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修口的兩件事

Print

【圓明網】過年放假前,我家里發生了兩件小事,讓我感到與自己的修煉有很大的關系,我應該趕緊修好自己,不然會出大問題。為了警醒自己,將這兩件事情的經過寫出來。
去年因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封鎖,哪里也去不了,我就只能呆在家里。由于長期獨修,我不精,很少煉功,學法也不怎麼入心。我和父親一起住,父親是急脾氣,容易焦躁生氣。雖然他幾年前開始看書煉功,身體比同齡人好很多。但是由于工作原因,不便出去講真相,三件事做不全,思維也就常人化。

父親喜歡看電視,尤其是新唐人的電視節目。庚子年底,美國大選牽動著全球億萬民眾的心,我和父親也幾乎每天都在看相關新聞。看完之後,往往喜歡對此評論。看到什麼令自己不滿意的事情,氣憤之時,還總想慷慨陳詞一番。有時在氣頭上,甚至還要罵幾句,大有不吐不快的架勢。這些都是不修口的表現,也是自己沒有注意清理自身黨文化的表現。

結果有一天,馬桶的水箱漏水了。父親很著急,折騰了半天,也沒找到問題出在哪里。越折騰,父親越急躁,越急躁,越生氣,越生氣,就越管不住嘴,就開始罵人。听著听著,我也跟著心煩,也跟著生氣。我就說父親,他也不听我的,嘴里仍然嘟嘟囔囔。

我去找水箱漏的地方,一掀開蓋子,摸到里面機械按鈕和浮瓢下面的塞扣老化了,導致按下按鈕,一直沖水卻蓋不上口。我回頭跟爸爸說︰“這不就是口壞了嗎?沒有把門的肯定漏啊。”父親就趕緊下樓找工人,付錢買零件,換了新卡扣和按鈕,這才把水箱修好。

在家時,父親總想跟我聊天。我們一起吃飯時,他如果看我不說話,就找些話題聊。有時候我們能聊些跟修煉相關的事,但很多時候說的都是些沒邊的閑事。後來我想到了不能總說這些沒有用的,這個問題說輕了,叫扯閑話,說嚴重了,這是不修口。

我自己也是把握不好,總是一個人生悶氣。想起那些對自己不好的人,和他們做過的壞事,越想越生氣。生氣了覺的沒有任何人關心理解我,還找不到人說。只有父親在身邊,所以我一開口說起來,就又沒完沒了,這不就惡性循環了嗎?

果不其然。緊接著又有一天,物業打電話過來,說我們家漏水了。我想我每次都會關好水龍頭再走,怎麼會漏水呢?父親很著急,我們來到住處,單元樓道果然濕漉漉的,水閘已經被物業關了。我屋一看,沒漏啊!父親說︰“你再找找。”我再一看,入戶水管那里有灘水。出去一看,原來是樓道里自來水管入戶的部位有個金屬接口斷裂了,這下太明顯了!又是口壞了。

第二天父親又找工人來,付錢買零件,換了個閥門,終于把水閘修好了。

事後,父親跟我說︰“你真得謝謝給你氣受的那些人,你想想你跟他們較真,是不是就正中下懷了?”我想這是師父在借父親的口點化我,我反思了很久,也知道其實想這些生氣的事沒有任何意義,如果我不修自己,動氣動念,不就跟他們一樣了嗎?

這兩件事雖然不大,但我覺的必須嚴肅對待。

師父說︰“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系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于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1]

以前學到這些講法,從來沒有切身體會。這回我知道了,修煉人的生活中沒有偶然的事情,遇到的好事、壞事、大事、小事都是過心性關。居家環境內的物件好壞,也都是我們自身問題的投射和反映。小問題如果不修,就會積攢成為大問題。問題積攢多了,就會成為魔難。所以遇到矛盾沖突,不能逃避,得正面對待。

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