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韓維芳、王代清、袁容被非法判刑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和十月,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韓維芳、王代清、袁容被河南周口市國保大隊和商水縣國保警察跨省綁架。二零二一年六月,他們被河南周口市川匯區法院非法判刑︰韓維芳五年,王代清三年,袁容五年。

網絡非法監察 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韓維芳,現年七十五歲;王代清,五十歲左右;袁容,六十六歲。二零二零年七月和十月,這三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綁架,起因于重慶市法輪功學員余秀容因網絡講真相,被河南省商水縣警察綁架。另有法輪功學員袁容、余紅、何紅因被懷疑與此事件相關而被綁架。

1、重慶法輪功學員余秀容被綁架

因余秀容利用新浪微博講法輪功真相,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河南商水縣網絡警察綁架。商水縣公安局網警支隊警察張工勇、姚克等人,來到重慶,持一份空白搜查證,非法抄家後,把余秀容綁架到河南省商水縣。

據悉,余秀容已經被非法判刑,目前下落不明。

2、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韓維芳和王代清被綁架

因懷疑韓維芳和王代清與余秀容發微博有牽連,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清晨,河南周口市國保警察、商水縣國保大隊長周玲、何永昌等六、七人,堵在重慶科園二路法輪功學員韓維芳家外面,這些人都身著便裝。

上午,這些人進到韓維芳家,非法抄家,並綁架了時年七十四歲的韓維芳,搶走了一台台式電腦,U盤和TF卡等私人物品。第二天,韓維芳被劫持上了去河南的火車。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四川省遂寧市法輪功學員王代清從老家到重慶女兒家帶孫兒、孫女,才幾天,就被這些河南國保警察綁架了。

當時,周口市國保大隊和商水縣國保警察,氣勢洶洶闖進王代清的女兒家,由兩人控制住王代清,其余幾個就在屋里亂翻亂抄,搶走了許多大法書籍、十一部手機(其中有三部是女兒和女婿的)、兩台筆記本電腦(也是女兒們的)和一台打印機與幾個U盤。

王代清女兒叫他們拿出證件來看,其中一人拿出一張什麼,用手遮掩了一部份,女兒沒看清楚,準備拿手機拍照,那人說不用照,就將什麼證件收回去了。他們搶走了這些私有財產,並把王代清劫持走了。

3、重慶市法輪功學員袁容被綁架

袁容,家住重慶沙坪壩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袁容被河南商水縣國保警察伙同重慶沙坪壩區天星橋派出所警察綁架。

4、重慶市法輪功學員余紅被綁架

余紅,六十六歲,家住重慶南岸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河南商水縣國保警察伙同重慶南岸區涂山路派出所警察,十幾個人,非法闖入余紅家中,非法抄家四個小時,從上午十一點持續到下午三點,搶走電腦、U盤等私人物品,將余紅劫持到重慶市看守所。

河南和重慶警察懷疑余紅上明慧網,曝光河南省商水縣警察綁架余秀容的事情。當時,余紅九十歲高齡的母親身患重病,處于意識模糊,大小便失禁狀態,全靠余紅照料。余紅遭綁架後,母親被送到養老院。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大年三十,老人在養老院孤獨離世。

5、重慶市法輪功學員何紅被綁架

何紅,家住重慶江北區嘉陵三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河南周口市國保警察、商水縣國保警察伙同重慶江北區華新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了何紅。一周後,何紅因血壓高,“取保候審”回家。

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和誣判

韓維芳和王代清被非法關押到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家人聘請的律師向商水縣公安局國保警察提交法律意見書,要求釋放當事人。商水縣國保警察威脅律師︰我們懷疑你是法輪功的“後援團”。

河南省商水縣檢察院不顧事實和法律,非法批捕韓維芳、王代清。周口市川匯區檢察院無視法律和事實,拒不接受律師意見,執意向川匯區法院非法起訴韓維芳和王代清二位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和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河南省周口市川匯區法院兩次非法開庭,二零二一年六月,非法宣判︰韓維芳五年,王代清三年,袁容五年。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