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好自己

Print

【圓明網】我覺的家庭是我們修煉人實修的第一站,也是師父安排我們提高心性的最好場所。我悟到,如果家庭關過不好,在做三件事時都會受到干擾。那麼要想過好家庭關,首先必須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善待他人,來證實法輪大法的偉大與美好,才能救了眾生。
下面我把過家庭關的經過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再婚家庭,與現在的老伴攜手走過了十四個年頭。在周圍人的眼中,丈夫是個有責任感的人,別人很羨慕,我也很知足。我是來到這個家庭後,才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不久,師父讓我感受到了煉功的美妙與殊勝。我的身心發生了變化,老伴也支持我修煉。

二零一五年,因為訴江,我遭到警察的上門騷擾,我的修煉環境發生了變化。由于丈夫怕心重,以離婚相威脅,不讓我煉功。我嚴肅的對他說︰“修大法是最正的,如果在你與大法之間要我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大法。”他震驚了。接下來,他態度大變,對我說︰“你覺著好,你就煉吧,我再也不說你了。”真是象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這是大法的威力在弟子身上的展現。

再說老伴的女兒。我和老伴結婚後,發現老伴的女兒除了逢年過節回家,平時不常回來,也不打電話。我覺的不正常,問老伴︰“女兒怎麼不常回家看你呢?”老伴非常傷心的對我說︰“不瞞你說,我生了一個不孝順的女兒。在九十年代她沒考上大學,我與她母親花了不少錢,托人給她買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村里人都羨慕。因為我當了一輩子農民,太辛苦了,就不想讓女兒再吃苦。可是,她母親生病住院期間,她沒有拿出一分治療費。直到她母親病故後,才送回家兩千元錢。我說人都走了,用不著了,你拿回去吧。她就拿走了。”我听了,也感到老伴女兒太差勁了。

老伴有兩棟樓和四間平房。我走入這個家庭後,老伴就把一棟樓送給了他女兒,想把另一棟樓賣掉,準備以後我們養老用。當第二天就與買主成交時,女兒堅決不讓賣,說她要留下。老伴很生氣的說︰“你有兩棟樓了,你還要它干啥?你有錢買嗎?”她說︰“我現在就有五萬元,剩下的分十年付完。”無奈之下,就把房子給了她。結果還差兩萬多元,她就說給夠數了。

老伴生氣上火,病倒了,他悲痛的說︰“我奮斗四十年的心血,都給了這個不爭氣的女兒。她怎麼會這樣呢?”我勸老伴︰“別生氣了,咱不要了,人在做天在看。”我也很瞧不起她。

他們父女一見面,各持自己的觀念,誰也不讓誰,最後總是不歡而散,這種情況持續很長時間,我也很著急。隨著學法修煉,我深知,人世間的一切事情都有因緣關系的。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讓我看到,肯定有我要修的因素。

有一天,我問自己︰“你到這個家,是干什麼來了?”回答非常清晰︰“救人。”我靜下心來,反思自己︰我一直把自己置于局外人,還時而憤憤不平。女兒這種表現與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很大關系。她是我的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名利心、嫉妒心、虛榮心、不善的心等等。深挖自己,雖然三件事都在做,卻修的很表面,就是實修不夠。沒有站在為他的立場上考慮問題,沒有把師父交給我的神聖使命做好,我愧對師父。

找到自己的問題後,我在心里說︰“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觀念都不是真我,我要修去它。不論女兒生生世世與我們有什麼怨緣,我今天修大法了,我就要真修,我要借大法的威力,善解一切怨緣,讓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大法的偉大與超常。”當我心念一轉的時候,感覺心里瞬間海闊天空,一種輕松祥和的場由內而外散發開來。

星期天,我拿起電話,真心的邀請女兒一家中午回來吃飯,她愉快的答應了。在飯桌上,我真誠的對他們說︰“感謝我們有緣相聚,以前我有很多做的不夠的地方,請你們多包涵,以後我一定做好。如有需要我們的地方,盡管說。我與你爸都希望你們有時間常來家看看,吃個團圓飯。”也許我的善心打動了她,間隔多年的冰山在溶化。

老伴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家庭和睦了,女兒每次回家,都帶回來我們愛吃的食品和衣服。小外孫每年的寒、暑假,基本都在我這度過。老伴還每天跟我一起煉功,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現在誰說法輪功怎麼樣,他都會大聲跟人家說︰“法輪大法就是好!”

師父說︰“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2]

今年外孫考上了一所很不錯的高中。老伴與我商量,給女兒四萬元錢,讓她給外孫買一架鋼琴。

老伴七十歲生日那天,女兒舉起杯來,第一句話就對著我說︰“大姨,感謝有您。這麼多年,辛苦您了!我們會珍惜這個緣份。”我說︰“讓我們一起感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們這個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