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歐議員︰共產主義惡魔危及全球

Print

【圓明網】法國前歐洲議員伯納德‧安東尼(Bernard Antony)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就他用一生的時間與共產主義斗爭經歷,總結出︰我們與共產主義的斗爭,就是事實與謊言的斗爭。他告誡人們,雖然柏林牆倒了,但是共產主義仍活在中國等地並在向全球滲透。


現年七十五歲的伯納德‧安東尼年輕時曾在法國藥業工作,後經過選舉進入歐洲議會任歐洲議員十五年。他一生從未放棄揭露共產主義罪惡和與之斗爭。他認為反共產主義應是全人類共同的使命。

共產主義是一種突變病毒 更具危險性

在面對當前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伯納德‧安東尼告誡人們︰“其實共產主義比這個病毒還危險。它是一種突變病毒。”

安東尼先生說︰“我們今天都知道,共產主義在全球至少殺了一億人,同時給數十億人帶來不幸。因此,非常有必要與共產主義作斗爭,以便讓偉大的中國人民遭受的不幸不會再落到我們的人民(法國人)身上。”

當記者問安東尼先生花費一生的精力與共產主義抗爭,動力在哪里時,他回答說︰“因為我內心深處有信念,我愛自己的祖國,愛家人,愛自由,而共產主義就是想讓我們的家園和這一切都消失。”他總結出共產主義的慣常做法就是屠殺和種族滅絕。

安東尼先生說︰“我要求對共產主義罪行舉行國際性審判,因為這不是在一個國家層面上就能完成的事情。我們不能用自私的眼光來看待這件事,而必須要有國際視野。”

中共犯下鮮為人知的種族滅絕罪

當記者問到︰“我們談論很多關于納粹的種族滅絕罪,但人們不談論中共的罪行,例如在中國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遭遇酷刑折磨,被活體摘取器官販賣而遭殺害,這實際上是一種我們無法想象的犯罪。”

安東尼先生說︰“這簡直是我們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情況。現實中,我們今天談論的有關納粹所犯下的罪行的電影有一百部,而針對共產主義罪行的只有一部。因此對納粹的罪行的記憶比對共產主義罪行的記憶要高一百倍以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幾年前為在國際上對納粹罪行進行了審判而努力的原因。我還在巴黎舉行了一次大型會議,要求這個國際法庭審理共產主義罪行。”

共產主義的本質就是屠殺和種族滅絕

安東尼先生引用了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旺代(Vend e)地區發生的因百姓反抗征兵制而遭大屠殺,他認為那就是共產主義模式。
安東尼先生表示他曾讀到過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話,毛說︰“秦始皇坑了四百儒生,我們會坑他的一百倍”。安東尼先生說︰“毛澤東實際上殺的人數是秦始皇的一千倍。所以我們可以說種族滅絕和殺人是共產主義的行為慣例。”

共產主義是被創造出的惡魔 危及全球

安東尼先生分析說︰“共產主義並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前甦聯是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後誕生的現代模式的國家,但是共產主義卻是舊時代的產物。中國人很早以前就認識了這個前共產主義政權。中世紀的歐洲在法國就有共產主義派別。所有共產主義教派,所有共產主義政權的共同點是廢除私有財產,廢除家庭和以自己的意願佔有他人的妻子等。父母與子女之間的紐帶被割裂,剩下的就只是追求物質上的享樂。”

通過對前甦聯建立過程的分析,安東尼先生說︰“共產主義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惡魔,危及全球。”
共產主義是象惡魔般的宗教

安東尼先生認為︰“實際上,共產主義是象惡魔般的宗教!它的確是一種宗教︰它有其教義︰馬克思主義。它有其‘神’職人員︰共產黨員及其黨內的管理者,擁有著極大的權力。”

通過分析中共在宗教界的滲透情況,安東尼說︰“中共通過給很多牧師和傳教士洗腦,這些人實際上是在傳播共產主義思想。”

共產主義在法國的滲透

安東尼先生認為共產主義一直都在向法國滲透。那些認為共產主義隨著柏林牆的倒塌而崩潰的人卻錯了。

他說︰“我曾說過︰柏林牆倒塌非常好,但是共產主義並沒有死亡。首先,它還活在中國、朝鮮和古巴;然而,在我們國家,它卻以一種更加隱秘的方式存在,尤其是隱藏在國民教育、大學和媒體中。”

他列舉了法國也存在著像為前甦聯肅反委員會服務的契卡(checka)警察的組織,就是今天的一種媒體充當了警察的角色,契卡是列寧在一九一七年創建的警察,然後催生了各種形式的全方位監視行為。

法國有一個媒體叫 mediapart,他扮演著告發和檢舉的角色,就象我們都知道在中國存在那個系統。因此,實際上變異的共產主義已經影響了法國社會,尤其是在文化方面。

安東尼先生不無嘲諷地說︰“法國把很多產品和技術都交給了中國,那真是太可笑了。法國有一批無條件的中國迷,例如,有一個重要的支持中國的游說團體,與前總理拉法蘭一樣,他們想不惜一切代價與中國達成協議。”

他進一步解釋道︰“當我還是商人的時候,我甚至還舉辦過研討會。為了出售我們的空中客車,我們同時向中國提供了制造工藝,因為這是中方提出的要求。也就是說,幾年後,中國將不再需要購買我們的飛機。所有的制造程序才是他們對法國迷戀的原因,我們就像蟾蜍一樣,被中國(中共)這只眼鏡蛇張開的嘴巴迷住了。”

不應該以任何方式與中共合作

安東尼先生還談到︰最近我在《征服》雜志上專門發表了一篇評論,標題是“紅色中國(China Rouge)控制世界”。我們必須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的威脅不僅威脅著中國人民,而且遠遠超出了當今中國的邊界。

法國讓中國拿走了自己的大型工業。當我們向中國出售某些產品時,同時也把其制造過程給了它。比如航空業是這樣,還有多行業都是這樣,我們看到的現在流行于世界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真是讓人感到很可恥。我是制藥業出身,法國擁有龐大的制藥業,但是今天我們不再能夠生產我們的藥品。就中國的極權主義模式而言,它從本質上控制了經濟和意識形態。

安東尼先生指出,為什麼中國需要建造航空母艦,為洲際火箭裝備最新一代的原子武器,原因很簡單,因為它不只是入侵台灣後就滿足了,而是希望能夠將其軍事力量施加于世界其它地區。這是它需要保護其經濟實力的目的。

安東尼先生引用了教宗庇護十一世(Pope Pius XI)對共產主義的看法︰“共產主義本質上是邪惡的,可憎的,其全部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因此,當您要想讓文明免受破壞時,不應該以任何方式與它合作。”

告訴人民歷史真相很重要

安東尼先生認為自由電台和電視台向民眾傳播真相非常重要。他說︰“我有幾千名來自各個背景,各個級別的人支持我在對共產主義罪行進行國際審判,這件事還是一直沒有做成。我們發現,對于納粹主義來說,紐倫堡有一個法庭,他們已經絞死了納粹的重量級罪犯。這不是今天絞死誰的問題,而是要講述歷史的真相,要有一個詳細的犯罪記錄。”

安東尼先生認為我們必須要正視事實,盡管它很丑陋。他說 ︰“我們有一個否認事實的教學系統, 我們擁有一個廣泛滲透的媒體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那些朋友建立的免費電視台,電台是非常必要的。您只需要為此而奮斗,這不是為一種意識形態而戰,而是為真理而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