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九年冤獄折磨 陳雯再被枉判九年半

Print

【圓明網】江西省南昌縣蓮塘鎮現年四十五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陳雯(陳文),女,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遭綁架、非法關押構陷,二零一九年十月底被枉判九年半刑期,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迫害。

陳雯曾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與丈夫陳向陽同時遭綁架,遭吊銬、“熬鷹”、毒打等酷刑折磨,後陳雯被非法判九年刑期,陳向陽被非法判十二年刑期。在江西省女子監獄,陳雯遭關禁閉、長期罰站、綁“老虎凳”等酷刑摧殘,一度被迫害致神志不清,不能正常生活。

丈夫陳向陽在經歷了整整十二年的牢獄酷刑迫害後,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回到家中。

夫妻倆經歷了十二年的離別,才剛剛團聚二十天。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八點,陳雯在上班的路上遭公安警察綁架,余詩、熊斌、李政、胡某某等四個警察同時到陳雯娘家非法抄家,把陳雯父親用的電腦強行搶走。陳雯已成家的兒子也在家被綁架、非法抄家。母子倆被非法關押在南昌縣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南昌市西湖區法院對陳雯等五名法輪功學員第二次非法開庭。陳雯在法庭上自辯︰法輪大法是正法,于國于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自己修煉法輪功合法無罪。然而法官頻繁打斷、阻止陳雯的合法陳述,整個庭審四十分鐘就草草結束。

二零一九年十月底,南昌市西湖區法院對陳雯枉判九年半刑期,陳雯被再次關押到江西省女子監獄迫害。

一、陳雯曾遭酷刑逼供、在監獄被摧殘的神志不清

◎ 被綁架遭吊銬、“熬鷹”、毒打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南昌市青雲譜區公安分局警察對陳向陽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陳雯和丈夫陳向陽不在家。二十八日上午,陳雯還在上小學的年幼兒子,到用來制作法輪功真相資料的租住房告訴被抄家的情況時,被警察悄悄尾隨跟蹤。下午四點多鐘,租住房被警察強行破門而入,陳雯、陳向陽和另兩名法輪功學員遭暴力綁架,屋中所有制作真相資料的設備被搶劫一空,一個存折被搶走(金額一萬八千元)。

當天晚上,陳雯被關押在南昌市青雲譜區岱山派出所,春寒料峭的夜晚,夜深人靜,派出所的審訊室里傳出陳雯遭受酷刑逼供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二十九日下午,陳雯和另一女性法輪功學員被帶到了偏僻的青雲譜區岱山街定山路 “510外辦招待所”(曾用來供境外流亡共黨人員居住的秘密地點),被施行了兩天一夜瘋狂殘忍的酷刑折磨。青雲譜區公安分局張俊大隊長,岱山派出所所長、副所長,還有警察鄧向陽,將陳雯懸空吊銬在防盜窗上,指使巡防員一人抓住一只腳,往兩邊拉成一條水平直線,左右晃動,前後推拉,反復折磨長達三十六小時,陳雯腰部在搖晃下磨破損傷。在這兩天一夜中,不許陳雯合眼,一合眼就毒打。非人的酷刑折磨使陳雯雙手失去知覺,全身骨頭疼痛。

酷刑示意圖︰吊起來晃蕩

◎ 被判九年 監獄遭關禁閉、長期罰站、綁“老虎凳”等酷刑摧殘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陳雯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遭青雲譜區法院非法庭審,陳雯被重判九年刑期。同年十二月二十日,陳雯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監獄加重迫害。

在監獄,陳雯遭到強制轉化酷刑摧殘︰被吊銬在女子監獄的窗戶上,連續五天五夜;獄警王淑美利用刑事犯人魏小紅,對陳雯進行長達五個月的面壁罰站,致兩腿粗腫、雙腳嚴重腫大,無法站立、行走;獄警陳利指使凶殘的“包夾”犯人,對陳雯進行“車輪戰術”迫害,二十四小時的折磨,不準睡覺,早上不給飯吃,一天只給一杯水,使得陳雯身體很消瘦蒼老,與三十多歲實際年齡相差很大;對陳雯實施“老虎凳”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九年四月,獄警王淑美、郁深、王娟、王芬及陳莉利用刑事犯人黃美鳳、杜金萍、鄧國珍、李梅珍及舒影靜等,再次對陳雯進行非人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時罰站,眼楮困乏睜不開,就用蚊不叮水、風油精、清涼油強制倒進或抹進陳雯眼楮里。

副監獄長李暉親自指揮犯人將陳雯關禁閉室長達四個月,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一天只吃兩餐,不準洗澡,不準換衣服。

在女子監獄歷盡折磨後,陳雯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回到家中。長期的酷刑折磨使陳雯被迫害致神志不清,常常一個人發呆,不能正常生活。

二、丈夫陳向陽遭十二年牢獄摧殘、九死一生

陳向陽,男,現年五十多歲,南昌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陳向陽等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南昌市“610辦”操控、劫持到洗腦班(南昌縣黨校)迫害,陳向陽因堅定信仰,抵制邪惡的洗腦迫害,被毒打致吐血不止,七天後才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陳向陽在制作真相資料的租住房和妻子陳雯同時被綁架。陳向陽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遭看守所警察唆使在押人員毒打致遍體鱗傷,頭部受傷而經常疼痛。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八點,南昌市青雲譜區法院對陳向陽、陳雯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案子被定為所謂的“大案要案”,陳向陽的父親對宣判結果說了幾句話,就被強行推出法庭。中午十二點,庭審結束,陳向陽被非法重判十二年刑期。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左右,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陳向陽被秘密送入南昌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左右,陳向陽被轉至江西省豫章監獄關押迫害。在豫章監獄,因陳向陽堅定信仰不轉化,遭受了種種的酷刑迫害。監獄第五監區的警察段海濤,指使犯人充當打手,對他進行酷刑摧殘︰關禁閉、毒打、剝奪睡眠、暴力強制洗腦等。長期的非人摧殘致使陳向陽腦震蕩,腰部劇痛,兩腿嚴重腫脹,大腿上的肉被惡人挖去、糜爛成一個空洞,人一度昏迷不醒。

二零一七年四月,陳向陽再次被關押在監獄第六大隊(嚴管隊)酷刑迫害。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陳向陽在經歷了整整十二年的牢獄酷刑迫害後,九死一生回到家中。

陳向陽與陳雯夫妻倆經歷了十二年的離別,才剛剛團聚二十天,陳雯又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遭綁架,被非法判九年半刑期,再次被關押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迫害,夫妻倆又被分隔在監獄的高牆內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