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2020年貴州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貴州省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的“清零”行動,各地派出所、社區、居委會或街道辦事處以切斷法輪功學員生活來源、株連法輪功學員家屬和子女為威脅手段,或者上門騷擾,或者直接綁架、抄家,強制學員在所謂“三書”上簽字,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法輪功學員在抵制“清零”中遭到各種迫害。

據明慧網曝光出來的信息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一~十二月貴州省有213名法輪功學員遭受259次各類迫害,其中非法判刑4人;非法批捕、庭審19人;非法拘留13人,騷擾、抄家等177人(223次);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騷擾的不計其數。因信息封鎖之故,大量的迫害信息未被曝光。

一、非法判刑實例

二零二零年已知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簡況如下︰

1、貴陽市法輪功學員賀雲杰、劉淑婭被非法判刑四年和三年

賀雲杰,四十八歲,貴陽市鐵路客運段料庫管理員。劉淑婭,五十四歲,原貴陽市鐵路客運段退休職工。

二零二零年五月中旬,疫情蔓延,賀雲杰和劉淑婭為了幫助市民了解真相,走過瘟疫劫難,發放真相資料,期間被人惡告。

六月十日,賀雲杰和劉淑婭分別被貴陽鐵路公安、南明區分局國保、二戈寨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抄家,劫持到烏當區三江看守所關押。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貴陽南明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賀雲杰、劉淑婭進行了非法庭審。

賀雲杰不卑不亢地陳述了她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家庭、工作中處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里,她是孝順女兒、賢妻良母,在工作單位,她兢兢業業地工作,受到廣泛好評。

期間,賀雲杰的陳述被法官無理打斷,最後,賀雲杰堅定地說︰“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末,賀雲杰被非法判刑四年,劉淑婭被非法判刑三年。

賀雲杰上訴,後續情況不詳。

2、六盤水市齊建華和宛花朵被非法判刑兩年和三年半

六盤水六枝特區法輪功學員齊建華、宛花朵女士,二零二零年元月中旬在六枝特區街上講真相,被六枝國保國安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六盤水市第一看守所,後二人被六枝特區法院非法判刑,齊建華二年、碗花朵三年半。

二、非法批捕、庭審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共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庭審。被非法批捕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實例︰

1、貴州大學退休教師趙躍被關押已一年

貴州大學六十三歲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趙躍女士,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與貴陽法輪功學員曲靖、趙躍、劉霞、姜和,在南明區法院被非法開庭,至今被非法關押一年有余。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趙躍被北京路派出所為首的一群警察騙開家門,警察土匪式地抄家搶劫之後綁架了她,抄走所有大法書籍及電腦等私人物品。趙躍被非法關押在三江女子看守所。一個月後“保釋”。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公安人員送達檢察院的逮捕令並將趙躍帶走。繼續關押在三江女子看守所。

據公安講,起因是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有人在貴陽市黔靈山公園門口菜場發真相資料,省委非常重視,下令要徹查,趙躍被牽涉。二零二零年三月初以來,許多去黔靈山公園的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跟蹤、拍照、錄像、綁架、抄家、關押。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趙躍與貴陽法輪功學員曲靖、劉霞、姜和,在南明區法院被非法開庭。後續情況不詳。

趙躍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迫害,曾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兩次(118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五年),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2、安順市法輪功學員周智君遭多次迫害又陷囹圄

周智君︰女、約七十歲,安順雲馬廠職工家屬。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目前被安順區西秀區檢察院批捕。據悉,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周智君被安順西秀區法院非法庭審。

◎三月被騷擾︰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上午,周智君被西航派出所田成華,張大軍等居委會六人來家騷擾,進屋拍照,問跟哪些人來往,還煉不煉功?這些人到樓上轉了一圈,看到啥也沒有就走了。後來有一天她老伴出去近兩個小時才回,他們要她老伴代簽放棄修煉的“三書”, 老伴沒簽,說還要來找她。

