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陷冤獄累計九年半 吉林于文彥再被構陷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吉林省樺甸市法輪功學員于文彥女士被磐石市警察入室綁架,現被磐石市檢察院非法批捕,關押在吉林市監管支隊看守所。

于文彥(于文艷)女士,62歲,原吉林省樺甸市夾皮溝金礦的一名小學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于文彥曾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兩年半。于文彥的87歲的老母親也曾因堅持信仰,曾被樺甸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出獄後無家可歸。

以下是于文彥被中共邪黨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被枉判七年,第一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中國新年前,吉林市公安局、“610”和安全局,采用蹲坑、跟蹤、監控電話等手段,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六月初,樺甸市法輪功學員金玉善、于翠範、王秀雲、班慧娟、徐貴軍、邵玲等相繼被綁架。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在樺甸市林業公安廳進行了所謂“公開審判”,于文彥非法判刑七年,邵玲、班慧娟、王秀雲、徐貴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于文彥被劫入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在獄中,于文彥被摧殘的極其虛弱、骨瘦如柴,幾次被關進小號迫害。

有一次,于文彥在身體極其虛弱的情況下,被惡警唆使刑事犯給她的手腳上繩騰空吊在床上,迫害了七天。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尸”)

二、在吉林拘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上午,磐石市公安局東寧派出所于姓所長帶著手下及國保大隊、社區主任等闖到于文彥的母親暫時住處實施抄家、綁架。于文彥被綁架到派出所,銬到鐵椅子上被非法審訊。當晚,于文彥被劫往吉林拘留所關押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于文彥被迫害致心前區疼痛,並伴有嚴重頭暈,經磐石市市醫院診斷為“腦梗塞”,才被放回家。

三、被枉判兩年半,第二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五、六個警察闖到于文彥在長春市寬城區的租住處,撬開門鎖實施綁架、抄家,搶走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手機、紙張等私人物品,當晚于文彥被劫往長春第四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于文彥出現嘔吐、視力模糊、看東西重影,腳疼得象針扎一樣,整夜睡不了覺,身體非常虛弱、都走不了路。于文彥被戴上手銬腳鐐外出就診,女警察就拽著手銬往前拖,她的手腕都被卡破了。于文彥身體每況愈下,蹲下起不來、站都站不住。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于文彥被長春寬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半,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被劫往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在獄中,于文彥白天被強迫坐小板凳,不能坐坐墊,于文彥瘦得皮包骨,臀部被硌得生疼。有一次,于文彥被關入小號,白天十幾個人被集中關在一個小號中,坐在七厘米寬的橫木上听播放的監規等內容,不準活動,皮肉被硌破出血,褲子被粘在肉上。于文彥在小號里被關了四十五天。回到監舍後,于文彥就被強制坐在小凳上,晚上十點半才讓睡覺,限制上廁所,便後不讓洗手,坐在小凳上、不讓動地方。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于文彥被犯人包夾高雲俠毆打,過了幾天又被毆打,于文彥手腳抽搐,昏了過去,被送進監獄醫院,于文彥躺在床上昏睡三天,第四天又被高雲俠強迫坐凳子,每天坐著不許動。

二零一九年八月,包夾李健卻對于文彥大打出手,腿被踢青,肩部青紫、皮膚被打破。

四、傳播真相,又被構陷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于文彥被磐石市警察入室綁架。據悉,于文彥在樺甸市給一個官員講真相後,此官員打電話給磐石市公安局。于文彥從樺甸市還未返回磐石市的家里,就被警察上門抄家,87歲高齡的老母親被綁架,到了晚上,老人才被放回。于文彥返家後,被守在家里的警察綁架。

近日獲悉,于文彥已被磐石市檢察院非法批捕,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監管支隊看守所。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