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付貴華入獄不足兩月猝死 疑點重重

Print

【圓明網】長春市法輪功學員付貴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五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七月二十五日家人被告知付貴華離世。入獄不足兩月猝死、疑點重重,監獄方面阻止家人見遺體。七月二十七日,家屬去了城郊檢察院,相關人員建議︰找獄政或信訪和監獄協調,看他們怎麼說,如果他們不給解決,然後可以自己采取措施。

活不讓見人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晚八點左右,付貴華的家人接到女子監獄人員的電話通知︰付貴華病危,正在吉林醫大醫院二部搶救。電話聯系家人的工作人員是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副監區長高陽和周姓女警察,兩人在與付貴華的女兒電話聯系中自稱今天輪休,各自是從家里趕往醫院。家人詢問付貴華是什麼情況?周姓女警告知是肝硬化與呼吸道阻塞,囑咐家人趕緊去醫院見付貴華,付貴華現在醫院住院部的七樓(公安醫院即新康醫院,監獄被關押人員住院處)。

到醫院大門口,高陽與周姓女警攔著家人不讓見付貴華,一直說是監獄領導不讓見。趕去的家人強調,人(付貴華)現在生死未卜必須得見。高陽二人一遍遍給監獄領導打電話,而某領導一直回復不能見。家人見此情況就問;這是哪位領導?高陽說不能告訴你。家人向二人要電話,她們稱不能告訴你們。這樣一直僵持著。

大約一個多小時以後,從醫院打出電話說付貴華已經去世了,稱是晚上9點48分去世的。付貴華家人當時看到手機上的時間為9點18分。家人質疑現在時間還沒到9點48分,人怎麼死在沒到的時間之後呢?電話里的人馬上改口說是8點18分死的。

死不讓見尸

家人要求必須馬上見到死者,活著時沒見到,死後趁著人還沒僵硬必須馬上見到。高陽她們又給監獄領導打電話,監獄領導還是不讓見。家屬問到底是哪位領導,她們還是不說是誰。

僵持很長時間,家人退步轉而要求見主治醫生,也不讓見。家人一直堅持,高陽她們沒辦法只好領著付貴華家人上六樓,到了樓上,高陽告訴付貴華家人主治醫生姓黃(男)。

黃醫生從樓上下來說︰付貴華當天下午四點多被人攙扶著送到醫院,她當時是清醒的,說她(付貴華)說自己以前有過肝硬化、乙肝大三陽。當時(付貴華)的癥狀是吐血。付貴華女兒表示︰要見遺體。黃醫生說︰不是不讓你見,你看吐了一大攤血得收拾收拾,得擦擦血呀再讓你上去見。

家人表示流血也沒事、流血也要見,尸體不是在樓上嗎?那就領我們去見吧。黃醫生嚇得往後退跑樓上去了。付貴華的女兒付貴華的女兒想趁機上樓去,被高陽抱著腰拖住阻止上樓。付的女兒質問高陽︰為啥不讓上樓?大夫都讓我見你為什麼不讓見?

高陽又給監獄打電話說︰主治大夫讓見了。監獄方稱︰誰說大夫讓了,我給大夫打電話。一會兒電話過來說︰大夫沒說讓見。付貴華女兒跟高陽與周姓女警說︰你們倆都能給我作證,大夫確定說讓我見了,這怎麼又反而說不讓見了呢?

這時在六樓住院的病人家屬已經有人在圍觀,高陽她倆怕圍觀的人知道真相、把付的家人讓到六樓公安醫院(新康醫院)的辦公室,辦公室內有一位領導,大約五十多歲,好像叫廖升東,付貴華家屬跟他要求見遺體。廖拿出文件讓家屬看,並拿各種借口推托疫情期間不能見,人也得做核酸,得有三日核酸檢測才行。付貴華家人︰人已經死了,還需要做什麼核酸?廖又拿出一份一監區的“文件”糊弄家人,當付貴華家人指出一監區的這個“文件”和八監區有關系嗎?廖升東搶走“文件”,又拿來另一份關于疫情期間防疫要求的“文件”,付的家人指出“文件”與事件對不上,對付貴華這事不適用,但廖升東還是推來擋去。

很長時間之後,不知何時監獄方獄政科來了一名趙姓警察,趙和廖升東聊起來,這時獄政科的趙不知給誰打電話說︰付貴華的遺體已經在送朝陽溝殯儀館的路上,又給朝陽溝殯儀館打電話,確定付貴華在沒在朝陽溝,得到肯定答復後告訴付的家屬︰明天早晨到朝陽溝去見付貴華遺體。這時已經深夜近十二點。

付的家人又趕到朝陽溝殯儀館,窗口記錄顯示,付貴華是在半夜十一點多送到朝陽溝的。因為是警察送來的,不讓家人看。工作人員說︰你們想看只能警察拿著警官證領著看,不需要別的證明手續。之前獄政科的趙某騙付貴華的家屬必須得有介紹信等手續。這時家屬又聯系獄政科趙某,讓他拿著他的證件領著家屬見人,他嘆氣說︰我來不了,我得跟領導請示(不知請示的是哪位領導,叫什麼名字)。過一會兒打來電話說領導不讓見,就是見的話也得兩個人(監獄人員)以上,我自己去也不行,再說我的警官證在監獄,去監獄取也得時間,我自己去也不行。高陽她們(周姓女警)電話也關機聯系不上。趙某又表示︰明天早晨八點三十分之前趕到殯儀館處理這事。

