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 一代人

Print

【圓明網】“當得知父母被綁架的消息後,我感到渾身發麻、震驚不已,然後眼淚奪眶而出,我的心也在流淚。害怕,憤怒,悲傷,孤獨,失落,我已經感受到所有這一切,乃至更多。我經常茫然無語。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我肯定會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我怎麼可能忘記他們對我的父母和我所做的事情?”

2021年7月16日,16歲的紐約女高中生陳法緣勇敢地站在華盛頓DC7‧20反迫害的演講台上,講述著她的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的迫害,以及迫害給她帶來的傷痛。

陳法緣在華盛頓DC法輪功“7‧20”反迫害集會上發言

當晚,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辦燭光悼念。夜幕降臨,學員們在華盛頓紀念碑下舉起盞盞燭光,悼念在中國大陸因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19歲女孩徐鑫洋獨自在外州學習,她開車兩個多小時專程趕到華盛頓和媽媽匯合,一起參加燭光守夜。她說︰“我的爸爸就是因為堅持信仰而被迫害死了,我今天專程來紀念爸爸。”

徐鑫洋(左)與母親遲麗華(右)手捧父親徐大為的遺像。

徐鑫洋的父親徐大為因為制作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出獄時已經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不到兩周便含冤離世,年僅34歲。

“‘父親’這個詞對我來說挺陌生的,別人都有呀,但是我沒有。”徐鑫洋說,“可是回過頭來看,我父親在監獄里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向邪惡妥協,真的是很值得我驕傲的。”

看著身邊一張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遺像,徐鑫洋說︰“一直以來,我總覺得自己是被迫害最嚴重的人,今天我看到這麼多同修舉著這些照片,每個人背後都有這樣一段故事,都被迫害得很嚴重,可能比我更慘,只不過今天我有機會發聲,來到這里盡一份力。”

22年來,467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徐鑫洋,陳法緣,以及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子女在中共長達22年的迫害中承受著家庭破碎、失去親人的痛苦。但同時,他們以非凡的勇氣與堅韌面對邪惡,堅守著對“真、善、忍”的信仰,成長為如今的青年大法弟子。

22年畫不圓的家

7月18日星期日,英國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倫敦議會大廈對面的議會廣場舉行反迫害集會。今年34歲的于銘慧從12歲起就與父母分開了。她的父母因不放棄信仰,分別曾被冤判15年和11年,受盡酷刑和折磨,從煉獄出來不久,她的母親竟然又被抓走判刑。

于銘慧發言,揭露中共對自己父母的殘酷迫害

于銘慧說︰“2016年,爸爸被釋放了,父母在闊別17年後,終于團聚了。爸爸出獄那天,我高興極了,能和父母通電話,我覺得他們又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我又有了一個家。好日子沒能持續多久,我們就發現電話遭人竊听了。電話中有回音,有時還能听到說話聲,有時是我听到,有時是父母听到,甚至電話那頭的人能與我對話。這好像一個刺耳的警笛,提醒著我們,我的父母還生活在迫害系統之中,迫害一天沒結束,我們眼前所擁有的自由和珍貴的通話機會,都是沒有任何保障的。有一次,在我和父母通話一個小時後,他們失聯了。”

“去年聖誕節前夕,我們的生活又一次被卷入迫害的風暴中,我的母親王楣紅再次遭到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五個月後,她被判刑四年。媽媽的人身安全、基本尊嚴能否得到保障的問題,再次揪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

“一場長達22年的噩夢,我依然不清楚,何時我們一家人能擺脫迫害,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但我心中又感到幸福和安慰,因為在這場迫害中,我看到我的家人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心中懷著對道德和信仰堅定的信心,支撐他們在平凡的人生中堅持一些不平凡的價值。”

這場迫害就不應該發生

法輪功學員黃國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從事玻璃深加工的行業,前程似錦,家庭幸福。他的妻子羅織湘是廣東省農墾建設總公司的一名建築設計師。黃國華在2004年逃離中國之前,經受了長達近三年的多次非法抓捕和囚禁,受盡了精神上的摧殘和肉體上的酷刑折磨。而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被中共殘忍地殺害。

現居新西蘭的盧娜是黃國華和羅織湘的女兒,當她的媽媽和未出世的弟弟或妹妹被迫害致死時,她才兩歲。她在反迫害集會上發言中說道︰“我從未真正理解為什麼我沒有媽媽,而其他孩子卻有。這一直是我很小時候就要接受的現實,但我從未真正理解其意義。我從照片上知道,我在蹣跚學步時參加了我媽媽的葬禮。直到我長大了,我才明白,我的一半家人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的母親,還有一個我從未見過的弟弟或妹妹。我爸爸告訴我,在我三歲時,在公交車上看到一位母親抱著她的孩子,我突然開始大哭起來,問為什麼其他孩子有媽媽,而我沒有?”

從小缺失母愛,是盧娜心中永遠的痛,她說︰“就象其它許多受迫害影響的家庭一樣,我不是唯一失去親人的人。在這場迫害中,很多法輪功學員失去了他們的孩子、配偶、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這種創傷將一直伴隨著他們,就象(伴隨著)我一樣。雖然我媽媽不能起死回生,但我可以大聲說出來,告訴大家我的親身經歷。這樣人們才會意識到、才會有辦法解決中國的人權問題。這場迫害不應該發生,沒有人應該為自己的信仰被迫害以至失去生命。”

盧娜控訴中共迫害死她的母親

面對邪惡不能袖手旁觀

現居舊金山的張真妮從1994年就跟著家人修煉法輪功,她說︰“我的姐姐和父母修煉幾個月後慢性病就好了。我從小就在真、善、忍的燻陶下成長,這讓我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中不迷失方向。”

張真妮的母親是一位大學教授,因修煉法輪功被綁架了三次,受到折磨,然後被迫退休,退休金也不給她。她父親在一個研究所從事研究工作,也被綁架,銀行賬戶被凍結。她的姐姐也被公司解雇了。

看到中共污蔑法輪功的謊言和媒體的造謠宣傳,張真妮決定去北京上訪,並向政府遞交了一封真相信,讓他們知道我們如何從法輪功修煉中受益。“結果我被銬上了手銬,關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絕食了六天,被釋放後,我被學校開除了,失去了完成大學學業的機會。”

她說︰“幾乎我認識的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騷擾、被綁架、被關押。一天,我們獲悉我們認識的兩名大學教授被折磨致死,其中一位是數學教授,她的丈夫也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12年,他們四歲的女兒成了孤兒。”

“那絕對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時期。”張真妮說,中共警察繼續騷擾他們,並威脅要把他們綁架到洗腦班。“我們被逼的流離失所。在11年的流離失所期間,每一刻都是在巨大的壓力和恐懼中度過,我們不知道如果警察找到我們的行蹤,他們會對我們做什麼,我們擔心有一天會再次被綁架並被失蹤。”

舊金山法輪功學員張真妮用親身經歷講述中共的迫害

張真妮說,她所親身經歷的,絕非個案。今天在這里的學員,他們有的親人在中國被迫害致死,有的受到酷刑,有的幾乎被活摘器官。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22年了,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對無辜善良人的虐殺仍在繼續。她表示,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面對邪惡袖手旁觀,不伸張正義,會使每個人都處于嚴重的危險之中。越來越多的人正在發出正義的聲音。很多人在要求解體中共的請願信上簽字,有三億八千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她呼吁,大家都參與進來,一起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