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修的好 不注意時也會犯初級錯誤

【圓明網】有些關看似不大,修煉初期就應該過去,可現在卻經常過不好,這種現象挺普遍。有時我疑惑︰怎麼會這樣呢?這里,寫出一點現象和認識,意在共同借鑒與突破。
一次我去親戚同修家,他開車接我,上車後,他車前的車掛引起了我的注意︰是手工繡的,似江南荷包。當時我腦子里出現一個畫面︰這個車掛是一個端莊秀氣的女孩送的,女孩相貌浮現在我眼前。我直言︰“這個車掛是一個女孩送的?”同修詫異︰“你咋知道?”隨後又解釋說︰“我跟她沒事。”我說︰“一個車掛成天在你眼前晃動,你心能靜嗎?能忘掉她嗎?能說你沒有色心嗎?再發展下去是啥?邪惡要收拾你了,還糊涂?”

同修直拍腦門︰“咳,咋犯了初級錯誤?”馬上把車掛摘掉了。同修深挖自己︰有色心,面子心、情……”當異性對你有“好感”時,恰恰是修煉人的大漏,大漏後面必是禍患。

有些關是在“兩可間”,本來應該過去,卻滑了下去。

拿欲來說,能突破也是不容易的,可有時候,夫妻間難免會到一起說點親近話,特別對方是常人,如果你不注意,就會留下悔恨。“兩可間”的每一秒一定要警覺,那是提高的“節骨眼”,是考驗,修煉人沒有偶然,那一刻其實是看你修得是否扎實?

一個夏天,我和一個同修在院外樹下閑聊,螞蟻在腳下來來往往。我看著不舒服,脫下鞋,拍死足有幾十只。忽然同修說︰“你咋故意殺生?”我猛醒︰“對呀,這不是殺生嗎?”趕緊合十道歉︰“願你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將來我圓滿時,把你們度到我世界里做眾生,以了今日殺生之債。”雖然我懺悔了,可事並沒完︰我身上出現大片紅疙瘩,又癢又疼,象被螞蟻咬過似的。我知道,被舊勢力抓到理了︰“你故意殺生,得讓你長點記性。”

有些初級錯誤是明知故犯的︰拿網上理財來說,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卻經不起“利息”誘惑,把幾萬、幾十萬投了去,有多少同修掉了舊勢力布下的陷阱?

拿高利貸來說,知道修煉人不能沾邊,卻經不住“兩分利、三分利”的誘惑︰把銀行里的存款取出來,讓“抄盤”的親戚或朋友去運作,開始還回點,後來全沒了影兒,還被舊勢力恥笑。

偶爾會听到同修說︰“某某挺精的,咋出現病業差點走了?”後來知道,同修說了不該說的。比如︰身體難受時,說︰“真是生不如死。”有的單身同修生活寂寞,說︰“活著真沒意思。”什麼是求呢?舊勢力巴不得你早走,它們就會這個。

一個同修說︰鄰居經常找他干活,請客時卻沒他。他心里不是滋味,妻子又火上澆油說︰“干活找你,請客時沒你,以後別搭理這樣人。”同修憋了好幾天,順不過來勁。旁邊一個同修說︰“如果站在私的基點上,你是為他付出;站在為他基點上,你是收獲。”同修恍然大悟。

有很長時間,我為一個朋友借錢不還而苦惱。朋友摳門,手里有錢,就是不願還,我琢磨著用什麼辦法要回來?也經常打坐不靜。有一次,一個同修問我︰“你來人間是為什麼呢?是為這點蠅頭小利嗎?這點事還耿耿于懷?怎麼能成神呢?”我一震,頓感輕松起來。

有個同修以前是陰陽先生,修煉後不干了。有一次,村里一個親戚死了,死者孩子給他跪下了︰讓他救急,把死者發送了。同修給找了一個人,可那人來後,啥事都問他?事後按規矩又給他錢。同修說︰“不二法門多關鍵?我犯了這麼初級的錯誤?有好幾天我屋里有動靜,干擾不斷,我跟師父認錯了。”

還有個同修說︰“這幾天,我視力下降,看物象有層東西隔擋著,戴上鏡子也不行。”我說︰“你找原因了嗎?”同修說︰“明知故犯,我看了幾次手機視頻。”越到最後越嚴肅,總不能徘徊在一個層次上呀?

邪惡“清零行動”騷擾時,有個同修說︰“我沒簽字,都是孩子簽的。”我問︰“那你的態度呢?”同修笑笑,我看出同修有狡猾心︰自己不出面,示意孩子應付。這是善嗎?這私還小嗎?誰簽字都是對大法犯罪,舊勢力能放過這樣的人嗎?

近期,大陸有的地區規定︰“不打疫苗不準去超市、不準乘車……”有個年輕同修不打,街道問理由?她謊稱︰“我想要二胎。”街道說︰“行,這種情況可以不打。”同修當時還挺高興,我提醒說︰“這不真,是大漏,舊勢力會讓你身不由己真懷上二胎,你不自找麻煩嗎?”

師父說︰“可是修的再好他也是人在修,只要這個人還沒有圓滿之前,他都有人身上的東西”[1]。我悟,師父這樣說是慈悲弟子,體諒弟子,可我們要嚴格要求自己,不能老是在人的狀態上徘徊,越到最後越要勇猛精,盡快脫離人,修成神,這才是師父最高興的。

寫出一點現象,不在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