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放下生死”一點理解

Print

【圓明網】我于二零零六年得法,由于得法較晚,所以有些法理理解的較晚,比如在修煉過程中,有時會听同修說,“某同修正在過生死關”、“某同修放下了生死,闖過了生死關”。
那麼什麼是放下生死呢?我不太明白。如何去想、如何去做,才算是放下了生死呢?為此,我使用經文搜索“放下生死”,學了師尊的相關講法。

師尊說︰“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1]“人和神的區別,就差在這兒。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2]

在法會講法時,師父回答了這樣一個問題︰

“弟子︰我父親是個老學員而且在國外,卻不敢走出來。我不知道怎麼辦好。

師︰不爭氣呀。(笑)一個是他自己能夠明白了最好,修煉嘛。一個是外因條件起起作用,幫幫他。邪惡不會哪天告訴他我不迫害你了,你願修就修吧。其實就是怕心。“放下生死”都會說,只是壓力大點就不行了,不要當下士聞道啊。”[3]

那麼具體怎樣才算放下了生死?怎樣去做呢?我還不明白。後來慈悲的師尊通過幾個同修的嘴點化了我,我明白了一些“放下生死”的表現,現在加以總結,與同修共勉,以共同提高,達到師尊要求的“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4]。

◎ 一次,一個同修消大業,被舊勢力迫害的很厲害,經不起孩子們的強勸,去了醫院,醫生說需要動兩個手術。這可以說是過生死關。我和幾個同修去和他一起學法,幫他發正念,有個同修就跟他切磋說︰你不用怕,要放下生死,就能闖過來。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1]

後來該同修心一橫,把一千多元的藥都扔了,說︰我就是死了,也不去醫院了。當時這就算是“放下生死”的一念吧,同修闖過來了,沒有動手術。

◎ 有一次,我到同修家配合做新年台歷,有一老年女同修也在幫做。她跟我交流了大法在她身上展現的神奇,她是如何“放下生死”闖過生死關的。她說︰“我的消業表現是常人中的腦瘤,醫院要給我開顱動手術取瘤,我堅決不做,對兒子說︰我是大法弟子,學大法,就會好,不用動手術,我這是在闖關,如果我闖不過去,你把我往火化場送,也不要把我送醫院,答應我。我兒子答應了。結果,沒幾天,從我嘴里吐出來一顆大棗般大的肉瘤,沒動開顱的手術,腦瘤就好了。我這條命是師父給的,否則早沒了。”

這是多麼堅如磐石的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同修沒有說大法“保險”能讓她好起來,而是橫下心來選擇了即使死也不怕,就是放下了生死,死神退去。

◎ 一次,見到鄰縣一個五十多歲的女同修,她為我們買菜做飯,腰板挺直,臉色紅潤。後來她自己交流說︰

“你們看到我現在這麼健康,其實以前我身體消大業,呈現常人中的肺癌晚期假相,咳嗽的很厲害,喘氣都很難,腰彎成九十度了,是師父救了我,我才能活到現在。

九九年‘七二零’,那時候我的兒子才六歲,我們一家三口每人騎著一輛自行車,用了六天半騎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後來回來後,師父賜洪福,我家的小生意做到了很大,資產上億,在美國也有業務。但我不滿足,搞起了傳銷,迷失了來世的方向,修煉懈怠了。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呈現肺癌晚期假相,肺只剩下一小塊好的了。同修幫我發正念,也好象不管用。醫生說沒有治了,吃點好的吧。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還是記起我是大法弟子,我堅信只有師父能救我,不能死在醫院里,影響眾生得救。我毅然決定回家求師父,我挺著一口氣,最後一點力氣,跪著爬到師尊法像前,敬香懺悔,說︰師父我錯了,不該搞傳銷,財迷心竅;師父,我知道錯了,但我不要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要死,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影響眾生得救;我要在法上歸正,我不能死,還有那麼多人等著我救呢,我這條命還得留著救人,求師父再給我個機會;如果師父再給我第二次生命,我就家里的生意什麼都不管了,我願意把一部份錢拿出去救人;余下的錢我也不管了,我這條命就只屬于修煉了,只用來做三件事,求師父救救我,再給我個改錯的機會吧。這樣懺悔許願之後,我沒有想結果,生死由師父定吧。

結果,兩個星期,我就全好了,到醫院一檢查,雙肺好好的,什麼病也沒有。師父給了我一對新肺!過幾天,我就要出國到美國了,我家在美國有生意,但我不是為那個去的,是去證實法。兒子問我︰媽,你真的家里公司生意一點也不管不問了嗎?公司的賬一點也不管理了嗎?我說︰是的,我一點都不管了,什麼都不執著了,你們管理吧。說話算話,我在師父面前發了願,必須兌現,我這條命就只屬于修煉了。”

同修眼里充滿了淚水,我看到那不只是對師尊無限的感恩,還有對明白了自己生命夙願和一修到底的感動。

後來此同修在美國還親眼見到了師父,她說︰我心里有千言萬語感激的話,到師父面前,我腦中一片空白,就說了一句︰師父好!就哭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師尊說︰“大家想一想,人要過不了生死這一關,他就圓滿不了。但是絕不會讓你非得疼那一下兒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個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他可以將來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資也自然會多,那就不用說了,會高于常人,高于一般的人。人不就為這個活著嗎?他連這個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連這個都敢放棄。作為一個年輕人,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什麼都可以放棄了,他不就等于敢放棄生死嗎?”[5]

