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五年 南京張明毅被劫入甦州監獄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南京市玄武區法輪功學員張明毅在單位辦公室,被單位保衛科兩個人帶四個警察綁架、非法關押。近日獲悉,二零二一年三月下旬,張明毅被枉判五年,現被劫入甦州監獄迫害。

張明毅先生,四十八歲,江甦省金陵石化建安公司職工,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身心受益。修煉後,張明毅對母親也不再頂撞了,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

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張明毅曾三次在洗腦班、兩次在精神病院被關押迫害,一次被非法勞教二年。以下是張明毅被中共邪黨迫害的部份事實。

兩次和平請願 在洗腦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張明毅進京和平請願、說明真相;同年十月,張明毅再次進京和平請願,被單位派人從北京找到劫回,非法關押在單位的安瀾賓館洗腦迫害。張明毅被逼看誣蔑法輪大法的謊言電視新聞。

張明毅拒絕向警察寫“保證書”。在警察的壓力下,家人著急萬分,听說有的法輪功學員上訪後,被警察殘酷迫害,出于對張明毅的保護,把他送到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病院),醫院強制他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張明毅的身心受到很大傷害,痛苦不堪,六個月才從醫院出來。

兩度遭非法關押 野蠻灌食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張明毅在單位正常上班,被幾個警察綁架到南京市板倉派出所,當晚被劫入南京市玄武區看守所關押迫害。二月下旬,被轉到南京市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

期間,張明毅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被警察強制野蠻灌食。更甚者,在張明毅被非法關押期間,他妻子也被南京國保帶到派出所,並且恐嚇詐騙她,說張明毅這樣頑固,至少得判七、八年,還叫張明毅妻子揭發他,不然也是同犯。張明毅妻子當時說︰那我就等他七、八年!

張明毅岳父到派出所找到女兒,他們問張明毅岳父對張明毅的看法,岳父說︰明毅是個好孩子!就因為這句話,警察到張明毅岳父東北老家查他的檔案,並且去了解是否也修大法。

二零零六年四月左右,張明毅被劫持到南京市“六一零”在南京新聯機械廠伯樂賓館的洗腦班,關押迫害。

張明毅被南京市“六一零”派人強制灌食,他繼續絕食,最長的一次是連續絕食了近三十天,人幾乎脫形。南京市“六一零”看到這樣仍不能“轉化”張明毅,就把張明毅的親人找去,讓張明毅的親人看他絕食後的慘樣。

當時,張明毅父親看到張明毅消瘦的身形後,痛不欲生。接著是張明毅的妻子,看到後大哭,跪在張明毅面前近兩個小時,要他吃東西、喝水,洗腦班的人就在旁邊看著,沒人上來攙扶一下他妻子。

被非法勞教 家庭破散

二零零六年六月左右,張明毅被南京市“六一零”劫持到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病院)關押迫害了大約三十天。

二零零六年七月左右,張明毅再次被劫持到南京市“六一零”在南京新聯機械廠伯樂賓館的洗腦班關押迫害。張明毅被非法關押期間,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警察野蠻灌食。

洗腦班耍花招,利用親人萬分煎熬中想讓他早點回家的心,欺騙他們,讓他們以為張明毅只要配合洗腦班,就可以回家,不然就要被嚴懲判刑。張明毅妻子信以為真,為此專門辭了工作,來幫洗腦班“轉化” 張明毅,張明毅沒有同意。妻子絕望狀態下,精神崩潰了,瘋了似的沖到張明毅面前,打他耳光,要和他離婚。洗腦班的人就站在旁邊看戲,沒人來拉他妻子。

經過幾個月的迫害和折磨,看到家人痛苦萬分的樣子,當時張明毅整個人已經精神崩潰,神志不清,不辨是非了,違心的做了讓他終身痛悔的事。

二零零六年九月左右,張明毅被非法勞教二年(所外執行)。期間,板倉派出所警察騷擾他,要他每月寫“思想匯報”,不寫就得去勞教。

略帶一提,南京“六一零”把在洗腦班迫害張明毅的所有費用(包括找所謂“幫教”人員“轉化”張明毅的費用)全部都由張明毅所在單位承擔,並且在張明毅回單位上班後,他們還給單位施壓,要加強監管。回來後,張明毅和妻子不得不離婚了。

持續騷擾、經濟迫害

在非法勞教二年(勞教所外執行)期間,張明毅每月上班只發給八百元基本工資和五百元獎金,工作的擔子卻越來越大,板倉派出所警察還打來電話來,要他每月寫“思想匯報”,不然就得去勞教。張明毅回答說︰我什麼也不寫,你們看著辦吧!在單位,提干、評職稱都不可能,漲工資也受影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張明毅在上班途中,被國保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強行取指紋、采集血樣、抄家。劫走了他父親的電腦(後在他父親的催要下歸還),還到張明毅單位辦公室搜查,把張明毅存放在電腦里師父的照片給刪除了。警察因為一無所獲,當天下午,將張明毅送回家。

中共邪黨十八大期間,南京市“六一零”和國保給張明毅單位施壓要加強監管,十八大結束才讓他上班。

現如今,張明毅因堅持信仰,再被非法判刑五年,現被劫入甦州監獄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