◎十二月被十四人抄家、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半左右,安順當地國保隊長唐文宏和一個姓國的、一個姓楊的,八個特警、還有社區兩個女的和110片警,共十四人到周智君家非法抄家。他們拿出手機錄像讓周智君家人看,說周智君發傳單,然後一伙人把她家抄個遍,包括兒子媳婦的床都被翻,孫子、孫女的房間也不能幸免,電腦、手機、播放器、書籍等大量私人物品被抄走。姓國的凶惡的說︰“只要是法輪功的東西我全都要。”甚至周智君的兩件衣服和一個包都被抄走,他說是證據。周智君丈夫抵制迫害,不簽名。這次抄家給周智君家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十二月二十九日周智君被送康復中心拘押。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周智君的家人找到安順市開發區公安分局,姓國的說搜到的東西重要,他們已經報法院,等法院判決或處理,還要求周智君的家人配合他們的工作,周智君的丈夫跟國保隊長唐文宏講︰“迫害好人是要遭報應的。”他說現在還沒有報應他,他就不信。

三、非法拘留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共有1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

以下是被非法拘留的學員簡況︰

1、貴陽市6人︰宋曉梅六天;龍家碧十天;高慶娣十五天;胡明琴十五天;郭淑文十五天;周遠勛十五天。

2、遵義地區3人︰盧艷十天;赤水馬相明十五天;楊娘娘十五天。

3、黔東南州2人︰何黨玲關押天數不詳(取保回家) ;林靜關押天數不詳(取保回家)

4、六盤水1人︰謝賢瓊十二天

5、貴陽學員在外省1人︰陶筱貞三十天(杭州)

四、綁架、抄家、騷擾實例

二零二零年,在中共所謂“清零”騷擾中,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拒絕簽所謂的“三書”,遭到非法抄家、綁架、經濟迫害等,有的牽連子女及家人。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共有177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綁架後釋放或下落不明),以下是部份被綁架或騷擾學員實例︰

1、貴陽市三位九十歲老人被抄家迫害

陳玉華,女,九十歲。二零二零年三月,貴陽市雲岩區達興居委會主任陳忠英和片警上門,威逼陳玉華在“三書”上簽字。被拒絕後,陳忠英親自打電話叫陳的兒子來在“三書”上代簽字,陳玉華老人被警察強拉著手強制在“三書”上按手印,陳玉華老人當場聲明︰“不算數。”兒子家住樓上,警察抄家後還到其兒子家非法抄家。

饒繼玉,女,九十歲。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早上,饒繼玉被貴陽市北京路派出所人員在貴陽黔靈山公園門外超市綁架,後帶到太慈橋派出所抽血,又到饒繼玉太慈橋的家里非法抄家,抄走二套大法書和8000多元真相幣,饒繼玉後被帶到醫院體檢不合格,于晚上十二點放回。

尤軍,男,九十一歲,獨居。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點半,貴陽市雲岩區荷塘派出所兩個穿警服的警察和兩個便衣,共四人非法闖入尤軍家,待尤軍不知所措時又闖進六人,一窩蜂幾間屋子搜查,尤軍到陽台頭伸到窗外大喊︰“煉法輪功不犯法,請鄉親們都來看啊!警察帶了十個人在我家亂翻!”警察關窗,尤軍開窗不停的大喊!因是單位職工居住房,全是熟人,有人打電話告訴尤軍兒子,兒子在上樓時拿了滅火器大叫︰誰敢動我父親我就和誰拼了!並說要告他們。警察說要尤軍的兒子交出打印機,打印機被他們搶走。從那以後,每天都有兩個警察一班輪流在單元門口守著。

2、貴陽法輪功學員李文芬被非法抄家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早上,貴陽市白雲區公安、黔靈派出所、小石城社區居委會、黔靈鎮鎮長共十多人,強行抄了貴陽法輪功學員李文芬的家。說是國安下達文件到所有掛過號的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白雲公安拿著搜查證強行抄家,兩個警察架著李文芬不許動,強行搜走李文芬身上的鑰匙,按著她動不了。他們抄走打印機、電腦、大法師父法像、所有大法書籍及各種小冊子、優盤全部被搶走。李文芬被綁架到白雲公安分局,並對她說︰說不煉了就放回家,煉就要判刑,送進看守所關押。李文芬被送到公安醫院檢查身體不合格,又被送到貴陽醫學院檢查,身體也不合格,晚上十一點鐘被放回家。