從法中我悟到,此同修是因為真正決定放棄了名利,斬斷名利繩索,想一心一意純淨修煉自己,就是放下了生死;她求師父救她,她不想死,但她沒有執著結果,就靜靜的等著,都由師父決定了,不管生和死都接受,這不也是放下生死了嗎?又因為她許願留住生命是為了修煉、救人,是無私的,是佛性出來了,師父就能幫她,給她換上一對新肺,她也就重生了。真是佛法無邊,佛恩浩蕩啊。

◎ 一次本地開了一次修煉交流會,一男同修說︰我在男子監獄時,絕食反迫害。餓到大約第六天,我就堅持不住了,躺在床上,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這時同監室跟我要好的一個犯人買了六盒紅燒牛肉方便面,我最願意吃的。他讓我吃,我饞的真有點動心了。但我轉念一想,不行,我得絕食反迫害,不承認這場迫害。這麼好的大法,我得著了,死就死了吧,沒有什麼遺憾的,值得。想到這里,我心一橫,就放棄了生的希望,把被子往頭上一蒙,就決定睡死過去。

但第二天,我發現自己不但沒死,還有了精神和力氣,能起來下地了。大約上午八點來鐘,獄警喊我︰“某某,收拾行李,走吧。”我說︰“你們要把我送哪里去?”他說︰“送你回家。”“放下生死”的一念,師尊就把他救出了魔窟。

◎ 一位同修大姐說︰我曾經被綁架迫害,邪惡把我反綁著吊起來打我,我的胳膊疼的要命,我心里說︰師父啊,我快要疼死了,求師父把我帶走吧,我不想活了,生不如死啊。這樣一想,我突然不痛了,還很舒服,我看到自己是一個小娃娃,在蓮花上盤腿打著坐,跟著師父飄到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在一個瀑布前玩耍,好快樂啊。一段時間之後,師父讓我回去,我說︰我不想走了,師父,人間太苦了。師父說︰你還有使命沒完成,必須回去。轉眼我就回到了現實中,發現自己被放下來了,他們不打我了。我被以所謂“取保候審”的形式釋放回家。

◎ 一位技術同修被警察追蹤迫害,另一同修把他接到家里暫時避一下,好好學學法,發正念,調整一下狀態,就是流離失所了。

一天,此技術同修跪在師尊法像前說︰“師父,我得回家,我這條命本來就是師父給的,師父要就拿去吧;但舊勢力要奪我命可不行,我不給,決不答應。”

說完,他把心一放,正念回到家中,堂堂正正住在自己家里,惡人再沒來找他麻煩。

師尊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6]以上兩位同修放下生死的方法都是符合了這段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在難中他們想到了求大法師父,把自己的生死全部交給了師父,去留由師父定,一切求師尊做主,闖過了生死關。

◎ 幾年前,我和一同修一起配合面對面講真相被跟蹤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那天,獄警讓我們簽名,沉著臉大聲威脅說不簽就怎樣。同修說,上面有“×教”兩個字。我一听,橫下心來,對同修說︰“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做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事。我們的一切都交給師尊了,豁出去了。”

等獄警忙完了別的事,我平和慈悲的說︰“大哥,我們簽字對你不好。”那一刻,我體會到了什麼是放下生死,我放棄了怕被繼續迫害的怕心,什麼結果我都不去管了,由師尊做主吧。就這放下生死的一顆心,這充滿善意的無私為他的一句話,解體了另外空間的邪惡。獄警說︰“回去吧。”我立即夸他︰“你真善良,會有福報的。”我倆就平安回家了。

◎ 一個開天目的同修說︰一天,我要出去講真相,但頭腦中卻有了壞思想,我就敬香,跪下求師父︰“師父,弟子這麼骯髒的思想怎麼去救人?求求師父幫幫弟子把這壞思想清理了吧,我得去救人啊,眾生等著得救呢。”接著我就發正念。

一會兒,忽然我看到“嘩”一下天幕拉開了,我就睜開眼看,金碧輝煌的天國世界展現在眼前,跟神韻第一個節目一樣的場景︰眾多的佛道神,每個頭上都罩著光環,師尊頭上有巨大的美麗彩色的光環,站在大蓮花台上,出現在蒼宇之頂,聲音如雷貫耳︰“誰願隨我下世,助師正法?”這時候,有些神立即毅然拋下頭上的光環,跟師父下走,而有的左顧右盼,我看到了我們四個你、我、嬸和L姐是一塊下來的,真的是拋下神的光環,冒著天膽下來的。

這時候,我頭腦中沒有了壞思想,很純淨。師父一直給我展現了半個小時,我就一直哭了半個小時,太感謝師父的慈悲了。

我感謝同修把自己放下生死的故事講給我听。師尊說︰“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無論怎樣都得完成你來世的誓願,這是你當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證才成為今天這宇宙最偉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7]“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借口還是那樣的借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8]

從法中我們還悟到︰越到最後,越要穩住自己,知道抓緊時間,把修煉放在第一位,以法為大,排除干擾多學法,靜心學法,遇到問題先找自己做到真修實修自己,就時刻都有師父有大法保護,就很安全不用怕,發正念沖破自身束縛走出去救人!

我們大法弟子就應該听師尊的話,正念正行,精修持,“放下生死”,心系眾生,走出去講真相救人,堂堂正正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不辜負師尊為我們付出的一切,不辜負眾生的期盼,也不要辜負自己為法而來的神的生命!

由于層次水平所限,文中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