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遭勞教迫害致腰椎壞死 姜新英再被綁架

【圓明網】濟南市法輪功學員姜新英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勞教兩次,合計三年半。期間第三、四腰椎被結核菌侵蝕壞死,逐漸駝背至九十度。此後她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因依法起訴元凶江澤民,又被關洗腦班一周。今年以來,她又遭“清零”騷擾。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一大早,千佛山派出所七、八個警察,突然闖進姜新英家中,綁架了她,並搶走兩大兜私人財產。家人被告知,姜新英講真相時被拍到,通過查監控被確認。

因為姜新英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時,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酷刑,禁水、禁食、奴役折磨,被迫害得全身結核,甚至第三、四腰椎被結核菌侵蝕壞死。盡管後來做了鋼板手術,也無法支撐身軀,逐漸變成駝背九十度。警察就憑借此特征找到了她。

據悉,姜新英當天就被送看守所。酷暑時節,加之身體病痛,不知她如何承受?

濟南法輪功學員姜新英

姜新英,女,今年六十五歲。退休前是濟南煤氣用具總廠黨委政工干部。于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不但甲狀腺腫瘤、神經性頭痛、痔瘡等病癥一掃而光,也因明白了人生真諦,變得心胸豁達,更加善良、寬容、真誠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盡心盡力完成工作,利益面前不爭搶。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她一個弱女子遭受了一般人無法想象的迫害。

第一次非法勞教,超負荷奴工,長時間罰站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姜新英在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中被天橋區警察分局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姜新英被罰站七天七夜,警察指使包夾晝夜輪流看管,不許坐下,不許閉眼,用各種方法使她沒有片刻休息。七天下來,姜新英雙腿腫脹酸痛麻木,神志不清。

示意圖︰奴工迫害

在看守所,姜新英被迫從事超負荷奴工,每天工作17-18個小時,裁剪制作毛絨玩具的厚毛布,手磨起老繭,大量毛布的縴維粘在皮膚上,皮膚紅腫發癢。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九死一生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姜新英在六里山路告訴人們大法真相,被六里山路派出所警察非法勞教,再次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勞教所。

由于堅持信仰,姜新英被單獨關押與外界隔絕,犯人包夾24小時形影不離的監視。

警察指使包夾,強迫姜新英每天坐在30厘米高的板凳上,兩腳並齊,兩手放膝蓋上,腰挺直,目視前方,一動也不準動。這是個表面看起來不嚴重,實際上卻非常殘酷的刑罰。長期壓迫,使臀部肌肉潰爛,血肉浸透衣服與衣服粘連,每次上廁所都會把已經血肉模糊的皮肉再次撕開,鮮血淋灕的傷口,長期不能愈合。

由于拒絕“轉化”,姜新英被惡警剝奪上廁所和洗漱的權利,在她再三要求下,才被允許每天晚上只能在別人睡了之後,上一次廁所,還不給足夠時間。這使她嚴重便秘,整日腹脹,同時造成她無法吃東西,稍吃一點,肚子就脹的象要裂開一樣,一日兩餐成了酷刑。

姜新英被限制洗漱,曾經長達三個月被禁止洗澡,身上積了厚厚的污垢。

姜新英被限制食水。因為長期缺水,嘴上起大泡,牙齦腫痛,咽喉冒火發癢,大便更加困難,曾長達十二天才大便一次;她時常處于饑餓中,為了減輕饑餓,她把菜里的茄子把、西紅柿蒂都吃掉了。

姜新英因為堅持信仰,拒絕奴役勞動,多次被罰站。姜新英給惡警講道理,卻被用抹布堵嘴,用開水燙。

一次被罰站十幾天後,姜新英渾身腫脹,手指肚都又紅又腫,突然一陣心髒劇痛,她癱坐在地。惡警誣蔑她裝病,命令包夾拽著胳膊、衣服拖著她走,惡警還威脅不罰站,就電刑。

再一次被罰站十五天後,姜新英雙腳腫到穿不下大號軍用鞋,腿部變青麻木無知覺,身體極速消瘦,體重從剛進勞教所的一百三十七斤驟降到七、八十斤,骨瘦如柴。

更嚴重的是姜新英腰部疼痛到不能直立,走路歪歪斜斜,同時脖子部位長起一個不明大包,伴隨渾身出虛汗,身體散發著腐爛的異味,身體到了極度虛弱的程度。

勞教所把她送到武警醫院檢查,卻不告訴姜新英本人檢查結果。勞教所主動為她辦理“保外就醫”,姜新英被家人接回,離開了魔窟。

後來家人才明白,勞教所早已知道她被迫害成嚴重的傳染病,害怕承擔責任,才提前三個月釋放。

花費十幾萬元醫療費,身體留下嚴重殘疾

姜新英的親人中有醫生,看到她被迫害的慘狀,難過得心都要碎了。那個原本健康的姜新英都遭受了什麼,變得如此衰弱不堪?!