抄家過程中,這些人翻遍了李文芬家中的每個角落,包括衣櫃中每件衣服的衣袋,還有家中所有的包,連一張紙片都不放過;李文芬寫的筆記本也都強行拿走,手機也抄走。

李文芬告訴他們︰電腦、打印機是私人財產,做資料是救度迷中的世人,包括你們,請你們看資料選擇你們的未來。如果我配合你們,那是讓你們在犯罪,我當面告訴你們所有迫害我的人,我說誰也改變不了我,也轉化不了我、我就堅信法輪功,我堅決不配合,強行綁架是你們在犯罪。當時李文芬丈夫和兒子在場。

3、貴陽市法輪功學員唐群被非法抄家、綁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四點多,貴陽市興關路派出所和居委會人員闖入唐群家中,共5名人員(2男,3女),直沖到臥室,看到兩個護身符,一名便衣問唐群︰“這是什麼?”她回答道,這是護身符。那人又問道,這是干什麼用的?她答道︰救人的,你也可以看看,對你有好處。然後這名便衣就打電話給分局的人說︰“有東西(指真相資料)。”過一會,陸續來了一些人,共12個,開始抄家,並收走家里所有大法書籍及相關資料,直到晚上八點多,又把她綁架到貴陽市興關路派出所。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3名公安把她帶到醫院檢查身體,先做核酸測試,然後又抽血、尿檢、磁共振、心電圖、量血壓、測血糖、采血。當天晚上九點多,他們要把唐群送到三江貴陽女子看守所,那里的醫務人員測量她的血壓(高壓210,低壓120),看守所拒收。警察又想把她送到監獄醫院,醫院工作人員問她︰治不治療?她說︰不治。醫院工作人員說︰血壓太高有危險,監獄醫院也拒收她,派出所的公安只好把她帶回了派出所。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凌晨三點左右才把她送回家。這次迫害是因為前幾個月社區人員上門叫唐群簽“三書”,被她拒絕。

4、貴陽市白雲區周敏被都新派出所抄家、逼供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周敏獨自在家,突然有人敲門,她打開門一問,是派出所的。三個人就進了家。周敏問了來由,還是喊簽“三書”,周敏就講真相;其中有一個女警察就走到她家小房間,查看電腦,就在電腦上發現了一些個人資料、兩個U盤,拿起就不放,繼而打電話,後陸續來了十幾個人,說是他們的領導,就開始在周敏家客廳、臥室到處觀看,肆無忌憚拍照、攝像;周敏問他們是哪的?他們說是來執法的。那兩個領導既沒有穿警服,也沒有搜查證,就開始拿周敏家掛在牆上的畫,當時周敏就喊︰“不能動。”

這時周敏的丈夫從外面回來,站在一旁,問他們是干啥?他們說是來執法的。他們就把相框砸在茶幾上,把茶幾都砸碎了;然後其中有警察說︰“把她拖出去。”後四個年輕警察就把周敏兩手反綁起,從四樓拖到一樓,又拖到大馬路上的警車里;他們把家里的師父法像、《轉法輪》、大法書籍、電腦、隻果手機等個人私有財產沒收了,沒有清單,把周敏夫妻兩人綁架到派出所並被非法關押、逼供了一天一夜。

5、遵義播州區大法弟子劉茂志及兒子被多次騷擾並撬門綁架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十一點左右,屬地社區、派出所、國保、政法委近20人,闖到法輪功學員劉茂志家強行撬門,非法抄家,將劉茂志綁架到社區醫院體檢,拉到龍坑派出所簽“三書”,在她回答不識字、不會簽字的情況下,強制按了一堆不知道什麼文件的手印後。下午三點左右,將其放回家。

上午的同一時間派出所、國保、政法委相關7人(歐陽汝秋、楊橋文、鐘警察及其他不認識的)到劉茂志的兒子熊明紅上班的單位騷擾,他走哪里,這7人就跟哪里,後頭發現是他們兵分兩路,一路穩住兒子,不讓回家,另一路好偷偷撬門。

撬門過程,怕其他人知道,都沒有開警車,開的是私家車和一個120的車。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十六點,派出所相關人員到劉茂志的兒子單位準備騷擾,沒找到人,打多個電話騷擾,沒人接。二十二點,上門騷擾,沒給開門。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十一點社區、派出所、政法委4人(何文強、歐陽汝秋、楊橋文、肖陽)到劉茂志的兒子單位騷擾,問母親在哪里,兒子回答不知道的情況下,強制問話到中午吃飯時間,也不讓吃,還說要喊兩車警察來,強制帶兒子到派出所去報人口失蹤案,並私自給他的公司領導打電話請假。中間,劉茂志的兒子走脫後,他們還一直呆在單位不走,使他下午班都不敢上。當天打多個電話騷擾劉茂志的兒子,他沒接。