付貴華家人發現,監獄方面自始至終都在推、拖、欺騙,目的就是阻撓家人見到付貴華。

無奈之下,二十六日早晨六點多,付貴華家人到監獄燒紙、擺花圈喊冤。有一個人從監獄大路開車過來,要從花圈上面壓過去,溝通不行的情況下,付貴華的家人站在花圈前面,讓那人從身上壓過去,那人才把車停在路邊走進監獄里。付貴華家人站在監獄大門外喊冤,監獄里面出來一個男子恐嚇威脅要報警抓人等。

八點三十分前,付貴華家人趕回朝陽溝殯儀館等待監獄來人處理,電話聯系獄政科的趙某說︰我們正在辦手續,十分八分的時間我們就出發。家人問︰都誰來?回說︰獄政科長、醫院院長和我。家人問︰付貴華所在監區的獄警趙鑫、監區長錢偉來不來?回答說︰不來,你們買不買裝老衣服?家人︰不用。趙某︰我們給買也會給買好的,給買五層的,都是好的。

監獄的工作人員到殯儀館時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來人是獄政科曹姓科長和兩個獄警,並沒有給付貴華買裝老衣服。曹科長態度很不好,口氣很橫。家屬問曹科長︰你來的目的是為啥?是解決問題還是有其它目的,為什麼是這樣的態度?曹︰我是解決後事來了,只允許直系親屬見、其他人不能見,逼著家人拿出身份證。家屬︰我們必須都得見,你們已經耽誤與死者活著時的最後一面,人去世了還不讓見,把人凍了這麼長時間才讓見還限制,你們得負責。曹科長他們看家屬態度強硬,就走到大門口不知給誰打電話,回來後他的態度就轉變不橫了,跟家人商量︰你們非得這麼多人要見面,只能少點人見。家人問︰為什麼?曹︰你們情況特殊。家人問︰就是因為人死在監獄特殊才不讓所有家人見的嗎?協商不下去,曹科長又稱找殯儀館協商。

過了一會兒來找家人︰讓你們五個人見。家人︰不行,所有來的家人都得見。曹某態度又變得強橫︰不行,只能五個人見,不能帶手機、不能拍照、不能錄像。家人︰不行,人也要見,像也得照。曹某︰你們照相是為啥?家屬︰你不讓照相、錄像是不是死亡原因有啥問題呀?曹某堅決不讓見。家屬決定走,人不看了。

付貴華家人出了殯儀館大門不遠,曹某打來電話︰你見不見人了?現在都讓你見,你媽得穿衣服,我們給你找兩個人幫你穿。家人︰不用,我們自己能穿。曹某︰人都凍硬了,你們穿不上,我們給你找兩個人幫你們穿。家人︰不用。人,我們不見了。

幾分鐘之後,曹某再次打來電話︰人,你是不想見了吧,你要不見,我們就走了,你是不是不想見了?家人︰你這啥態度,你這是有威脅的意思啊?讓你來處理問題,問你啥,你啥不知道;問我媽啥情況你也不知道;監區也不來人,問你,一問三不知,你這也沒法處理問題呀!你不能處理,我自己找說理的地方去。曹馬上表示︰馬上給你處理。家人再沒理這塊。

家屬控訴

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付貴華家人到吉林省女子監獄找駐監檢察官,門衛聯系不到駐監檢察官。到信訪辦公室也不給聯系。家人無奈只能在大門外站著。付貴華的家人一直為她戴孝,監獄里面出來十多個法制科與獄政科的工作人員,他們小聲商量怕影響不好,哄勸家人進信訪辦公室,別站在大門口。家人表態︰監獄辦公的地方不好進,那就不進了,那就在門外說吧,你們要解決問題,你們就出來說。我們現在要求見駐監檢察官。監獄工作人員︰我們給你申請。家人說︰找駐監(檢察官)還得你們監獄同意嗎?監獄工作人員︰噢,駐監辦公室沒人。

家人說︰這事你們到底能不能聯系駐監檢察官,工作時間不在辦公地點辦公,這是瀆職嗎?監獄里已經死人了,你們監獄方不通知他上班嗎?人已經死了,監獄就是這麼處理問題的嗎?還有你們能告訴我嗎?到底什麼叫“轉化”?為什麼要“轉化”?用什麼方式“轉化”?你們可能不認識付貴華,不關心她的死,但是她的死對你們不是一個觸動嗎?付貴華是一位善良的人,就因為她有信仰,就因為她煉法輪功,就被判七年半。到你們監獄不到兩個月人就沒了。兩個月不到的時間里,我一直奔波在各個部門要求會見,你們(監獄)一直不讓見。我找過(監獄)法制科;我找過(監獄)獄政科;我找過監獄管理局;我找過(監獄)會見室;我找過(監獄)紀檢委。你們是否還認識我?如果我早一天見到我母親,她有可能不會死;如果我早一天見到她,知道她受虐待,我會去各部門上訪,可能會減輕對她的迫害,她可能不會今天死在這;她的死你們不觸動嗎?如果你們但凡還有一點良知,一點善念,你們停止吧。如果你們听到任何一位法輪功(學員)在里面被虐待,去幫她說一聲,不要讓這樣的悲劇再發生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不要像我一樣成為一個孤兒。

