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恩澤我家

Print

【圓明網】修煉大法前,我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有子宮瘤和臉上的皮膚病,去過省市各大醫院和個體皮膚科,長達7年的醫治,不但沒治好,把我臉肌肉治萎縮了。
那時我的臉就是大包,包里白點(硬疙瘩),點里有膿、血、水,我常比喻說象驢皮一樣,沒有一點知覺,針扎一下都沒感覺,我記得最後一次去哈爾濱景陽街治病時,那位有60年臨床經驗的老專家對我說︰我不能給你治了,你來晚了,因為你的臉不能治、不吸收藥了,我說為什麼、醫生說︰你以前用的藥都是殺傷力很強的藥,你用藥就好、不用藥就返,對吧?我說對,他說他們給你治的不對,我問大夫那我的臉到底會怎樣呢?大夫說︰你得有思想準備,你臉的肉得一塊塊爛掉,流出的毒水到哪、哪里爛,你用的東西和家人分開好。

當我走出他家門時,淚水已擋住我的視線,我絕望了,痛不欲生。我真的不想回家,我回家怎麼和丈夫說、還有年幼的女兒,我想一死了之,可我又一想,我不能就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丟下丈夫和女兒不管,我得回家,我要堅持活到生命最後一天,我也對得起丈夫和女兒,我天天以淚洗面。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就在我人生走到低谷和絕望時,我有幸喜得大法。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像春雨澆灌著我死去的心靈,使我從絕望中走向新的人生。我請到《轉法輪》,天天學法煉功,時時按真、善、忍做好人,事事向內找,提高心性,當我修煉兩個月的時候,我的臉好了,各種病也好了,我好像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樣,天天樂呵呵的,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給我以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

一、開創環境 抓緊救人

就在我修煉4個月的時候,村里公安來到煉功點說不能煉法輪功了,我們說為什麼?他說你們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我們的煉功點散了。我和同修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去了省政府上訪,第二天也就是七‧二零,鎮壓開始了,村里公安上我家來對我說你不能煉法輪功了,你還上省政府上訪,你不怕把你抓了?我說我是好人,學大法沒有錯。他說︰你跟我說不著,這是上邊的命令。

那時,電視天天播誹謗大法和師父的話,我心真的很難受,也無法學法煉功了,同修們也不能見面了,這種形勢把我壓的無法正常生活。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訪為大法和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還師父清白。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2天絕食被放回。

回來後,家里的環境更加惡劣。在我京時,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把女兒給我小姑子看著。丈夫听說我京上訪的消息後,抽了一宿煙沒睡覺,兩天白了頭,回來了跟我說︰你趕緊滾蛋,這個家一草一木沒有你的。

這我可上了邪黨的黑名單了。村里公安三天兩頭來我家看我還煉不煉法輪功,還告訴丈夫把你媳婦看好,再走就抽你們家地。村里還派人在我家門口蹲坑,不管我出去上哪都知道,就連我去理發公安都得看看我在不在。我要去看我母親,村長和公安到車站把我攔截,不讓我離開村子。

二零零一年,江澤民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就在正月半夜十一點到十二點,由派出所警察和大隊公安把我綁架到敬老院洗腦班,第二天早上八點來鐘來了五個人,有政法委書記,對我說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我還煉法輪功!書記說︰給我打!打手們說︰江澤民有密令,打死算自殺、打傷算白打。他們把我按在床上,有打臉的、有拿殺威棒打我腰和臀部的,有拿掃帚桿抽我腳心的,一天連打5次,最後大便失禁,臉被打出了血、身上的肉紫黑色,肉和骨頭離股了。他們不給說話機會,只要你說煉法輪功就打。當地的老百姓說政府太狠了,人家煉法輪功也不做壞事,怎麼下那麼黑手把人給打壞了呢?!打手打我時,我就一遍一遍背“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我被打那樣,可一點兒不痛,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關押我兩個月逼迫丈夫拿3020元把我贖回。

