,上課的氛圍越來越輕松、溝通順暢高效,期間不知不覺我們運用了很多新詞匯中教學交流,還學到了拓展詞匯,他也能很快的記住,整個教學過程輕松開心,吸收率好。

這過程後,我的身體逐漸輕松,恢復正常狀態。我還體會到真正放下自我、不帶人心的那種做而不求的輕松和喜悅,那種超脫的感覺讓我感受到沒有人心觀念做事時,是那麼豁達和自在。同時我還認識到,大法是圓容的,當自身修好時,周圍和你發生互動的眾生也會有正面的表現。

一天在煉功中,腦中浮現師父的法,“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9],我體會到,實修的過程就是在同化法的過程,也是在救眾生、證實新宇宙大法的過程。師父說︰“所以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自己的態度、思想狀態、做法上,這都非常關鍵,能決定著世上的變化。”[10]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越最後越精〉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清醒〉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成熟〉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