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法會成功召開 師尊致賀詞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德國法輪功學員在首都柏林召開了法會。慈悲的師父發來賀詞,教導大家︰“大法弟子的責任是助師救度眾生,因此為了能完成好你們的使命,首先要修好自己。”

法會上,二十位學員交流了如何在困境和挫折中學好法走正路,在矛盾中向內找,擺正與常人的關系,多救人。學員們的發言真誠樸實,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和見證大法神奇的過程引起與會者的共鳴。

珍惜修煉環境 站在為他的角度思考

四年前唐靜剛搬到法蘭克福,就接手了許多責任。她被告知向政要講真相是法蘭克福的薄弱項目。克服了心中的不安後,她和同修們成立了一個給政要講真相小組,開始和議員們接觸。

有一次她接到一位州議員的郵件,語氣很不客氣,說不想再收到法輪功的信息了。唐靜的第一念是感到自己有點受傷害,對這位議員也產生了負面想法。過了一天,唐靜在給這位議員回信時,意識到自己的那顆私心。她說︰“我只去感受自己的心情,沒去考慮他的未來,我問自己為什麼不再給他一次機會呢?我就很平和地給他回了信,解釋我為什麼要給他寄資料的原因,希望和他面談一次。很快我接到了他面談的邀請。”見面後得知那位議員是听信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謊言污蔑,最後議員的態度完全轉變過來了,還多次給學員寄來賀詞。

唐靜還分享自己在媒體工作中修去不願被人說的心。雖然是學中文的,但是她寫的新聞稿常常被媒體同修指出問題。毫無預警地被批評幾次後,她發現自己的心不那麼容易波動了,心性在一點點提高。在協調法蘭克福的講真相過程中,心胸更加寬廣了。她深深地珍惜媒體和學法組“相得益彰”的修煉環境。

賈峰在大法中修煉了二十多年,他交流了自己在學法組修自己一思一念的體會。他所在的煉功點人不多,大家關系都比較融洽。一個新來的同修打破了原有的和睦。在和新來的學員心性摩擦中,賈峰發現自己的失落和不滿是因為自己在組里的地位受到動搖,“她的到來讓我感覺受到沖擊、產生隔閡的原因,是否也是我的私心造成的呢?我回想我們小組以前的狀態,那時候大家在討論問題或交流時,由于我是老學員,學法時間長一些,針對一些問題,會有自己在法上的理解,或者會找到一些師父的相應講法來幫助其他同修。不知不覺中,有了自以為是的心,而自己卻沒有察覺。這位同修到來後,她也經常在小組交流中談自己對法的理解,整個交流過程也更顯得多元化,小組協調人也與她走得越來越近。我感到自己不再象過去那樣被重視了。”他努力排斥自己對同修不好的想法,卻還是收效不大。他意識到,原先的認為“矛盾都是好事”,還是站在為自己修煉提高的角度上看問題。而當站在為他的角度上看問題,去掉對對方的負面想法就容易些了。

疫情中不負使命 逆流而上

來自Karlsruhe的康斯坦斯(Constanze)是一位教師,她分享了自己如何在紛雜中找到真我,在疫情期間給校長和教育部寫信講法輪功真相。

通過自己的電腦始終完成不了更新一事,她意識到自己的修煉狀況沒有更新。在各種日常事務和政治觀點上把自己混入了常人。她覺得自己得把一切做的更好。她說︰“我認識到,一切事物都是法的表現,一切事物都有其合理性。我應該以尊嚴和尊重來對待人們,而不是用所謂善意的同情心來對待他們。”她把自己專注在真、善、忍上,不再想當然的評判人和事,發現有更多的學生願意對她說真話。

丹(Dan)在很長時間內感到自己在修煉上沒有提高。他自問是不是自己不夠信師信法。他的家庭,就象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瑞典的許多其他家庭一樣,無法逃脫社會主義橫行和社會道德下降的潮流。他說︰“這削弱了我的正信和對自己行為負責的能力。這些東西通常是在具有傳統價值觀和信仰的家庭中培養出來的。然而社會主義的實行讓這種信任被一種虛假的信任和關懷所取代。”他感到由于社會主義和它提供的所謂自由,自己失去了基于家庭、祖先的智慧和信神的文化。

疫情中他出現中共病毒的癥狀,他把它視作對修煉人的考驗,戰勝了恐懼,並認識到自己修煉狀態出現嚴重問題。他發現自己常常為了得到被他人肯定的滿足感而做事,向內找也是為了獲得別人的認可。他分享道︰“我不可能不付出就得到任何東西,就象社會主義讓我相信的那樣。如果我想在修煉中取得進步,我必須付出更多,對我的生活、修煉以及我的一切所思所為負責。”

新老學員在大法中熔煉 愈加堅定

來自Augsburg的學員叢文杰是在中共迫害開始前得法的老學員。她以前覺得自己是沒有什麼欲望和執著的人。自從有了一份常人工作,才發現每天所面對的那些不經意間遇到的種種誘惑才是對一個修煉人最危險的,有意無意的放縱與懈怠,很容易讓人偏離修煉的路。剛開始上班時,她不混同于常人,不生氣不抱怨,甚至同事都替她打抱不平。然而她的心態在慢慢改變。有一次從中國來的客人非常不講理,她第一次據理力爭。這第一次發火的結果是客人態度變好了,也買了東西,彷佛皆大歡喜。但自那以後她漸漸的陷入了人的理中,脾氣也變不好了,愛听好話,自我感覺越來越好。體重的迅速攀升、高居不下使她警醒,意識到自己完全陷入了常人。她開始從新歸正自己,充分利用所有的時間在修煉和救人上。堅持了半年多,體型依然沒有很大變化。她繼續深入找原因,意識到根本原因是早已深植于自己身心的惰性。她說︰“在修煉的路上我還只是一個初學者,更應當抱著初學者的心態謙卑的去學法、修自己。”“我會時刻提醒自己堅守初心,踏踏實實的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如何不再被人世誘惑,在修煉的路上堅守初心。”

瑞士學員迪普(Diep)是近兩年走入修煉的。她在默默抱怨丈夫長期找不到工作中,意識到修煉的嚴肅。她發現自己一直把修煉看成是能得到更好的、更舒適的生活的保證。當遇到問題時,會用向內找來化解表面上的困難或痛苦。向內看,認識和去掉執著成了一種形式,實際上心中在擔心和懷疑,怕問題得不到解決。在同事間的矛盾越來越明顯,來自管理層的壓力越來越大,感到無法承受的時候,她問自己︰“當我的自身利益受到影響時,我還會跟隨師父嗎?當我的執著對抗我時,我還會遵循法的原則嗎?”“ 在那一刻,我感覺到我的心在大聲的說,我會。這時我感覺渾身輕松,仿佛身上卸下了一個沉重的負擔。”她在修好自己上下功夫,不再被矛盾和沖突帶動,把同事更換頻繁的狀況看作是講真相的機會。她說︰“我有責任給眾生一個被救的機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