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中有法 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Print

【圓明網】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是來維護法,證實法的。只有我們符合了法的標準,那法的威力與神跡才會顯現。修煉二十多年了,風風雨雨的經歷了很多的事,一路走了過來,只因心中有法。也見證了很多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感恩師尊!
一、心中有法 病業癥狀消失

一天早上晨煉前,丈夫叫我起床,我當時就覺的頭昏昏沉沉的,渾身無力,冷得厲害,發現全身上下起滿了紅色的小疙瘩,密密麻麻的。我迷迷糊糊的,但主意識又非常清醒的知道這是假相,我是金剛之體,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于是我就在心里一遍遍的默背師尊的經文《道法》,“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1]“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其實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講給各界眾生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1]。

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與正法同在,讓我本性的一面起來正法,決不允許假相存在,本性的一面正法!……就這樣,密密麻麻的紅色小疙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高燒乏力等所有不適的癥狀也一並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就好象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丈夫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

一年的夏天,陪一位有乳房病業的同修,我下午和前半夜陪她學法,後半夜給她發正念,我早上回家稍睡了一小會兒,也就一個小時吧,就想起來跟丈夫出去講真相。起來時抻了個懶腰,突然左側乳房發脹,還帶著蹦蹦的痛,我下意識的用手一摸,摸到一個雞蛋大的硬塊,緊接著有一個意念︰那個東西跑你這來了,看你怎麼辦?!同時左側乳房連著左胳膊,一跳一跳的蹦著疼,連麻帶脹的夾雜著莫名的恐懼向全身擴散著……我有點慌了,趕緊喊丈夫快過來幫我發正念。

就這樣我們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期間我與其說發正念,不如說是在監督丈夫發正念。一會怕他倒掌,一會怕他溜號,一會怕他迷糊……總之我當時完全依賴丈夫,向外求了,而自己已經沒有了正念。一個小時後,丈夫下床要走,我說︰不行啊,還有呢,你還得幫我發呀!丈夫邊走邊說︰“你就是疑心!”

噢!對呀。這一句“疑心”一下子讓我想起來師父講的一段法︰“還有一種人,過去人家說他身上有附體,他自己也感覺有。可是一旦給他拿掉之後,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還會招來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2]師父早就給我們地獄除名了,我早就不在三界內,早就不屬于常人了,這都是假相,我可不能再上當了。我是金剛之體,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就是那個疑心,它不是我,我可不要它。

可是思想中總有一個意念引著我,一會讓我用手去摸一摸,看那個硬塊還有沒有,右手也跟著不自覺的往起抬,要去摸。我知道那不是我,是那個假相不甘心,是它在騙我,讓我承認它的存在。我立刻警告我的手和胳膊︰你們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是我的眾生,我才是你們的主,那個腫塊是假相,我不承認,你們也不能承認,我沒讓你們動你們絕對不許亂動。就這樣,那個假相一會讓我用胳膊踫踫乳房大沒大,一會又讓我感受乳房那還疼不疼,麻不麻了…… 我就守住一念︰這是疑心,它不是我,我就不要它。同時看住自己的手和胳膊,就不承認它,就不看,就不摸,就不感受,就不隨著它……然後該干什麼干什麼去,我知道它什麼都不是。

下午去同修家的路上,忽然想起乳房的事,才想起都忘了它了,用手一摸,那個硬塊沒了,一切正常了!

幾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喘咳的厲害,發了四十分鐘正念好了,終于可以好好的睡個安穩覺了,這些天折騰的都沒休息好,于是倒頭就睡。醒來後,咳喘居然卷土重來了,而且更凶,我心想︰完了,讓安逸和歡喜鑽空子了。這一害怕,就只有出氣,沒有氣了,折磨的我跪在地板上頭頂著床,呼著氣,越來越弱,但我的頭腦此刻異常的冷靜清醒,我向內找,我問自己我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嗎?名、利、情,生死?回答︰沒有。我什麼都能放的下,我不怕死,能成為大法弟子我已無憾了,只是我還年輕,周圍鄰里會怎麼看大法?師父啊,別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是去是留我就交給師父了!瞬間一股清新沁入心脾,我能呼吸了,一切不適癥狀全無。

一次半夜下班途中,我突然呼吸困難,身體象要被掏空了一樣難受,只能蹲下,怎麼辦?把自己交給師父交給法,背法!因為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于是我不再體會身體的感受,就是一遍遍的背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盡量的走正。”[4]不知道背了多久,就知道腦袋是空的,除了法,什麼都沒有了。真是越背越舒服,回家。又一次大法顯神威。

一次牙痛的我吃不下睡不穩的,折磨的我頭耷拉著抬不起來。我知道,我的牙沒問題,是那個靈體在作,發正念也不管用,向內找也沒什麼執著的,差哪呢?它就是靈體沒錯啊?不管了,它就是假相,我就不承認它。這時一個賊一樣的意念弱弱的溜出來︰是火牙。就是你,滅!瞬間牙不疼了,就象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一次夏天休假,我上吐下瀉,持續了近一周,馬上要上班了,單位的人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怎麼辦呢?為了少見人,我選擇了上夜班,晃晃悠悠的騎車到了更衣室,換上工作服,工作服立刻被汗浸濕了,人也差點虛脫了。我心想,我今天必須得和這邪惡拼了,就是不承認你的存在,師父說行為上否定,我就行為上做到。到了崗位上,開反應釜的大閥門蓋子,那得兩個壯漢一起配合著用力才能打開,我用盡力氣把身體悠起來,用體重去配合同伴。班長看我蹲在地上虛脫的樣子,讓我去休息,我謝謝他,告訴他我沒事。整個一個班下來,除了干活和一缸一缸的喝熱水,就是背法,全身跟水洗了一樣,兩條腿千金沉,同伴們都洗完澡了,我才到浴池,打開噴頭,一下子坐在地上任水沖洗,緩了一陣子,胡亂的洗了洗,穿好衣服,走出門,就在我的手踫到車把的一瞬間,突然感到餓了,我知道我闖過來了。一切假相不翼而飛,恍若夢一樣的感覺。事後想起來真的慶幸,我當時就是相信法相信師父,沒有一絲的懷疑,沒有一絲的求結果,把自己完全的交給了師父。

