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七年冤獄 長春孫長軍被綁架到洗腦班

Print

【圓明網】四月六日清晨,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汪清縣“610”和國保大隊相關人員一行7人(一個是孫長軍的鄰居),闖進法輪功學員孫長軍學醫的地方,強行把他綁架。當天晚間,孫長軍說他們是在敦化市某個賓館住的,第二天孫長軍失聯。據悉,孫長軍被綁架到延吉洗腦班。

610人員之前曾經給孫長軍打過電話,說要專門“轉化”他。在中共惡黨目前以“清零”為借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國大陸多省市再度出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洗腦班。其中,吉林省多個市縣也辦了多處洗腦班。據悉,延吉市如家酒店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延吉市東市場天合商貿城附近的十字路口,原老新羅大廈一樓在辦洗腦班。延邊地區二零二零年至少有185人次遭洗腦迫害。

當年只有二十六歲的孫長軍因參加長春電視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在吉林監獄遭受種種迫害。

孫長軍,出生在延邊州汪清縣大興溝,父母淳樸善良。上大專後,環境復雜了,孫長軍感到了內心的彷徨︰如今人心不古,善良人反而被人說成傻,是否不必再苛求善良美好?有幸看到法輪功講法錄像,又讀了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後,孫長軍明白了人生意義,人要善良、真實、遇事忍讓,干好自己該干的工作,自然就能得到該得到的。

大專畢業後,考取了公務員,孫長軍分到汪清縣羅子溝鎮政府做鎮長助理。這位從長白山林區走出來的年輕人,善良、淳樸、孝順,在家時常給他老母親修腳。老母親是裹的小腳,腳趾頭都是折的。母親不讓他修,說你都在政府上班了,讓人看到多不好。長軍說︰您是我媽,侍候您是天經地義的事,誰能笑話?

二零零零年年初,孫長軍給單位領導寫了封信,說明自己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但在路上被領導追回,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縣委副書記找他談話,說寫個“悔過書”就可以上班,孫長軍沒有寫,並因此被剝奪了工作。

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電視、報紙、廣播等所有的宣傳工具制造謊言污蔑法輪功、宣傳對法輪功的仇恨,很多群眾受騙被愚弄的情況下,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點左右,吉林省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成功插播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不但把法輪功的美好傳達給了世人,更把中共制造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的卑鄙用心全面揭露了出來。

“長春插播”當晚,中共瘋狂的大抓捕開始了。在隨後長達一年的抓捕中,僅長春一地大約5000名法輪功學員被抓,在非法抓捕中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五歲的侯明凱,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在長春被抓,兩天內即被惡警打死。

酷刑演示︰老虎凳

孫長軍在二零零二年八月末被綁架,被綁在老虎凳上迫害了兩天。九月非法開庭時,他力爭為大法辯護,被高壓電棍電得多處焦糊。孫長軍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另有十四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其中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劉成軍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潤君、劉偉明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迫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孫長軍被送到吉林監獄,當晚被打折一根肋骨;二零零三年末,被嚴管迫害七十天,身體消瘦四十斤;二零零五年,肺結核雙肺空洞一次噴出半痰盂的血;零七至零九年病情進一步惡化︰肺結核、胸膜炎結核、腹膜炎結核、胸積水、腹積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孫長軍堅持信仰,不寫“五書”,吉林監獄拒絕其保外釋放。

即使在監獄里遭受迫害,孫長軍也善待他人。有一次,一起關押的人看到他給一個得腦囊蟲病、半身不遂的犯人剪腳趾甲。那人非常髒,渾身腥臭,誰都嫌他,長軍看他手腳趾甲都長到肉里了,就給他用熱水泡泡,然後也不嫌棄就給他剪。

每年孫長軍年近八旬的父母都從延邊州趕一千多里路,到吉林監獄看望兒子。老人家隔著玻璃,拿著話筒,手顫抖著問寒問暖。一次,母親含淚說︰“兒啊,你啥時回家啊?爹娘怕等不及了!”

孫長軍于二零一九年才出冤獄。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對一億正直善良的修煉者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滅絕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稱為“二戰後最大的人權災難”,也成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場民族浩劫。

二十多年來,面對空前殘酷的迫害,億萬法輪功學員依然堅守信仰,堅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們用堅忍、理性承受著痛苦,甚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價傳播真相,希望為更多的中國人、全世界善良民眾贏得美好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