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輪功學員于鳳玲被迫害離世已三年

Print

【圓明網】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法輪功學員于鳳玲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迫害,曾經三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八年四月在看守所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回家一個月左右就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于鳳玲生前為新疆有色局退休女干部,生于一九五一年,家住阜康阜新街道有色苑社區,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九七法輪功遭誣陷迫害後,于鳳玲義無反顧地去北京上訪,並對所有能接觸到的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

近二十年來,于鳳玲先後三次遭受勞教迫害共六年、洗腦班迫害和綁架、拘留迫害多次。她父母去世和兒子、女兒結婚,她都是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

二零一五年,于鳳玲因講真相,被阜康國保綁架到阜康看守所兩次,共三十五天。此後,于鳳玲多次遭到有色苑社區警務室警察非法搜查和騷擾。

二零一七年二月,于鳳玲因講真相被綁架到阜康看守所,不法人員企圖對她非法判刑,她不妥協,不出賣同修,直到二零一八年四月,阜康公安局看人不行了,才讓家人接回。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于鳳玲,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含冤離世。詳情和細節,望知情者補充。

下面是一位新疆法輪功學員在于鳳玲被迫害離世三周年之際寫的回憶︰

憶同修于鳳玲

同修于鳳玲是新疆有色局退休干部,生于一九五一年,家住阜康市有色苑社區,系“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

于鳳玲原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丈夫為單位中層領導,她自己在婦聯工作,夫妻恩愛,一雙兒女聰明可愛。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丈夫在一次接待上級領導的酒宴後,昏睡在辦公室里,就離開了人世。她聞訊後,如五雷轟頂,當場暈倒,不省人事。搶救甦醒後,八天不進飲食,親友同事誰勸都不听,只是默默流淚。最後在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同事耐心勸說下,她振作了起來,開始修煉法輪功。

丈夫在世時,因為她身體瘦弱,丈夫對她呵護有加,家務活基本不讓她做。如今,她要上班養家,又要撫育兩個孩子,接著,她年邁多病的父母(兩位老人不願和其他子女同住)需要照顧,也住進了她家。她憑著在大法中修出的堅韌和善良,柔弱的肩膀擔起了工作和家庭的重擔,拒絕了好幾位男士要與她共同贍養老人、撫育孩子的求婚。

她獨自一人含辛茹苦,終于把兩個孩子養大成人︰長子參了軍,次女上了大學。遺憾的是,她在兒女的婚禮上都沒能露面︰那時她正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由于她堅持信仰法輪功,多次被綁架和勞教,患病的父親不堪騷擾和驚嚇,悲憤離世,于鳳玲被持槍警察押解到父親的葬禮現場,呆了不到兩小時。

于鳳玲很重視學法,特別願和同修一起學法。她讀法很快,和她做事一樣,雷厲風行。我有時也提醒她,有人也說她有急躁情緒,不注意安全。現在想起來,能不急嗎?現在的分分秒秒都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她是為眾生的不能得救而急呀!她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勸三退。為了節省時間,她買了好多包子、餃子、餛飩,凍在冰箱里。她講真相沒有怕心、愛面子心和分別心,她給我的三退名單里,很多都是少數民族。

于鳳玲只要明白了這件事情是師父讓做的,就義無反顧的去做。她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後,有一天,她問我︰“一顆寶石值多少錢?”我說︰“黃金有價石無價,有啥事?”她跟我說了這麼件事︰她丈夫在世時,給人辦了事,那人送了兩顆寶石感謝。那年,她兒子參軍,一切手續都辦妥了,第二天一早就要戴紅花走人。可那倆征兵的就坐在沙發上不走,直到深夜,于鳳玲就用那兩顆寶石把征兵的打發走了。她現在要找到送寶石的人還錢,但不知道兩個寶石值多少錢。她還說到另一件事︰她修煉前在單位庫房工作時,有個領導拿止水橡膠板私用,給她400元封口。她說這400元咋辦?我說確實不好辦,干脆交資料點。

于鳳玲因為三次被非法勞教,所在單位非法剝奪了她正常增資的機會,養老金每月減少了五百多元。加之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經濟比較拮據。她自己雖然生活節儉,但對別人卻慷慨大方,助人為樂︰她丈夫在世時經濟比較寬裕,一些人借了他們的錢,並給他們打了借條。她丈夫去世後,陸續一些人還了一些,還有一萬多元沒還她。盡管當時她經濟非常困難,一家五口就靠她一人的養老金和父親微薄的一點生活費過活,她不但沒有拿著借據去討債,反而一把火燒掉了那一萬多元的借條。她說,那些人不還錢,一定有難處,也可能是上輩子我欠了他們的。有一女同修離婚,被淨身出戶,無家可歸。在情緒極度低落時,于鳳玲收留她,一塊吃住,一起學法煉功、切磋,在法理上幫助她,精神上鼓勵她,兩人配合默契的做著三件事。在于鳳玲的無私幫助和正念帶動下,該同修振作起來了,成為了一名堅定、精的大法弟子。

于鳳玲因為去北京給法輪功討公道、傳遞、發放真相材料、書寫法輪大法好、粘貼大法真相不干膠、講真相救人,先後被騷擾、抄家、綁架、勞教多次,其中被非法勞教 3次 共6 年,被非法拘留6次,僅二零一五年,就因為講真相,被非法拘留兩次共25天,最後一次是二零一七年一月,直到二零一八年五月在看守所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于鳳玲雖是一身體孱弱的女子,但她勇于擔當。有一次,她在電線桿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被警察綁架,問她寫了多少,她說全市所有電線桿上的都是我寫的,警察一看這樣,反而把她放了。二零一六年,本地資料點被破壞,她就到外地取。

二零一七年,于鳳玲取資料回來時,被在她家附近蹲坑的警察綁架,關在看守所近一年半。國保多次刑訊逼供,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都沒有透露出資料點的半個字,人都不行了,才叫子女接回她。不到一個月,于鳳玲就含冤離世。她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資料點,至今資料點仍在正常運行。

當時于鳳玲到家後,盡管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白發蒼蒼,她還拄著拐杖、佝僂著腰(被看守所折磨的腰椎間盤突出復發)向見到的每一個人講述著法輪功真相,勸大家退出黨團隊保平安。踐行了生命不息,救人不止。

于鳳玲很樂觀豁達,是心中有法的人的那種樂觀,那種豁達。她給人的感覺總是微笑、祥和。每次從看守所非法關押後回來,或者提起在勞教所的事,她就淡淡的一笑︰“沒事,反正我一個人,就當旅游去了,度假去了。”是的,而這次旅游度假可是遠足,那是在遙遠的天宮度假,在浩瀚的宇宙遨游。

三周年將近,謹以此文告慰英靈。

辛丑年三月初五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