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集市講真相的實修過程與體會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剛學大法一年多時,惡黨就開始瘋狂迫害大法,雖然我當時學法不太多,對大法的理解也不深,但是真、善、忍三個字已在自己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始終堅修大法,堅信師父,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去年由于武漢肺炎來勢凶猛,自己常常是以淚洗面,為眾生不明真相不能得救而傷心難過和擔憂。就此反思自己,救度眾生是自己的責任,一定要放下自我與怕心不負眾生的期盼,抓緊這最後的時間多救人。下面就談一下去集市講真相的實修過程與體會。。

一、只要有救人的心,師尊自然就會安排讓我遇到有緣人

發自內心的想“一定要想辦法去救更多人”這個願望發出後,就有同修來找我,開車帶我一起每天去幾十里外的不同的集市去講真相勸三退。

一路上,同修們一起發正念︰清除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干擾一切邪惡。下車後我們各自分開自己去尋找有緣人。懷著慈悲救人的純正心態,感覺集市上的人都很樸實。有的人就是挺簡單的跟他說幾句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他如何化名三退,有時也送給他一個護身符,讓他們瘟疫來了要記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意化名三退的告訴他一定要發自內心的一念︰退出邪惡黨、團、隊。邪黨做的壞事找邪黨不找咱們,咱們和它脫離關系,听了這些話多數人都點頭認可。有願用真名退的,有想用化名退的,然後再送給他們一本明慧真相小冊子,讓他們回家更深入的了解一下。有的鄉親還問︰“有厚書(指《九評》)嗎?給我一本!”于是就送給他一本《九評》,他拿著書高高興興的走了。就是有少數不認可的也很少說什麼過激的懟人話,不想听真相的也就自行繞開了。

在師父的鼓勵與加持下,整個講真相過程內心平靜祥和充滿了善與慈悲,來去兩個多小時勸退十幾個人。一起來的同修也有的勸退了二十幾人或更多的。

二、講真相過程,也是不斷去自己怕心和執著心的過程

第二天去了另一個集市,剛開始和前一天一樣心情特別平靜,快回家時我突然就想去南邊那條街去看看。大老遠就看見一個賣土豆的大叔,我就想買幾個土豆好順便和他說說三退,于是就上前和大叔搭話。就在我正想和他說真相時,突然冒出來了一個騎摩托車的男子,戴著口罩。此人給人的感覺並不是很和善,說話也挺沖。他打听完土豆多少錢一斤後就開始大聲嚷起來,“你這個土豆這麼不好!還賣這麼貴!”然後又指向我說,“啊!你傻啊!這土豆這麼不好,你買家去你家里人不說你呀。”我一邊笑著說︰“我是看見大叔挺可憐的才買。”一邊心想︰這個人是不是有緣人呢,可是他這麼大聲喊叫我還真有點兒害怕,可是不能因為怕心錯過救他的機會。于是我鼓起勇氣走到他身邊告訴他大法真相,結果這個人早已知道並且也做了三退。于是我就送給他了一個車上掛的護身符,他高興的馬上掛在了自己的摩托車上,開心的離開了。他走後,我也順利的給賣土豆的大叔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趕緊回來找同修回家,正走著就听見身後響著摩托車聲音並听見有人大喊︰“我告訴你,那邊的土豆好,走,我帶你去買,快走啊!”我一看還是剛才那個人,我送給他的護身符在他的摩托車上還掛著呢。這時我的怕心又突然冒出來了,我笑著說︰“大哥我不去了。”他說,“走吧,我馱著你!”我一听這話就更害怕他有惡意了。我說︰“你快走吧,我要回家了。”他馬上不高興的說我︰“這個人咋這樣?!”還表現出一臉不理解的神情。