二零二零年四月至六月之間,相關人員多次打電話騷擾和上門敲門騷擾,同時問遍了周圍的親朋好友同事,到處打听劉茂志的消息(近三年,劉茂志因講真相被人舉報,常被迫流離在外)。之前一直是騷擾她的丈夫熊光學,熊光學在壓力下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離世。在處理熊後事的過程中,當地警察在辦死亡證明、火化證明、取骨灰、買公墓等過程中,都想辦法設置障礙,增添困難,致使喪禮都不能正常辦理。同時還拿劉茂志兒子的工作來威脅,並借口介紹女朋友等套取家人信息,給這一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以及物質上的損失。

6、貴陽法輪功學員楊利多次遭受上門騷擾迫害

楊利,女,五十多歲,貴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二零年元月新年前的一天,楊利的丈夫接到大方縣羊場鎮派出所、鎮政府打來的電話,說要楊利在“三書”上簽字。下午六點過,來了三男一女,其中有幾年前“訴江”後來騷擾過的人。楊利表示堅決不會簽字,來的人很快就走了。

在四月二十七日、六月三十日、七月四日、七月十三日的四次上門逼迫楊利簽字時,這些不法人員或是采用偽善的和平談話、或是利用經濟誘惑、或是借用“退房”威脅、打听兒女信息等,變換著方式的對楊利進行騷擾,最後一次甚至對楊利拳打腳踢、銬上手銬等。

7、銅仁市法輪功學員楊金貴被多次騷擾

銅仁市涼水井派出所和街道社區于二零二零年元月黃歷中旬來了五、六個人闖入楊金貴家,未經同意拍照,說是“關照”,還說過幾天有更大的官(關)來看你。第三天,社區書記帶了五、六個人,他貼著楊金貴耳邊說,這次官(關)說話最管用,官最大。還說上次簽的三書不行(因上次簽的空白無內容的三書,已曝光聲明作廢。)要照著他們的抄寫並簽字才行。楊金貴說上次簽的空白三書就已經上當了,不會簽了,他們幾個小時後就走了。

剛吃過晚飯,他們又來了。強迫楊金貴簽“三書”,騙楊金貴孩子說你媽的事“定性了”,還威脅不讓孩子上學,楊金貴沒動心,就是不簽。那個最大的官,田主任和另外兩個人氣急敗壞的走了。社區書記和一個中年婦女還不走,騙楊金貴說他想了很久,想到了一個辦法,讓她拿著筆做個寫字的姿勢,他拍個照,再讓我孩子代簽。被楊金貴拒絕。

這三天楊金貴孩子的班主任打電話說校長找、有事,楊金貴和先生去了學校。校長說是關于她的信仰的事。楊金貴說了街道派出所到家強迫簽字的違法行為。校長沒說什麼,不了了之了。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中午,楊金貴正做午飯。先是社區書記敲門,孩子開的門。楊金貴說︰你們一次次來騷擾,有意思嗎?你們這是侵犯人權。沒過幾分鐘,610大隊華勇帶了40來人闖入家中搜查,強行把楊金貴綁架到派出所,帶到審訊室,派兩個人守著。輪番換人,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只搜到幾張護身符。問護身符是做啥的,楊金貴說是保平安的。

楊金貴的兩部手機沒退還,她多次打電話要手機。他們推說到外地辦案,經多次要手機,他們說六月四日到銅仁市碧江區公安局華勇大隊長辦公室取,一楊姓警務人員(之前做筆錄的)說不用你簽三書了。要她簽個不在微信上發法輪功資料的保證書。當時沒反應過來,就簽了不在微信上發法輪大法資料的保證書。反正也不用微信了。取了手機,乘電梯下樓就反應過來了,不該簽(曝光作廢)。