家人問︰錢偉(八監區監區長)到底在我媽死亡的這件事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她為什麼極力阻撓我和我媽的會見?在監獄管理局同意的情況下她還能不讓見。(監獄)法制科通知我是錢偉說的“不能見,見就打破規矩了”。那是什麼規矩?誰訂的?我希望你們傳話給錢偉︰如果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可以不追究她的責任。是不是(監獄)里面的迫害升級了,我媽不“轉化”,你們對我媽下死手了?八監區到底是什麼地方?還有獄警趙鑫,我給我媽存的900元錢,我媽到死都沒花著,限制消費是什麼?什麼樣的懲罰連錢都不讓花?我姐(于健莉,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我一直要求會見,一直不讓我見。我現在要見我姐,現在就見。監獄工作人員︰那得申請,家屬問︰跟誰申請,還跟錢偉申請嗎?監獄工作人員︰不是,不跟錢偉申請。

現在我要知道駐監檢察官的在哪?監獄工作人員︰在城郊檢察院。

付貴華的家人在去城郊檢察院的路上,付的家屬給獄政科趙某打電話︰我要見于健莉(付貴華的女兒,被非法判刑七年,也被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你們答不答應我的要求,都要給我一個答復。不長時間,趙回復︰明天下午可以會見于健莉。

檢察院人員︰那是監獄管理局踢你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家屬去了城郊檢察院、駐監檢察官在檢察院的二部,負責女子監獄的檢察官(一男一女)接待付貴華的家人,付的家人把近兩個月內與監獄進行的抗爭過程;付貴華的死亡經過;付貴華入監這兩月期間監區隊長錢偉阻撓會見的事情全都復述一遍。

付貴華死之前家人曾給監獄打電話,高陽說付貴華的身體特別健康,不用擔心。家人一直質疑人為什麼出乎意外的死了?肝硬化不是暴死的病,不是當天發生當天就能死亡的病。

家屬在二十四日還給監獄打電話說會見的事,但是接電話的人絲毫沒透露付貴華有病的情況,大約在六月份中旬,付貴華給她女兒打電話說︰錢偉隊長找她談話了,不讓女兒在外面去各部門找了。當時女兒問她︰有沒有人欺負你,幾點起床,付貴華說︰你不要問這些。于健莉給她妹妹打過一次電話,她說早晨四點起床,幾點睡覺不知道,還有家里給存的錢不讓花。

家屬認為付貴華非正常死亡,付貴華沒“轉化”,就成了監獄強制“轉化”的重點。家人表示︰去過監獄很多次的,錢偉開會時曾說過監獄有死亡指標,打死人也沒事。請檢察官去調查,監獄什麼是“包夾”,為什麼找那些吸毒犯、賣淫犯、死刑犯、重刑犯當“包夾”,專門讓她們做“轉化”?

看家人說的這些,檢察官問付貴華的家人︰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那個男的就把手機錄音打開錄付貴華家人說話,這之前是用警用錄像對著付的家人錄像。對于說有死亡指標這事他們說不可能,說公務員一個月掙五、六千塊錢,她能這樣嗎?“轉化”的事他們說會去調查,到底“改造”他們時采取了什麼手段。

當付貴華的女兒說到母親是個很善良的人,為啥學到法輪功。他們(城郊檢察院工作人員)就問付的女兒煉不煉。付的女兒︰問這個干啥,跟這件事有關系嗎?他們(城郊檢察院工作人員)還繼續問煉不煉,付的女兒︰我母親因為這個死的,我不想說。女子(城郊檢察院工作人員)︰那你就說唄,我就是問問。付的女兒︰我不想說。女子(城郊檢察院工作人員)說︰那我就不問了。最後他們問付貴華家人還有啥要求。

付貴華家人提出︰保留監獄近兩個月錄像。他們(城郊檢察院工作人員)回說︰只能保留15天的錄像。付貴華家人︰調查過程中不能說攝像壞了或不好使。他們建議找監獄管理局要求做尸檢。家人說︰監獄管理局讓找檢察院。他們說︰那是監獄管理局踢你,你們找獄政或信訪,讓這兩個部門和監獄協調,看他們怎麼說,如果他們不給解決,你就告訴他們就是知會一聲,然後可以自己采取措施。

關于付貴華、于健莉等遭受的迫害,請參考明慧網文章《長春十四人被枉判七至九年入獄 付貴華被迫害離世》《長春于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吉林梨樹縣孟祥岐一家九人被綁架經過》、《長春16名法輪功學員遭構陷 法院剝奪當事人辯護權》、《付貴華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的殘忍迫害》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