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不論做什麼事一定要抱著純淨的心態,不能加入任何一點人心和人的觀念。因為自己以貌取人對賣土豆的大叔看著和善、窮困起了憐憫心,才招來了看著凶惡不和善的騎摩托車人,以致把自己的怕心勾起來了,怕他是壞人,怕他有惡念導致自己被迫害等等。還有看不慣別人行為的心,覺的那個男的不懂禮貌挺怪的,才引起對方也對我不理解了。修煉人在常人中真的是遇到什麼事都不是偶然的,都能暴露出自己的不足。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是最神聖的事。

今後不管遇到什麼樣的人,都要做到不被人的表面帶動,去掉怕這怕那的人心,去掉這些莫名的後顧之憂,真正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做到遇到任何事都內心坦然不動不驚不怕。

三、心懷慈悲救人,明真相的眾生幫助講真相

後來在學法小組,師父安排了另一位同修和我結伴講真相。我們每天按照同修搜集的附近各地集市表,騎著電動車去那些沒去過的集市。有時一邊走一邊跟路人打听集市的位置,就這樣路上遇到的那些有緣人也听到大法真相了。

結伴的這位同修講真相人念少正念足還能吃苦,幫了我很多,不管多熱,我們盡量不耽誤,每天上午配合效果都很好。我們準備好各式的真相小冊子,講明白每人送上一本,有愛看的人還會多要上一兩本。有一次在一戶人家門口正跟一個人講真相,這時那家的女主人出來了,一見面就和我們要小冊子,並說她特別愛看。正說著又來了一個和她熟的這個村子的人,兩人一起嘮起了家常。後來那個人就說村里的某某人如何如何,怎樣行為做事以致欺負了她等等的話。看得出來她越說越生氣,我就勸她說不要生氣,氣壞了身體不值得。這時那家的女主人說︰“是唄,你看那個六尺巷的故事,讓他三尺又何妨。別跟他一般見識。”還幫著我們一起講大法真相勸那人三退。我跟同修看到眾生覺醒心里特別高興。

但有時也會踫到不明真相的人把遞上去的護身符摔在地上並說些難听的話,不過我們也不會動心,依然笑著和人說︰“祝你平安!”同修說︰咱們這是雲游呢。“雲游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什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系,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1]。想起師父的法,我們相視一笑,同修說︰“和眾生我不動心,也總能慈悲對待,可是和同修在一起怎麼有時候就做不到善呢?”同修的話我也深有同感,我心想我以後一定也要做到善待同修,寬容同修。我就跟同修說︰“咱們一定能做到!”

四、用寬容的心善待同修,化解多年隔閡

通過近些日子去集市上講真相,真的覺的自己的心胸越來越寬闊坦蕩,內心的容量不知不覺在加大,每天都樂呵呵的。過去和同修間的一些煩心事已經被自己的慈悲心沖的杳無蹤跡。

有一天,我去了以前有矛盾的一位同修家,懷著最真誠最寬容的心跟同修在祥和平靜之中切磋交流,當時我和同修都深切體會到我們之間多年的隔閡不知何時已經被大法的慈悲與善的力量化解消散了,那些人心與不愉快徹底的消失了,只有平靜的無話不說的坦誠與互相尊重的愉悅氛圍,沒有一點間隔。

師尊說︰“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于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從那之後我和那位同修的關系真的是柳暗花明。

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其實真的很慚愧,修煉了二十多年了,由于自己的執著心放不下,導致以前和幾位同修矛盾不斷,雖然自己也在努力修,可是總是達不到大法的標準。現在自己悟到;以前是自己總陷在具體事中談論對與錯,執著于自己對法的認識,不能容納同修有不同的認識或同修犯錯誤,沒有把大法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在矛盾發生時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當把自己的得失放下時,最大限度的做到無私無我,心里想的是眾生與大法時,自己的來源于內心深處的善的正的力量就會體現到人的最表面來,就會化解一切不正的想法與觀念,就會保持住慈悲的心態。其實每當我在法上真正的提高時,修煉的這條道路無形之中也豁然開闊了。

在以後不多的時間里,修好自己的同時,不忘救度眾生。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