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與“不要”兩重天

Print

【圓明網】師父說︰“那麼從歷史上看,如果是這麼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該做什麼樣的準備。其實安排的很詳細了。甚至于每個大法弟子怎麼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況,怎麼、怎麼退,然後出現了不該有的狀態的時候怎麼辦,都安排的非常詳細。不管怎麼樣,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得自己說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個人說了算,所以這就很難了。”[1]
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就會帶來魔難,而正念對待迫害,又會使迫害解體。A同修、B同修都是老大法弟子,她們在面對迫害時的修煉實踐中都驗證了這一點。

一、A同修的故事

迫害初期,A同修看切磋文章提到舊宇宙安排“大法弟子不免獄”,頭腦中出現一念︰不免獄也得修啊!這看似堅定的一念招來了八年冤獄(表象上是A同修發真相資料被舉報)。

在監獄除了暴力強制轉化,還有離散同修家庭關系的迫害。邪惡常常威逼同修選擇︰要大法?要家?有的同修順著邪惡就答︰要大法。實質要了迫害。反迫害中,A同修凡事知道找法,用法來破除邪惡。師父明示︰“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2]因為不轉化、不穿囚服,A同修八年僅見過丈夫三面,後五年一次沒見,連監獄超市也沒去過。

強制轉化不行,另外空間的邪惡想拆散家庭。在監獄里有同修牽掛丈夫沒人照顧,有同修擔心丈夫出軌,結果。不少同修丈夫外遇或離婚。

當有人和A同修切磋此事時,A同修說︰“咱們修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他得等著咱們。”邪惡控制一個常人女子,對A同修的丈夫獻殷勤兩年,又洗衣服又烙餅又包餃子,A的丈夫餃子也吃餅也吃就是沒動邪念。A回家時,丈夫不僅把兒子供上了大學,還打工攢了五萬塊錢。那個女子找到A說︰“姐,你家我姐夫是世上最好的男人,他動一點心思,這個家就不是你的!”其實,A的正念也成就了丈夫。

出獄前,邪惡換了招數,對A行身體迫害。表現上吃不下飯。另外空間不斷給她打念︰你該走了,就這麼安排的。在維護法的基點上,A不斷排斥、解體另外空間的干擾,歷時四個月否定了迫害。A的認識是︰大法弟子修到最後一步功成圓滿,這個肉身不是我自己的,是大法給的。決不能以病業假相失去肉身,給法、給眾生造成負面影響。

出獄後,A吸取教訓,在反迫害上法理越來越清晰︰我們是正法弟子,怎麼正?大法里沒有的,我們都要否定。我們主元神已經被師父從本質上、微觀上徹底改變,師父是父,師父是師,我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我們就是證實師父的宇宙大法,救度眾生和清除包括舊勢力與中共邪黨在內的一切舊宇宙塵埃。訴江和迫害無關,清零和大法弟子無關。

堅定正念,十年來A同修一直穩定走在正法修煉路上,身邊多位親友得法走入大法修煉。

二、B同修的故事

目前,在大陸,邪黨以“清零”名義,仍對大法弟子實施騷擾、綁架,綁架後,以釋放、保外就醫、判緩刑威逼利誘大法弟子寫放棄修煉的“三書”,並在寫之後或照舊判刑、或即使回到家中,也被要求不斷寫思想匯報、刷臉發給派出所或居委會繼續迫害。根本目地還是毀掉大法弟子。

B同修平時三件事都做的比較穩定,但對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法理不是十分清晰。面臨迫害,她怎麼做的呢?

承認迫害了看守所

B同修在一老同修家做家政工作,去年九月份,該地派出所警察登門大規模綁架大法弟子。下午三點多,四個著裝警察上門,直奔老同修而去,要搶劫老同修的大法書,遭到老同修堅決抵制。警察翻到了真相幣與二維碼卡片。警察問B同修︰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 B同修回答︰是。警察說︰你和我們走。老同修趕回來的兒子也說︰去核實一下情況。過程中B同修沒想到師父,也沒想到法︰“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3]卻尋思︰老同修兒子在政府機關上班,應該沒啥事。到派出所還想著,老同修兒子咋沒來接我呢?指望上人了。結果,當晚九點被送到看守所。兩個看守所拒收,直至次日三點。B同修這時也沒想到師父不讓我去,只覺的腦袋木木的,被動隨著警察安排。在這種不該有狀態出現情況下,下一步該怎麼走呢?