丈夫說︰你別煉法輪功了,咱們這個家沒法過了,我太怕了。我知道丈夫為什麼害怕,因為丈夫父親在文化革命時被打死的,丈夫自己八歲時被工作隊帶到大隊吊起來打、逼丈夫說,丈夫什麼也不說,最後被打個半死才放回。他母親失去了丈夫、兒子又被打這樣,悲痛欲絕幾年後也離開了人世,丈夫和妹妹成了孤兒。丈夫說共產黨太邪惡了,他們什麼事都能干得出來。我勸說丈夫︰沒事,咱們這個家是大法師父給的,你知道師父為我們這個家做出巨大的承受。師父受世人的謾罵,電視天天給大法和師父造假,我不但煉法輪功,我還要走出家門向世人說大法和師父是清白的,不能讓世人對大法犯罪、他們是沒有未來的。我得到丈夫的支持。

二零零四年時,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我悟到我們大法弟子要形成整體才能救眾生,我就一個一個找同修,讓他們上我家學法,我和同修交流我們要想開創更好的環境學法,樹立大法威德,先按大法做,咱們說的話要有力度,我們整體配合,有發正念的、有出去講真相的。

我們先跟大隊干部講,再一家一戶的講,告訴世人,大法是被江澤民迫害的,大法師父是來度人的,我們學大法都是好人,電視說的全是假的。後來村里很多都做了三退。

有一次,我和丈夫上地里干活,到中午回家時。看見一個拉雞蛋車陷在泥坑里。大家都走過去了沒有人幫忙推車,眼看那車冒著黑煙,我走到跟前一看,車底下全是泥。丈夫說︰走啊!我說我幫他推車,丈夫說︰你有多大勁呀?我說我有師父。我上前告訴開車人,我幫你推車你加油吧!這時丈夫也幫忙,我說︰師父幫弟子,“金剛排山”。車一下就開出去了,小伙子下車說︰謝謝大姐。我說︰你不用謝我,你謝大法師父吧!我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把命保,他說好,也做了三退。這時有人說你看人家法輪功多好,都幫推車,就人家幫推車,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

我們同修整體配合把真相傳單發到周邊每家每戶,還去外村面對面勸三退。

有一次派出所警車把我攔截在道上,警察讓我上車,我說我不上,他們說你上車我跟你說點事,我說有事就說吧,正在這時一個拉沙子大車過來了,警車擋道必須開走,這時我馬上走了。

縣城57位同修被綁架時,鄉政府又抓大法弟子,我小姑子起早就來告訴我︰名單有你,是第一個。小姑子也是修煉人,小姑子走後我的怕心出來了,我的牙直哆嗦,師父把法打我的腦子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對呀,我把怕心修掉,我不能讓他來找我,我得去救他們,我跟師父說︰師父呀!幫幫弟子,讓村長家沒外人(因村長家開的賣店,如果有外人不好說話)。當我到他家時,一個外人沒有,就村長和他媳婦在家,我說︰大佷子呀,嬸跟你說點事,听說鄉政府拉單要抓大法弟子你知道嗎?他說不知道。我說︰你可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樣會造業的,你和家人都沒有好未來。嬸真心希望你和家人有個好未來,平安幸福!他媳婦說︰咱可不抓人家法輪功,人家在自家煉法輪功,咱抓人家干啥?村長說︰嬸呀,你回家煉去吧,真來抓人我頂著,實在頂不住我給你報信。當時我的淚水都要流出來了,謝謝師父加持和世人的覺醒。

