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法輪功學員歡慶世界法輪大法日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星期六,芬蘭法輪功學員在首都赫爾辛基甘比(Kamppi)購物中心的廣場上舉辦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活動,恭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七十華誕,並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九周年。

活動當天,法輪功學員的吉他彈唱、中國樂器葫蘆絲演奏,以及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展示,吸引過往行人的關注,許多民眾主動到桌子前簽名要求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民眾支持法輪功︰我們珍視你們所做的事

企業家湯米(Tomi)一直支持中國人權,他說︰“我希望世界能變成美好的地方。(迫害法輪功)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可惜(主流)媒體不能很好的報道事實真相。”

隨同湯米的一位朋友,當听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他還沒反應過來,湯米就很仔細的為他解釋一遍。那位朋友說︰“這是多麼錯誤的事呀,簡直是一種病態。每個人需要安全的生活,這種事情根本不可以發生。”湯米馬上插了一句︰“但是就這麼發生了,到現在還一直發生。”湯米告訴法輪功學員說︰“在路過這里之前,我倆還在討論我們生活的環境太舒服了。想想其他人,生活在非常糟糕的條件下。”

最後,湯米和朋友感激的說︰“非常感激你們所付出的努力,我們珍視你們所做的事。祝你們一切順利。”

學生莎拉(Sara)、安澤利卡(Andzelika)、安妮卡(Annika)和亞歷克斯(Alex)結伴過來簽名。原來其中兩人听完真相後,把她們的伙伴一起叫過來簽名。安妮卡說︰“每個人擁有自己信仰的權利,這個權利是最基本的權利。”“在中國,他們沒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這是多麼糟糕的事情。”他們四人的共同的心聲︰“你們應該擁有自由。”

來自外蒙古的女士屯(Tung)簽完名字後說道︰“中共就是中共,(其本質)一直都沒有改變過。我希望我們的簽名能幫到你們。”沒過一會,一個朋友從遠處過來,她就對朋友說︰“你也去簽名支援一下。”

退休的芬蘭市民艾拉(Eila)說︰“我在市中心的公園看到你們在那里煉功,拿過你們的資料,也一直跟進你們的消息,我現在要簽名。”她看了一旁打坐的學員良久,問道︰“這個打坐需要多長時間?他們看起來很輕松。為什麼男的姿勢還跟女的不一樣?”學員跟她解釋了一下,她高興的說︰“听這麼一解釋,我更有興趣了,回去一定學。”

企業家圖雅(Tuija)說︰“作為人,我們應該知道世界發生了什麼?(活摘器官)太瘋狂了,我不敢去想,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做能做的事。全社會應該提高意識,我們不可以讓這樣的事情就這麼發生。”

西人學員︰感謝師父給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機會

西人學員伊爾馬里(Ilmari)在慶祝活動中通過麥克風介紹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並介紹當天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活動。

在這特殊的日子,伊爾馬里也表達了自己的心聲︰“非常高興大家今天聚在一起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作為我個人來講,感謝師父給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機會。也感謝芬蘭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大家彼此支持。”講到中共仍在殘酷迫害法輪功時,他說︰“我們所做的就是讓更多的民眾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情況。這些迫害者非常危險,因為他們反對的是普世價值真、善、忍。”

青年弟子︰真、善、忍的法理已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安是一位從出生就開始修煉的青年弟子。她說︰“我在大法中長大。小時候貪玩,沒有真正走入修煉,但是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已經在我心里扎下了根。在學校,我與人為善,與同學相處融洽,老師同學們都很喜歡我。

安分享了一些自己的小故事︰“有一次早上我醒來,發現自己發高燒了,臉很燙。當時就想︰沒事兒,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沒吃藥沒打針,听著師父的法,睡兩三個小時醒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安回憶當時上高中堅持學法,成績很好的事。“高中時有四個晚自習,前兩個晚自習老師講課,後兩個晚自習自己寫作業。高二每天後兩個晚自習我都回家學法,期中考試時輕輕松松地考出了好成績,並且語文單科成績在年組排名第一。”

出國留學上大學,安描述說︰“出國後,自己反而放松了修煉,帶修不修,每天沒日沒夜地沉迷玩手機,身體變差。一天我突然警覺了,下決心好好修煉。我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再每天沉迷于手機,身體也變好了,不再每天都不知道干些什麼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安真心地感謝李洪志師父︰“在我懈怠的時候,師父一直看護著我。我下決心好好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更好的人,感到了身心更加的輕松,無比的快樂。在此祝慈悲偉大的師尊七十華誕快樂!”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