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網絡和電子產品的執著

Print

【圓明網】作為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我想談談在網絡和電子產品方面去執著的一點個人體會。
一、小學戒除游戲癮

我從小就不是那種對電子產品很感興趣的人,甚至內心有些抵觸,但小學在同學的帶動下也迷上了電子游戲。剛開始,我連上網都不會,在同學的指導下玩了幾次並沒有上癮的感覺,再玩下去卻上癮了。那時家里電腦不能上網,就到鄰居家里打游戲。

相比于同齡的孩子,我的自制力已經算很強了,但是在電子游戲面前我竟然也控制不住自己。甚至在我玩的時間長了,有些累的時候,內心有一種感受還在驅使著我繼續玩下去,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種執著可以強烈到如此地步。內心里也知道不好,就背著大人玩。但這種“不好”僅限于表面,潛意識里隱約知道是不好的行為和一種執著,卻沒有深挖,更確切的說,不敢去面對。

漸漸的,我越來越感受到了電子游戲負面的作用,原本豐富美好的世界被滿腦子想著電子游戲的念頭取代了。曾經和鄰居玩的樂此不疲的玩偶變的如此陌生,對電子產品的著迷讓我失去了童真。

玩的時間長了,最初電子游戲帶來的新鮮感已不復存在;相反,一個游戲不斷努力翻新花樣卻永遠也跳不出自己本身的框框,讓我從中看到︰無論以何種方式吸引人們,電子游戲本身的單調;還有電子游戲的真實目地︰吸引人們對它上癮,以賺取商機。從中也感受到了電子游戲真的沒有那麼好玩,“好玩”只是人的執著心造成的主觀感受,“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1]所謂的娛樂和放松其實也都是借口,長時間接觸電子產品都會或多或少的被控制。

我越來越感到應該去掉這個執著了,同時大人也發現我從鄰居家回來後眼楮明顯很疲勞,懷疑我去玩電腦。我雖然否認了,但知道打游戲這種行為太不好了,一定要趕快戒除,而且撒謊也是不好的行為呀。玩了一個學期的游戲,學習成績也下滑了。雖然只是從第一名掉到了第二名,但我自己知道學習水平上的差距可不止這一點。

我決定︰從現在開始,絕對的不再玩電子游戲了。

幾天不玩了以後感到很難受,心里有一個想法催我趕快玩,心里癢癢的抓心撓肝的,我知道這是執著,還挺強呢,一定要把最後這一點清除掉。這以後只玩過一次游戲。當這個執著又翻出來的時候,正好沒事想找鄰居玩。又馬上警惕,怕去了之後控制不住自己。猶豫了一會,還是去了,結果真的控制不住,玩了一次游戲。

現在看來,執著心翻出來的時候,無論看起來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借口,是那個執著心為了存活而欺騙主意識。我悟到,直接接觸能引起人強烈執著的物質,通過這種辦法去掉執著,只限于心性在這方面有一定基礎的人。而掙扎著還根本沒有擺脫這個執著的人去接觸這種強烈的東西,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我仿佛潛意識里知道這是我的一個大關,修上去或者掉下來,全看我自己了。那時我還不算真正走入修煉,但那時我有一顆堅定的求道的心。也許達到了那一層標準對我的要求,憑借著這顆堅定的心,游戲癮戒掉了。師父說︰“修煉如初,必成”[2]。這段經歷也時時激勵著我不斷精。每當我有什麼東西很難放下的時候,我都會用這一段經歷來鼓勵自己︰有當初那麼堅定的意志,就一定能過去。

寫這篇交流稿的時候,我忽然又明白了為什麼開始玩游戲的時候沒有上癮。原來,前幾次都是在別的同學家玩,只能玩一會,因為是別人的電腦主要還是同學玩。而後來,因為鄰居家孩子比較隨和,我可以隨便想玩多長時間,沒有了外在的約束,這個執著心就冒出來了。不是我沒有這個執著,而是它隱藏得很深啊!這就是常人講的“君子慎獨”的意思吧。

二、高中戒色的同時去對電子產品的執著

我受到網上色欲一類東西的干擾,色欲心起來了。從黃色的圖片、文字到與美色相關的影視劇,自己在色欲這個問題上不斷的向下滑著。

一天我又在反思色欲心的問題,忽然想到︰如果不是通過電子屏幕去看,而是直接看,會這麼執著嗎?不會!我自己給出的答案讓我一驚,同時我感到似乎找到了我在這個問題上如此執著的另外一些原因。除了色欲心之外,對電子產品的執著也加強了這種執著。這件事情才讓我真正體會到了外星人的技術多麼厲害,這些發著光的像素塊竟然可以把人控制的神魂顛倒。“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舍不得放下!”[3]

我有時正念還比較強,有時執著卻很強烈,控制不住的去看那些不好的東西,看完又會很悔恨,可是下次還是控制不住自己。這種狀態長期突破不了,我感到很痛苦。有一天學法讀到“作為一個真正能夠下決心修煉的人”[1],我悟到︰所謂放不下其實還是自己“決心”不夠。師父說︰“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你就豁出來了,正念正行,按照師父說的做。”[4]

學到“但也有這樣的,第一次沒過去,醒來後懊喪的了不得,可能你這種心理、這種狀態,也會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問題,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夠過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1]這一段法時,我覺的我也很“懊喪”呀,怎麼反反復復還是過不去呢?仔細想,師父說的“懊喪”的人是真正看重法、看重修煉的人。而我其實並沒有像他看的那麼重,其實我是屬于“不在乎”的那種人,所以我才反復犯錯也過不去。

三、大學去掉對社交軟件的癮

為了大學學習上的事情與同學聯系,高中畢業後我也買了智能手機。剛買手機,剛開始使用QQ、微信等社交軟件,很喜歡跟同學聊天,聊的很多是可說可不說的話。我很快發現了這個執著,提醒自己注意,一段時間以後,這個執著就去掉了。

大學學習也很忙,消息必須經常查看,否則有些內容沒有及時看到,會影響正常學習。還有一次,同學有急事在QQ上跟我說,我沒看到,因此與同學產生過矛盾。我意識到應該符合常人狀態。可是,看的頻繁了,不自覺的就養成了沒事就看的習慣。出現了和常人一樣的對手機上癮的狀態,即使沒有什麼消息也會無意識的翻看。直到一次發現了這種狀態,我猛然驚醒了。

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很多東西無法杜絕,甚至經常接觸,執著就可能反復。“但是在常人中修煉是很復雜的,家里老做肉,時間長了,你又覺的吃起來香,以後會出現反復,整個修煉過程中會出現多次反復的。”[1]個人認為,對于這些容易引起執著的東西,平時就應該更注意一些,防止執著心反復,這樣才能修的更扎實。

為了避免干擾,我采取把社交軟件靜音,再定期查看的方式。但有時需要在短時間內和同學把一個問題說清楚,可是很多時候對方不會馬上回復,這時我就把軟件調成有聲音。這樣就不用總是想著對方回復了沒有,等到事情說完了,我再把軟件調回靜音。

讓我們珍惜剩下的時間,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所剩不多的路吧。”[5]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