二、信師信法 走過魔難

二零一五年訴江時,我們同修和家人都做了訴江,我和同修交流︰咱應當每家每戶走,讓他們也訴江。同修都說行,就應該這樣做。然後我們同修兩人一組,有發正念的,有講的。

有一天早上,我忙著做飯,媽媽非要吃土豆,我說土豆都生牙了不能吃了,媽媽不干、非要吃,我說咱做點簡單的吃完飯去學法,下午還去勸世人起訴江澤民,媽媽說你太膽大了,還起訴江澤民?!我說他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就應當被起訴。我一邊跟媽媽說一邊拿袋子下窖拿土豆,我剛站上梯子架,突然就斷了,我一下掉下去了,當時動不了了。我說︰師父救弟子!馬上發正念,解體迫害我的邪惡,無論我有什麼執著心,我一定在法中歸正,就走師父安排的路。過會兒,丈夫看我還沒上來就下來看我,一看我正發正念,說︰你怎麼了?我說你看梯子斷了,我掉下來了。丈夫說那怎麼辦?我說你把別人家梯子拿來,我爬上去。當時,我一動就象肉在分開、骨頭頂著肉疼。丈夫把梯子拿來了,我說︰師父幫幫弟子,我得上去。我一邊默默念著“大法好”一邊往上爬,當我爬上來時丈夫要扶我屋,我說︰不用,我有師父。我自己一步步走屋躺在炕上,更不能動,連翻身都不能。丈夫說︰我打車上醫院吧,因為當時村里有兩個村民都是掉窖里把大梁骨都摔壞了,住醫院花了6-7萬元。丈夫害怕了,我說︰沒事,咱有師父。師父在《轉法輪》里講︰“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3]咱要信師信法。丈夫說︰我不管你了。他走了。我媽來了,坐在我身邊哭了,說︰是媽的錯。我說︰媽,不是你的錯,師父說向內找是法寶。我說︰媽媽,沒事,您和爸爸給我發正念(他們也修煉)。但是我悟到我早上跟媽媽動氣了,還起了干事心,修了表面,沒有實修心性,被魔干擾和迫害,這都是假相,我的心不被帶動,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一定闖過這一關的,我一定上煉功點學法。我說師父幫弟子我要起來,我艱難的爬起來往學法點走,這段路我一步一步趕了四十分鐘,有人問我你怎麼了,我說掉窖里了。他們說你不去醫院那可不行。我說沒事,我有大法師父保護,沒事。我堅持到煉功點。

堅持學法煉功法發正,22天我完全正常了,世人也說大法太神奇了!我感謝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在那艱苦的歲月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我一步也走不過來,其實我什麼也沒做,都是師父在做。村里很多人都簽名起訴江澤民。

三、受益的親人

二零零三年的時候,丈夫幫朋友家拉玉米稈,裝了滿滿一大車,走在半路上翻車了,把丈夫翻車底下了。開車的嚇壞了,趕快回村找人,當把丈夫從車底下拉出來時,丈夫很好,哪也沒傷著,丈夫說︰我沒事,我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村民說太神奇了,大法太神奇了。

還有一次,也是幫朋友拉玉米稈也是裝滿滿一大車,那車前邊鉤子掉了車頭還在走,車開的很快一下把後邊的斗甩下了,把丈夫從上邊一下甩溝里了,丈夫站起來什麼事也沒有。

姐姐有一次鬧眼楮,讓兒子給買眼藥水,當時姐夫在外邊修車,把眼藥水和膠水放在起了,到晚上姐姐把膠水上眼楮里了,一下就粘上了。姐姐、姐夫害怕了,這怎麼辦呢?是不是得上醫院割呀,姐姐想起來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我二妹妹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救救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眼楮神奇的睜開了。

我弟弟和弟媳結婚十年沒有小孩,在二零一四年弟媳婦懷孕了,那時弟媳婦40歲了,就在懷孕五個月時,孩子不怎麼動了。弟媳婦去了四個醫院看,都是一個說法,孩子不能要了,醫生說別的孩子在母親身體里是雙臍脈吸收母親養份,你的孩子是單臍脈吸收養份,醫生讓弟媳婦打胎,如果不打胎,將來孩子會先天性腦殘和先天性心髒病,這孩子你怎麼養?弟媳婦回來後整天哭,後來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商量怎麼辦。我說別哭了,咱有救。她說怎麼救?我說咱有大法師父。她說我也不煉功啊!我說大法師父說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4],你是我的家人,當然會受益,我說你們倆從現在開始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證沒事,就交給大法師父吧!弟弟和弟媳天天念,孩子出生後一切正常,現已經8歲了,非常可愛。

我姥姥81歲時,老舅給我打電話說︰快來看看你姥姥吧,你姥姥病的很嚴重,醫院不給治了。我就去了,當我看到姥姥時,姥姥眼都不愛睜了,姥姥生了8個孩子,落下很多病,有肝炎,動脈硬化,高血壓,頭暈,心口里有塊象石頭的東西,吃飯時,不愛下去,吃什麼藥也不好使,我看到姥姥這樣沒動心,我說︰姥姥,咱有大法師父能救您!姥姥說︰真的嗎?我說︰真的,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就能救您。從那以後姥姥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神奇的好了。

我寫完稿已是淚流滿面,我用盡人類的一切語言也無法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師父!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