經醫院診斷,姜新英罹患肺結核、頸部淋巴結結核、腰椎結核。脖子上核桃大小的不明包塊就是淋巴結結核。肺部結核也非常嚴重,結核菌的侵蝕在肺部形成了數個空洞,其中最大的一個直徑7厘米。後腰皮膚是黑色的,腰椎兩側有結核性包塊,每個直徑都有十幾公分。牙床變形,口中潰爛發臭。第三腰椎和大部份第四腰椎已經被結核菌侵蝕掉,也就是第三、第四腰椎已經壞死,壞死的腰椎碎骨壓迫著馬尾神經,雙腿不能活動,一動就會劇痛,注射止痛藥物都不起作用。

因為要做CT,不得不搬動姜新英的雙腿,劇痛使她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看到的人都為她難過。姜新英是個極其堅強的人,常常默默承受痛苦,這次真是到她無法承受的極限了。

由于身體狀況過于虛弱,醫生認為姜新英再不做手術就會癱瘓,但她那時的身體狀況又無法做手術,把她轉到內科,先控制結核的擴散,經過二十多天的內科治療,才轉回外科進行腰椎手術。

主刀大夫是從山東省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請來的專家,在腰椎左右用四個螺釘固定兩條鋼板連接脊柱,以此支撐身體。手術花費了十幾萬元,給家庭帶來巨大的經濟負擔。

身體虛弱,加之如此大的手術,使姜新英的術後恢復更加艱難。除了腰部三條長達二十多厘米的刀口需要恢復,創傷使她全身疼痛難忍,家人得不停的為她按摩,才能稍稍減輕疼痛。她還渾身奇癢,用抓癢撓,不停的抓撓才好受點。

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遭洗腦迫害

作為這場江澤民發動的迫害的受害者,姜新英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向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送了起訴江澤民的訴狀。二零一六年五月,司里街派出所卻因她依法訴江而綁架她,非法關押洗腦班七天。

慈悲傳真相被冤判一年半,退休金被剝奪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身上傷殘的姜新英始終惦記著那些還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她到泉城公園講法輪功真相,遭便衣惡告,被千佛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到濟南市看守所。千佛山派出所的付姓所長和司里街辦事處人員帶領一幫警察抄家,抄走了私人財物,不給清單。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上午九點,歷下區法院非法庭審,歷下區兩名610人員到場旁听。濟南律師為姜新英做了無罪辯護,當天庭審未宣判。在四月初,濟南歷下區法院負責此案的法官孫靜電話告訴律師,姜新英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二零一八年初,姜新英終于擺脫監禁,回家後,卻得知退休金已被停發。辛辛苦苦半生,卻連一分收入也沒有,家人把怨氣都撒在她身上。她只有默默的忍受,更加無怨無悔的付出。

盡管手術後,姜新英再也無法像正常人挺直腰板,逐漸發展成駝背九十度。即便如此,她還承擔著給一家五口人(女兒一家三口)做飯的重任,每天采購、做飯,外孫想吃什麼,都盡量滿足他。可想而知她付出多少辛苦。

今年遭“清零”騷擾

今年以來,中共邪黨打著所謂“建黨100周年”的幌子,派出所、居委會等成員不定期闖進法輪功學員家里拍照、恐嚇、強制簽字,甚至利用限制或剝奪家屬入黨、提干、參軍等等方式給法輪功學員施壓,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嚴重擾亂了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正常生活,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利。

姜新英也被派出所、居委會、網格員騷擾,她沒有配合。她殘缺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揭露素材,曝光邪黨怎樣把一個健康快樂的、曾經承擔干部工作的人變成了一個需要依賴別人才能維持生活的殘疾人,法輪大法如何拯救她,從險惡的烈性傳染病中轉危為安,並能恢復到能為家人操勞,承擔起作妻子、母親、外婆的職責。她的親身經歷就是最好的真相。

一次次的迫害,使姜新英的家人不堪其擾。尤其她女兒在上大學、生孩子的人生關鍵時刻,媽媽都被中共迫害中,都不能在她身邊。這次又被警察硬生生從身邊扯走,不知何時,才能等媽媽回來,過上安穩的日子?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