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殷仙萍又被關押 父親殷育才屢遭迫害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皇歷正月十三)左右,江西都昌縣法輪功學員殷仙萍在都昌縣城街上告訴民眾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遭一名都昌縣公安便衣人員錄像,隨後被綁架,被轉送到九江市看守所關押迫害。

剛進入看守所時,殷仙萍突發高血壓,被送到醫院多日。後又被送回九江市看守所關押,至今已被關押兩個多月。

由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封鎖,又缺乏家人的探視,殷仙萍在看守所的處境非常艱難。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來,殷仙萍和父親殷育才遭多次綁架、關押、拘留、判刑,精神上、身體上、經濟上及家庭上都遭受嚴重傷害。二零一六年初,年已85歲的父親在監獄中盼望女兒去看望他時,哪知道女兒卻在大過年時已被關入牢獄迫害……

殷仙萍遭停職停薪、拘留、判刑,目前又被關押迫害

殷仙萍,江西都昌縣血防站醫務人員,優秀護士。受父親殷育才的引導,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一一年七月,殷仙萍的父親殷育才刑滿釋放,殷仙萍更加堅定自己的信仰,精進不止,身心得到了很大改善,頭痛、失眠、全身瘙癢、身體抵抗力差等毛病都沒有了,人精神狀態好了,人也活得越來越開心、健康、年輕、活躍。為告訴民眾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殷仙萍先後遭停職停薪、拘留、非法判刑,目前又被非法關押在九江市看守所迫害。

◎在單位講真相,遭停職停薪處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上午,殷仙萍向辦理出院手續的病人贈送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時,遭不明真相的病人將真相冊子轉交到血防站站長曹換利手里。曹換利要求殷仙萍不再在單位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否則停職。

十二月十二日,殷仙萍仍在辦理出院手續的工作中,向病人贈送真相資料時,被辦公室主任曹瓊發現,並將真相資料轉交給站長曹換利,曹換利當即到殷仙萍的辦公室查看,搜走了殷仙萍攜帶的小包里和辦公桌抽屜里的一些真相資料。

十二月十四日上午,血防站黨委書記張寶龍等三位負責人,正式通知殷仙萍,對她作出停職、停薪處分。

此外,都昌縣“六一零”人員大搞株連迫害,以取消殷仙萍單位的“安全獎”、使每個員工損失幾千元獎金,來制造仇恨、使全單位員工怨恨殷仙萍。

◎發放真相資料遭拘留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上午,殷仙萍在都昌縣土塘鎮杭橋街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土塘鎮派出所所長周偉非法抓捕。殷仙萍遭周偉非法審訊後,又被轉到都昌縣國保大隊非法關押、暴力審訊。九月十一日,國保大隊警察竄到殷仙萍的工作單位進行騷擾恐嚇。

九月十七日,殷仙萍結束拘留關押迫害,從都昌縣看守所回家。

◎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江西省女子監獄遭毒打等酷刑折磨

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晚八點左右,殷仙萍在縣東風大道向民眾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縣刑偵大隊的石佳亮惡意構陷,遭綁架,縣國保大隊的佔圓鵬等人對她家進行非法抄家。後來,殷仙萍被非法關押在都昌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底,殷仙萍在都昌縣法院被非法開庭,當庭未宣判,過後才被秘判三年。殷仙萍不服一審判決,向九江市中級法院上訴。二零一六年七月中旬,被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在江西省女子監獄,殷仙萍因撕毀牆上張貼的污蔑法輪功的標語,遭包夾犯人猛扇耳光,臉頰被打紅腫、嘴唇被打歪斜。此外,在女子監獄她還遭受了暴力洗腦、剝奪睡眠、罰站、毒打及生活虐待等酷刑折磨。

父親殷育才遭受十三年牢獄折磨 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殷育才,曾先後任職于江西省都昌縣人民銀行、都昌縣工業局干部;都昌縣法院刑事庭庭長;都昌縣血防站站長。一九九六年,殷育才開始修煉法輪功,擔任過都昌縣法輪大法輔導站義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中共江氏集團迫害後,殷育才老人因為堅定自己的信仰,遭到種種騷擾、非法抄家、威脅迫害,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勒索罰款,先後遭受牢獄關押迫害十三年,在江西省豫章監獄遭藥物摧殘,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殷育才