二零一八年的深秋,我騎車去鄰市,晚上才回來。深秋的天氣就是白天艷陽高照,早晚異常陰冷。晚上腰腿酸痛的象蟲子咬,不能躺,不能坐,不能站,只能在地上著。那就背法吧,可是什麼法都想不起來了,發正念也感覺沒有能量了,怎麼回事啊?我絞盡腦汁想背法,就是想不起來,終于想起一句︰“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5]。可是感覺不到能量存在。不管了,反正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應該有威力的,準沒錯。那我就念這句,念著念著,思路打開了,能想起法來了,于是我就背法,想起哪句背哪句,不停的背……不知不覺中天亮了,我的腰腿也正常了,假相就是假相,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陪難中同修過程中見證的大法神奇

去年春天,有同修找到我們,要我們去幫學員J,說J出現了嚴重的痛風癥狀,身體變形,現只能拄雙拐在室內走幾步。我們見面一聊才知道,J因其妻病業假相去世了,而受其影響自己逐漸的遠離了修煉,混同于常人,出現了嚴重的痛風癥狀,現在他對法也不信了。雖然年紀輕輕的,可是一點活力都沒有,整天就是看手機,玩游戲,累了就趴在窗前向外看,然後就生氣,罵人,想跳樓……他的生活都由其母J阿姨照料,J阿姨是個皈依多年的老居士,也是一身的病,兩眼視力也越來越弱。我們跟他商量在他家學法,他沒表態,不過是有人來了,家里熱鬧點罷了。

于是我們和附近的幾個同修在J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每天讀兩講《轉法輪》,之後再讀幾篇明慧網上關于同修正念否定病業假相方面的文章,然後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體會談看法。我們誰都不去要求J和針對J,我們就是純粹的在法中修自己,歸正自己。第三天同修交流的時候,J主動談了自己的想法︰通過這幾天的學法和讀同修的文章,明白了不是法不好,是自己沒做好,信法的成度不夠,玩手機本身就是沒听師父的話。

第四天,我們剛到,J阿姨就告訴我們︰J今天晨煉了,雖然是坐著完成的,但畢竟是自己主動做的,好久沒有的事了。第五天,發正念打蓮花手印時J的手能合上了,身體也開始感覺輕松了,學法也有動力了。而J阿姨下午自己學《法輪大法義解》時,看到整頁書的每個字都是師尊的笑臉。

第六天,J的第一套功法是站著完成的,而且他認識到拄拐也是一種有求,這天他的腿開始有微熱的感覺了。第七天,J扔下一支拐,站著完成了前三套功法。第八天,J的身體更輕松了,他表示不該再玩手機了。

第九天,他終于徹底扔下另一支拐,自己獨立走到另一房間完成晨煉。之後不再用拐。次日,把手機也交給同修來保管了。

其實我們對J什麼都沒做,我們只是按照法的要求,走正了學法小組的路,每個同修都用法嚴格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符合了宇宙的特性,大法的神威才給我們展現出來。

有一個學員H,腰不能動,臥床有一段時間了,吃藥也不見效。躺下就起不來,比如晨煉得兩點半開始起床,直到四點了才能煉上。學法不入心,多數時間不知道自己學的什麼。我是晚上九點到H家的,我就把《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的一段法讓她抄,然後再背下來︰“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盡量的走正。”直到發完半夜十二點的正念。她告訴我兩點半叫她起床。

起床時,她雙手用力抓住床邊的沙發扶手,艱難的起身,再借助沙發靠背站立,雙手緊握沙發靠背,由于太過用力手指都泛白了,腰部扭來扭去的,痛苦不堪,面部表情也有些猙獰,嘴里不停的啊啊啊的叫著……我知道這都是假相,大法弟子是金剛不壞之體,邪惡的東西把大法弟子迫害成這個樣子,還不是在鑽我們法理不清的空子嗎?我告訴她別怕,這都是假相,把她抄的法給她,讓她念法,用心念,把大腦念空了,除了法什麼都不要。我在一邊給她發正念。就這樣念著念著,她的語速正常了,身體也不扭了,手指也有血色了。四點我們開始晨煉。

白天我還有事不能陪她,就找同修來陪她學法,這是最最重要的。晚上還有個同修听說了她的情況,也來陪她。由于今天法學的入心,她主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早上三點起床,同修起來直接坐在了床上,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

第三天,三點半起床,稍作休息就開始晨煉了。她說她這天翻地覆的變化來源于背法,背法中她明白了法理,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以前也知道這是假相,也不承認,可是行為上有所保留,這回背法才知道“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4]真是︰“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感恩師尊!佛法無邊!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