八月八日晚上,楊金貴先生的姐姐、姐夫到她家說他們(610)把她的所謂資料送到法院,然後要姐夫幫助做工作,簽“三書”,揚言不簽“三書”就去洗腦班學習。

五、堅持信仰遭經濟迫害實例

1、不放棄信仰 夏維仙家人被剝奪生存權

貴陽市艷山紅鄉曹官村法輪功學員夏維仙,一家六口,靠著大道邊的洗車生意維持生活。二零二零年五月,艷山紅派出所片警陳忠祥等拿來“三書”讓夏維仙簽,遭拒絕。後警察、村書記、鄉城管一起出動,因夏維仙不放棄信仰,不簽“三書”,逼迫一家人停止洗車生意,否則拖走活動房。夏維仙一家被逼停止洗車,面臨妻離子散。

2、肆意羅織罪名迫害 王美華被逼離職

王美華,男,貴州遵義市人,51歲。在凱里一家私營培訓機構打工,深受上司、學生和家長的信任。

二零二零年六月,遵義市匯川區政法委牽頭二次組織“工作小組”到凱里市找王美華做“清零”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要求簽字,遭到王美華的拒絕。王美華表示修煉法輪功合法,公民的信仰應受《憲法》保護。

七月二十七日,凱里市公安局以吳彤為首的四個國保人員闖入王美華工作的培訓機構,以 “涉嫌網絡尋釁滋事”這一莫須有的罪名將王綁架,企圖去非法抄家偽造證據,因沒有找到王的家門,構陷的陰謀沒有得逞,最後將王美華釋放。

八月十一日,吳彤等人再次來到王美華的工作單位找到了王的上司,威脅上司必須把王開除。吳說給半個月的時間,不開除王美華,他就會處理王的上司,並會把王美華的情況通報到教育局,還會去騷擾王的學生家長,不讓他們送孩子來他們機構補習 ;還會動用派出所及社區的人員來持續“過問”,給培訓機構找麻煩。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據悉由凱里市市政府牽頭,聯合政法委、公安、教育等多部門,成立“專案組”專門針對王美華工作的培訓機構執行所謂的“調查”。並且教育局執行上面的所謂命令,強制將王工作的培訓機構關門整頓。

培訓學校負責人一家還房貸加生活,一月至少要幾千元的開支,被市政府動用行政力量逼入了生活的絕境。王美華也被逼離職。

3、安順市法輪功學員張恩榮被凍結生活費 遭騷擾

安順市法輪功學員張恩榮,女,市第一幼兒園職工,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出獄後,被停發退休金,由單位發一千元生活費,到二零二零年三月份,說政府沒錢了,生活費被停發。

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左右,張恩榮的二女兒來家,說要談一談,說辦事處叫填一份不煉功的表,張恩榮拒填,女兒說不填,辦事處不答應。張恩榮說︰你就填我媽是好人,是遵紀守法的好人。女兒就回去了。

大約是三月十四日,辦事處和居民委員會來了五個人,有居委會的黃主任,辦事處羅金春,他們虛情假意的故作關心,張恩榮的二女兒拿手機拍照。事後,張恩榮才知道他們到她二女兒家坐了很久。他們這幾年經常恐嚇她二女兒。

羅金春曾在年前領一個女的自稱是司法局的來張恩榮家,當時這個女的一邊問,一邊在表上寫,問張恩榮還煉不煉法輪功,張恩榮說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這女的不讓說,最後她讓張恩榮看表簽名。

結語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制裁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四川省成都市前“610”辦公室主任余輝。余輝及其直系親屬將被禁止入境美國。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反人類罪。美國這次明確針對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實施制裁,余輝只是一個代表,已經明確的表達了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罪行的認定,也確認了這些迫害者的罪犯身份。

在五月十三日世界22屆“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弘傳29周年之際,國際社會很多國家和城市都升起了“法輪大法日”的旗幟,明確表達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群體的支持和對中共的譴責。

在這場邪惡的迫害運動中,許多公檢法人員不听真相、不辨是非、不計後果的把迫害法輪功當作升官發財的門路,利益使他們喪失了做人最起碼的天理良知,他們助共為虐,為蠅頭小利,參與迫害能在大劫難中救你的法輪功學員,使自己難逃大劫,最終將成為中共的陪葬。

貴州“藏字石”是對“天滅中共”的最好詮釋,這是上天給中共的判決書,並昭告天下,警示世人趕快逃生。奉勸貴州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千萬別被中共的謊言迷住了心智,世上最難買的是後悔藥,得意忘形之時,請千萬為自己留條後路!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在奔向地獄!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善待你自己,勸善只為你在未來擁有平安!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