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學員華盛頓紀念碑下燭光悼念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晚,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舉辦燭光悼念。夜幕降臨,學員們在華盛頓紀念碑下舉起盞盞燭光,悼念在中國大陸因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晚,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舉辦燭光悼念活動。
燭光悼念活動之前,學員們在華盛頓紀念碑前集體煉功。
夜幕降臨,學員們舉起燭光,悼念在中國大陸因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夜幕降臨,學員們舉起燭光,悼念在中國大陸因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現場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不少人是迫害的親歷者,也有的親人遭迫害致死。他們表示,雖然遭受了這場邪惡的迫害,但他們對真、善、忍的信仰依然堅定,更有責任告訴人們真相,帶給人類希望。

被迫害中失去父親的女孩︰我也要盡一份力

十九歲女孩徐鑫洋獨自在外州學習,她開車兩個多小時專程趕到華盛頓和媽媽匯合,一起參加燭光守夜。她說︰“我的爸爸就是因為堅持信仰而被迫害死了,我今天專程來紀念爸爸。”

徐鑫洋(左)與母親遲麗華(右)手捧父親徐大為的遺像。

徐鑫洋的父親徐大為因為制作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出獄時已經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不到兩周便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四歲。

“‘父親’這個詞對我來說挺陌生的,別人都有呀,但是我沒有。”徐鑫洋說,“可是回過頭來看,我父親在監獄里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向邪惡妥協,真的是很值得我驕傲的。”

看著身邊一張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遺像,徐鑫洋說︰“一直以來,我總覺得自己是被迫害最嚴重的人,今天我看到這麼多同修舉著這些照片,每個人背後都有這樣一段故事,都被迫害得很嚴重,可能比我更慘,只不過今天我有機會發聲,來到這里盡一份力。”

信仰支撐她走過人生至暗時刻

“每年燭光夜悼,我都會帶著我父親的照片。”法輪功學員斯蒂芬妮‧張(Stephanie Zhang)眼楮含淚看著父親的遺像。

法輪功學員斯蒂芬妮‧張(Stephanie Zhang)手捧父親張守仁的遺像。

張女士的父親張守仁退休前是工廠領導,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遺傳的高血壓和心髒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于妒嫉開始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月,六十五歲的張守仁和妻子一起去天安門請願,被中共非法抓捕,北方的寒冬臘月,他在看守所的地板上度過了三個月,期間遭受毒打折磨,身體徹底垮了下來。幾個月後,張守仁的妻子再次被抓,在巨大的精神打擊之下,張守仁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含冤離世。

母親被抓、父親離世,張女士當時在中國大陸任教的大學還不斷逼迫她寫“保證書”放棄修煉,她每天都活在沉重的壓力之下。“這場迫害,讓我認清了(中國)社會的現實。中共對于這群(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的)善良的人,甚至可以用各種手段迫害致死,(中共)就邪惡到這樣一個程度。”

人生最艱難的時刻,是信仰支撐她走了過來。“這樣的痛苦壓下來的時候,讓人覺得無法承受。我心中唯一的一念︰人信神是沒有錯的。”

清華學子歷九年牢獄 要“維護人類的希望”

清華學子王欣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

清華學子王欣在二十五歲時被中共非法判刑,在監牢內遭受了九年非人的折磨,也因此失去了清華的博士學位。

在獄中,由于不斷受到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扇耳光、竹筷子戳胸、拔頭發、電擊、被強迫看詆毀法輪功的材料等,王欣被迫絕食反迫害,總計三百多天。

一次絕食期間,警察用電棍電擊王欣並灌食濃鹽水。他回憶道︰“電棍啪啪地響,我一聲不吭。張姓隊長以為電棍壞了,拿過來在床上放電,發現電棍沒壞,就繼續電我的手、腳。整個屋子里面靜得出奇,只听到電棍啪啪的響聲,犯人們都嚇壞了。然後他們給我灌食濃鹽水,而且不許我馬上吐出來,如果吐出來,就繼續灌。”

一周後,王欣的肺部被燒出兩個洞,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九年的監獄生活中,僅王欣身邊就有五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警察虐殺致死,其中一人是被活活打死的。

回首二十二年的反迫害經歷,王欣說︰“我們有很多同修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現在仍有很多同修在國內的監獄黑窩里承受著迫害,而我們知道,天理是公平的,追求光明的人在人世間承受著黑暗,但總有一天光明會回來,而且不會遠了。“

“上下五千年文明長河,多少歷史先賢、英雄豪杰,卻沒有一個人能做到讓這麼龐大的人群在短時間內提升道德、身體健康、同時又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只有(李洪志)師父做到了。大法的洪傳,給人類帶來了希望。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那些潛在的受益者,我們必須要維護這樣一份希望。”

“我們看到,如今大法在世間洪傳的局面越來越洪大,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在征簽的過程中紛紛簽字來反對這場迫害,老百姓在覺醒。當越來越多的人覺醒、真相大白于天下,這場迫害就維持不下去了。但是反過來說,這個過程必須要有人堅持,必須要有人付出,必須得有人往前走。”

民眾了解迫害 呼吁美政府制止

大學生亨特‧麥凱(Hunter Mackay)曾在中國生活過三年,對共產暴政有著切身的認識。

來自猶他州的大學生亨特‧麥凱(Hunter Mackay)第一次听說法輪功,很感興趣,因為他曾隨外交官父親在中國生活過三年,對中共暴政有切身認識。他說︰“我們有機會第一手見證中國(中共)政府的壓迫,共產主義如何摧毀了整個國家,人們幾乎是在乞求自由。”

“中國(中共)政府如此鎮壓自己的人民,卻逍遙法外。美國作為整個自由世界的燈塔,需要采取更為強硬的立場,不允許中國(中共)政府這樣對待百姓,他們是在侵犯自己人民的人權,這應該被立即制止。”

重癥醫生巴里‧利伯龍(Barry Liberon)首次了解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來自德州的巴里‧利伯龍(Barry Liberon)是一名重癥醫生,他在活動現場首次了解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表示當晚回去就研究,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