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法會 學員談修心講真相體會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加拿大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法會上,十九位學員交流了各自在大法中修煉,如何去人心、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從新走回修煉 經歷魔難找到要修去的人心

梁勝是一位有三個年幼孩子的年輕母親,她曾在讀大學時修煉過大法,後來因為遭到母親的反對等原因而停止了修煉。兩年前,她決定從新走回大法修煉,正在她感受到還有每天都被修煉的喜悅和幸福包圍著的時候,沒想到,去年三月開始,她在家庭、工作或社交環境中,遇到的難關接踵而至……她說︰毫不夸張地說,沒有一天好日子過,每天都在提高心性的歷煉中度過,但也正是這個寶貴的魔煉過程,讓我真正懂得了什麼是修煉。

她在交流中談到,經同修介紹,她開始了一份工作,雖然說那位老板答應給基本工資,但覺的只需要發發郵件,打打政府電話就可以了,而且可以接觸到不少華人,可以跟他們講真相,就覺得挺好的,薪資雖然不多,但是也無所謂了。但是,工作開始後,才發現自己是唯一的員工,老板要自己做店內所有事情,包括整理庫存,搬貨,搬油漆桶,補油漆,搬大理石,打掃裝修後的場地。她感到做這份工作苦不堪言。不僅如此,有一次,老板讓她陪她出去吃飯,在飯桌上,十個人,就只有她們兩個女生,飯桌上,一些男士不時說一些輕佻的詞匯,讓她感到受了屈辱。

後來,她跟一位同修交流了自己的經歷。同修跟她交流了一篇交流文章,內容是大陸一位大法弟子在國內看守所被羞辱的過程中,她找到了自己一顆很強的自尊心。

同修的交流啟發了她,她仔細向內找後發現同修說的很有道理,找到自己有一顆很強的自尊,自我的人心。

參與項目還要擺正基點

劉大路是一位自幼接觸大法,但五年前才自主走入修煉的青年大法弟子。在參加天國樂團之初,他只是抱著一顆相對純淨的、助師救度眾生的心願,加上曾經的一點吹奏基礎,使他在開始的幾個月里步很快。但是漸漸的他開始追求吹奏水平的提高,與其勾起的爭斗心、妒嫉心、顯示心等若干執著心,想借此來突出自我。

但事與願違,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尋找提高吹奏技術的方法,還找了常人老師做指導,但吹奏水平不但沒有提升,反而呈斷崖式的退步。在一年多的時間里,雖然他下了不少功夫練習樂器,卻一直也沒有突破,致使他開始萌生要放棄的想法。

至此,劉大路開始回憶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要參加天國樂團的。他想起了曾經的初衷是想要助師救度眾生,這才意識到,他的問題不是出在吹奏上,而是復雜的思想和執著太多了。

特別是在疫情期間,因為游行被迫取消,不知不覺中沖淡了他對提升吹奏水平進度的執著。他發現,這期間雖然練習時間沒有過去那麼長,但吹奏水平卻有了不小的突破。這讓他體會到,對于證實法項目來說,出發點直接決定了項目的走向與救度眾生的效果。

在工作環境中修心講真相

雪莉‧米茲庫爾卡(Sherry Miszkurka)是一位青年大法弟子,年幼的時候雖然也跟著媽媽一起修煉,不過並不主動,慢慢地離修煉越來越遠。直到她二十七歲的時候才下決定從新修煉。

從新修煉後,她利用工作機會向同事介紹法輪大法和大法的真相,有數名主管及數十位同事跟她學煉法輪大法。不過,也有兩位同事的反應很負面;後來雪莉繼續給他們講真相,消除了他們對大法的誤解和負面的看法。

雪莉說,雖然她在工作場所向主管和同事們講真相,分享大法的美好,但她仍然會感到恐懼和緊張。她擔心他們听到真相後有負面的反應,對她有不好的看法。這會讓她沒有面子,甚至可能會失去工作。當這些事情過去之後,雪莉認識到是自己的正念不足,恐懼心和愛面子的執著讓邪惡有機可乘,加大了人們對大法的誤解和負面看法。不過,盡管她在講真相時感到緊張和害怕,但大法給了她繼續做下去的力量。

利用演講比賽 講活摘器官真相

十五歲的聰聰從四歲開始接觸大法,但是由于法學的很少很少,仍然像一個普通少年。直到去年疫情期間,聰聰每天呆在家里。在師父的生日那一天,與往常相比,聰聰學了很多的法,煉了很多的功。自此以後,聰聰感覺自己好象一夜之間變的非常自律,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也開始注重心性的修煉。

過去聰聰很在乎自己的受歡迎程度,籃球打的不好,也不善社交。可是當聰聰不再執著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完全沉浸在打球帶來的快樂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球技提高了很多。

另外,過去聰聰愛玩暴力電子游戲,加強學法以後,聰聰發現自己對任何電子游戲都沒有了興趣,愛好換成了樂高,他自己設計樂高作品,並將這些作品在Youtube(油管)頻道上向其他人展示。

今年春天,學校里組織演講比賽,媽媽建議聰聰講中共活摘器官的問題。可是當聰聰完成初稿後,發現他的老師並不真正相信這些。聰聰明白要想讓人相信,必須指出是從何處獲得信息的和為什麼這些信息來源是值得依賴的。可是學校里給每個人的時限是三至四分鐘,如果加上這些就會超出時限。這將意味著他可能無法進入決賽。聰聰認識到做這個演講的目的不是為了進入決賽,而是為了講真相救人,如果講真相需要更長的發言時間那就這樣吧。結果,他的演講是班上最好的,並成功的進入了團體決賽。而且,進入決賽後,聰聰還是決定維持原有的演講時間。他在一百多名學生和幾名老師面前,講解了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加強學法修煉後,聰聰的學習成績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成了班上最優秀的學生。副校長在他的成績單上寫了一句簡短的評語︰“杰出的成績”,這是史無前例的。

本次溫哥華法會于當天四點半左右結束,與會的學員表示,听了法會上發言學員真誠的交流,自己也深受啟發。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