正念背法,否定背監規,不寫“三書”

一了看守所,首先被要求背所謂監規,並要求三天背會。B同修一看︰第二條就是什麼擁護邪黨領導;還有什麼悔過自新、改造人生觀、世界觀。這時B同修一下子清醒了︰大法弟子怎麼能背這個?開始背法,B同修平時學法、背法比較多,她開始整天背法、發正念。同監室關押了九名大法弟子,第三天監室班長來檢查,有的同修說我不認字、有的說記不住。班長問︰有沒有不背的?話音剛落,B同修一下舉起了手。班長氣哼哼的說︰讓你中午值崗、晚上值崗!掉頭走了,這事不了了之。

第二天,警察拿著打印好的“三書”來了。現在邪惡又換了面孔︰和顏悅色;反復勸說,信誓旦旦許諾︰照著寫就行,寫了就回家,回家再煉唄,煉也沒人管。B同修堅決的說︰根本不可能寫的。

B同修每天背《論語》、《位置》、《弟子的偉大》,一心否定轉化。二十天後被轉到大看守所。自己單獨和四十多個普通嫌疑犯關在一起。再次面臨背監規、寫“三書”,因為不肯背監規、不寫“三書”,就不給牙刷,不給坐墊。看守所一再強調︰法輪功不寫“三書”,就要重判。實際情況如何呢?

否定寫“三書”取保候審

在看守所第二天,B同修就出現下體流血現象。在不給坐墊坐涼板時,常人不斷的說︰哎呀,別涼著。坐半個月時,出現腹痛,B同修不知哪里冒出一念︰這不是涼著了嗎?人念又招來迫害,頓時疼痛加劇,汗冒出來。最後被看守所強制要求檢查,做B超,兩次外檢。檢查結果是“癌癥”。

B同修對身體情況,法理不清了︰是不是師父讓我出現病業假相出去呢?邪惡鑽空子,B身體出現虛弱假相︰急速瘦弱,走幾步路心髒激跳。其實,大法洪傳,以祛病健身奇效和提升人道德為世人稱頌,“病態”雖然或許可以使同修擺脫監牢,但無法證實大法,更不利于講真相救度世人。

看守所加緊威逼同修寫“三書”︰所長、負責警察、犯人全來了︰趕緊寫了,馬上就保外!所長還給包間警察施壓︰任務交給你了!包間警察天天來磨B,最後B說︰怎麼我都不會寫的!包間警察才作罷。

所長還專門給檢察院打報告。外面檢察院找到B同修的兒子,保證“轉化”就可以取保候審。看守所破例讓兒子與B通話,B沒給兒子勸說自己的機會,說︰“兒子放心,媽媽二十多年沒有病,今天也絕不會花那無謂的錢去治什麼病。”看守所讓吃藥、手術、化療。被B堅決拒絕。面對身體這種狀況,B把心一橫︰去留由師父安排。正念一出,奇跡發生了,和兒子通話當晚,血止住了。

不背監規,看守所又出新招︰讓背《弟子規》。B比較清醒︰“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麼好、你人的辦法怎麼高明,修的是你在對待問題時是否用正念。”[4]我的時間得背法,《弟子規》好不好我也不背!後來看守所還專門找個“佛教徒”大講佛教那一套,B明白這是不二法門來了,佛教徒講,B就排斥,在心中念發正念的口訣。後來此人軟磨硬泡配合警察讓B寫“三書”。鼓動同監室人都給同修臉色,說︰你不寫躺倒了,將來還得我們伺候你!結果此人自己躺下不能動了,打了三天吊瓶才好。最後,看到同修精神狀態改變了,沒采用任何醫治,吃睡正常。她也退出了邪黨組織,還跟B背師父經文,把《做人》、《因果》、《迷中修》特意抄寫背誦,監室好幾個人都跟著背。

因為不寫“三書”,取保候審被檢察院駁回。看守所所長也強烈表示不滿。誰也沒想到的是,幾天後視頻開庭,B被判刑六個月。一個月後從看守所回到家中。而一位老同修因為顧慮兒媳生孩子,配合寫了“三書”,結果被量刑兩年兩個月。

B回家後與同修切磋,綁架也好、身體不正確狀態也好,都是自己法理不清,“要”使邪惡迫害得逞;而堅決否定迫害時,“不要”,師父有的是辦法︰“迫害發生了,那我就利用其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否定迫害,從中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5]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也棒喝〉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