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新學員參加九天班 分享修煉感受

Print

【圓明網】位于韓國首爾市龍山區的天梯書店每月都會舉行“法輪大法九天班”,參加者可以學到修煉的基礎內容。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以簡單易學、對身心健康效果顯著著稱。二零二一年七月份的“九天班”剛剛結束,參加者交流了他們的感受。

參加九天班的新學員正在學習法輪大法第二套功法。
參加九天班的新學員正在學習法輪大法第五套功法。

“真善忍三個字引起共鳴”

來自城北區的趙英勛(Jo Yeonghun)先生在雨裝山學習煉功動作之後,這一次正式開始修煉。他說︰“來天梯書店的第一天,爬地鐵的台階時雙腿沉重,今天是第九天,變得步履輕盈,幾乎感受不到身體的重量了。”

來自九老區的尹長男(Yoon Jangnam)先生早在九十年代就知道法輪功,最近,他讀了在大林站收到的《明慧周報》,又在安養河邊散步的時候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那時,“真善忍”三個字映入他的眼,他說,“我覺得這三個字的內涵特別好,更加引起我共鳴的是在修身的同時修心。”

南炫洙(Nam Hyeonsu)在新加坡時,每天早上都會看到三、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煉功,動作越看越喜歡,也產生了學習的想法,回到韓國之後,爬山時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開始學習煉功。他原來患有肩周炎,胳膊舉不起來了,肩膀很痛。修煉之後,他發現不知從哪天起肩膀不疼了。他說,“因為不疼了,不知不覺地就忘了要去醫院了,真的挺神奇”,“我覺得這是天降福于我,想以後好好修煉。”

也有人因為《明慧周報》與法輪大法結緣,參加本月“九天班”的崔昌烷(Choi Changwan)偶然看到了路邊長椅上放著的《明慧周報》,讀到金炅一的修煉故事,對法輪大法產生了好奇心,決定參加九天班。

崔昌烷表示,“看了那位金炅一(Kim Gyeongil)的采訪,感觸最深的是他生意失敗了,又遭遇病痛,通過修煉大法,內心變得平和的部份。”參加學習班的這些天,崔昌烷每天都是第一個到的,他說︰“一來到天梯書店就感覺很舒服,九天班的整個過程中,我感到內心非常平和、舒適。”

他開始讀《轉法輪》之後,出現了清理身體的反應,他還說,“之前一周要喝三、四次酒,這九天來,一個約都沒有,自然就沒喝酒。雖然睡得比原來少了,但不覺得疲憊。”

朝鮮族新學員︰了解新世界

來自冠岳區的李寶玉(Lee Book)是一位中國朝鮮族,二十年前來韓國之前,她姐姐將一本《轉法輪》裝進她的書包里,並告訴她“在韓國修煉自由,一定要讀,這是非常珍貴的書,千萬不要丟棄。”李寶玉的姐姐修煉法輪功,還因此被拘留,而李寶玉在公安局工作。她理解不了不放棄修煉的姐姐,並且怨過她。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李寶玉被診斷出乳房癌,治療結束時又得了胰腺癌。在八次的抗癌治療中她身心俱疲,這時她想起姐姐修煉之後變健康的事情。

她說︰“其實我跟已經死去沒什麼兩樣,我當時就想,修煉之後病好不好都無所謂,哪怕就這樣死去,我也想干干淨淨地離開。”

她開始閱讀《轉法輪》,之後出現了持續三天的嘔吐癥狀。參加九天班的第一天回家時,她因為腹瀉一路找衛生間,腹瀉消失之後,又出現了劇烈的腹痛。三天之後,渾身輕松,感覺身體恢復到健康狀態。“此前我只相信眼楮能看到的,所以只想到通過吃藥來治病,當時我不太理解修煉。現在,我開始從其他角度上看待疾病,人活著真的不能閉著眼楮、關著耳朵。”

她在反復閱讀《轉法輪》的過程中發現每次讀都不一樣,還經常感到難以名狀的感動,一次次流下眼淚,她說,修煉讓她了解了新世界。

重新找回修煉的路

來自望遠洞的李藝靜(Lee Yejeong,化名)從小就對宗教感興趣,她去過教會,但因為對那里的氣氛心生失望,不再去教會;在大學里抱著幫助別人的想法參加了“意識覺醒運動”,結果讓她再次失望,從而開始閱讀佛經。但是她覺得任何地方都沒有真正的人生導師,再次陷入彷徨。

一九九八年左右,她在中國偶然看到了《轉法輪》的韓語譯本,閱讀之後,她心生“原來我為得此法而生”之感,然而很長時間以來,都未能持續地煉功、學法。她描述心里的矛盾心情︰“就像我明明知道回家的路,但卻一直在外面玩耍、不回家。”

現在她覺得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于是參加了本次學習班。長期獨修的她參加九天班之後表示,“自己看書、看視頻時經常不能入心,這次來這里,我明確地理解了很多內容,真的非常感謝,現在我想好好修煉”。

首爾九天班訊息

韓國首爾天梯書店(地鐵三角地站十三號出口前)為幫助人們修煉法輪功,每月都舉辦一次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九天班每次連續舉辦九天,分為上午班和晚間班(上午班九點三十分至中午十二點,晚間班傍晚七點十五分至九點三十分),且不收費用。下一屆九天班將于八月二十四日~九月一日舉行。書店咨詢電話︰02-504-0860。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