◎遭辱罵、拘留,被逼寫“不煉功保證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殷育才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在都昌縣街心花園煉功,被一幫警察劫持到縣公安局三科,被強迫寫“保證書”,並遭到污辱和謾罵。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殷育才為法輪功討公道,去北京上訪,後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五天,被關押在都昌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由于被不明法輪功真相的世人惡意誣告,殷育才再次被都昌縣國保大隊綁架,並被非法拘留七天。

◎遭非法勞教三年,被強制奴工勞動、暴力洗腦

二零零一年初,殷育才再次去北京上訪,遭綁架,關押,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從二零零一年初至二零零三年底,殷育才在臭名昭著的九江市馬家壟勞教所被整整迫害了三年。每日被逼完成做彩燈、裝配石英鐘機芯等高強度的奴工苦役,還遭受了暴力強制洗腦、人格侮辱、生活虐待等殘酷迫害。

殷育才三年勞教期滿回家後,仍遭受都昌縣公安人員的無理騷擾迫害,惡警以“監管”為由,時常強行破門抄家,勒索罰款,使殷育才長期生活在高壓威脅恐嚇之中。

◎被非法判刑八年,遭暴力洗腦、剝奪睡眠、罰站、毒打、藥物摧殘及生活虐待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九日,殷育才又一次被都昌縣國保大隊警察,以他家中存放有法輪功真相資料為由將他綁架,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殷育才被都昌縣法院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秘密開庭,被非法判重刑八年。七月,殷育才即被送往江西省饒州監獄(珠湖農場)關押迫害,不久,又被轉到江西省豫章監獄一監區關押。

豫章監獄是江西省專門殘酷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殷育才在那里遭到強制暴力洗腦迫害。

二零一零年,殷育才被獄警利用十多個惡毒的刑事犯人迫害,被二十四小時面壁罰站,被剝奪睡眠,有時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有一次,殷育才在被面壁罰站時,不準大小便,大便被逼拉在褲襠里還不能動彈。後來,褲頭脫下來也不讓洗。殷育才就這樣被折磨逼寫“四書”,不寫就遭毒打。

生活上,吃飯不給菜、吃白飯,每天殷育才被迫害的昏頭昏腦,整個人身心備受煎熬。二零一零年三月,殷育才被轉到十二監區,被逼迫打掃衛生。

二零一零年十月後,獄警公開指使刑事犯人折磨殷育才,惡人們甚至在他的飯菜里下毒,無色無味,有時把毒藥注射到水果里,讓他防不勝防。殷育才吃了這些有毒的食物後,渾身疼痛,象得了風濕一樣,走路都步履艱難,每天都要由包夾犯人攙著走。

在遭受長期的身心殘酷迫害後,殷育才全身浮腫,開始吐紫色、黑色的血,一吐就是一臉盆,還便血。他先被帶到監獄醫務所檢查,心跳過速,後又被轉到勞改局中心醫院治療。二十一天後,獄警就迫不及待的要殷育才出院。殷育才回到監區後,監獄又繼續迫害他,直到殷育才出獄。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殷育才終于走出江西省豫章監獄。此時的他,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大熱的天,殷育才還戴著厚厚的帽子、厚厚的口罩,就這樣他還渾身打顫;害怕見任何人,不敢回家,嘴里不停的說︰“他要殺我,他要殺我家人,我不能回家。”其狀況之慘,令人痛心!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開始,殷育才老人被非法取消一千多元的最低生活保障費。

◎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兩個月,遭公安人員輪番審訊和毆打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上午,殷育才老人到都昌縣徐埠鎮告訴民眾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發放真相資料,遭當地派出所所長、警察黃紀謀等綁架。在派出所,殷育才被非法輪番審訊五個多小時,還被惡警黃紀謀毆打重擊一拳。下午,又將他輾轉綁架到縣城鎮公安分局,繼續非法審訊,並錄像。隨後兩天,殷育才家被抄家搶劫,後來被關押在都昌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殷育才被非法庭審,北京律師為殷育才做了無罪辯護,當庭沒有宣判。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殷育才的女兒殷仙萍見到了八十三歲的老父親,才得知父親已被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三年零兩個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殷育才被強行送往江西省景德鎮第三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八月二十七日,殷育才的家人在南昌新建縣長征醫院(當地監獄監管醫院)會見殷育才時,看到老人消瘦了很多,精神狀態不佳。

二零一七年三月,殷育才結束了三年零兩個月的冤獄迫害,回到家中。

中共與江氏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采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陰狠手段。殷育才、殷仙萍父女倆的悲慘遭遇,盡顯中共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父女倆歷劫的苦難,只是中國大陸眾多法輪功學員家庭無辜被中共恣意迫害的縮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