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輪功輔導員舉證中共反人類罪

Print

【圓明網】原南京鳳凰街法輪功煉功點義務輔導員李娥英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從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中共過去二十多年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2周年之際,原南京鳳凰街法輪功煉功點輔導員李娥英在加拿大中使館前參加反迫害集會,集體煉功。

李娥英是一九九六年在大學校園接觸到法輪功的,她意識到真、善、忍信仰正是她要尋求的,從那時起,娥英每天堅持集體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那時,南京漢中門煉功點人數日益增多,一部份人就轉到鳳凰街煉功,成立了鳳凰街煉功點。因為熱心組織大家學法、煉功、洪法,娥英成了該煉功點的輔導員。

沒想到三年後,中共發動迫害時,因為堅持信仰,不放棄修煉,娥英被視為“骨干”人物,成為中共迫害的重點對象。這場迫害也讓娥英成為了中共反人類罪的受害者和見證人。

孕產期被迫流離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喉舌媒體的仇恨宣傳鋪天蓋地而來,警察如影隨形的跟蹤監控、上門抄家,娥英當時也經歷了翻江倒海的思考。她問自己為什麼修煉?法輪功是電視上講的那樣嗎?最終,她意識到中共的宣傳完全是在造假,自己三年來的身心變化足以說明法輪大法是正法。娥英決定遵循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無論何種境遇,都要沿著修煉的道路走下去,決不放棄。

那時,南京一些輔導站的站長被非法關押,娥英和當地部份同修到江甦省府去上訪,“大家都是非常平和,站在那邊有沒有喧鬧聲,半小時都不到,就來了很多警察,一車防暴警察就開過來,把我們全部都抓走了,因為來的法輪功學員特別多,他們就把我們關到一個中學去了,警察很粗魯地把人拖上車,當時我的手都被他們抓傷了。在中學教室里,警察給每個人拍照,必須提供姓名住址才能放回家。 ”

在任何一個文明社會,婦女在懷孕、生產、哺乳期都成為全社會關心的對象。但是在中國,由于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政策,孕婦也沒能逃出魔爪。

娥英在懷孕期間,經常遭到當地警察的騷擾、抄家,警察強迫她隨叫隨到,到派出所去接受訓話,大喊大叫的警察態度非常惡劣。

“他們不僅白天騷擾,還經常在凌晨二、三點鐘打電話騷擾,電話接听後沒人說話,但是會發出讓人心驚膽顫、各種尖利刺耳的怪叫聲;待產時,警察還跟到醫院監視,生孩子一個星期不到,就遭到繼續騷擾。”她說︰“快要臨產時,居委會的人天天上門騷擾;到醫院去生孩子時,警察、居委會的都跟過來監視,完全沒有自由。”

生完孩子回家後,居委會馬上上門來騷擾、恐嚇。孩子還沒有滿月,警察就威脅房東把娥英趕走,居委會的和警察輪番天天上門趕人。房東無奈地對娥英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如果我讓你們住下去,我們也會自身難保,求求你們趕快搬走吧。”

娥英說,在當時的環境下,一旦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沒有人敢租房子給你。我們只有抱著孩子搬走。後來有一個好心的朋友願意把多余的一套房子借給我們住,我們才有了臨時居住的地方。

“在孩子兩歲時,二零零二年八月,因為出去發真相資料,我被綁架了,十天左右,從國外回國的哥哥托朋友幫我取保候審,我才出來。”

娥英說︰“回家後,警察在我們家大概住了半個多月,家里的打印機、電腦、很多大法書籍全部被他們抄走。全家人都不允許外出,即使保姆出去買菜,都是有警察跟蹤。當時不修煉的丈夫也被抓起來了。”

被強制采血

二零一四年十月,娥英在初中二年級讀書的女兒因在學校講真相,被老師舉報,國安來到學校對她女兒威脅、恐嚇。一個星期後,娥英被無錫東絳派出所警察綁架。

那天早晨,她把女兒送到學校,剛一回家,警察就開始砸門抄家,“當時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區610的國保警察全來了,說準備要給我判刑,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給娥英采血。之後將血樣貼在檔案中她的名字下面。娥英回憶說,警察那兒有個法輪功學員的資料庫,上面記著每個人的詳細個人信息,包括遠房親戚的信息,都記得清清楚楚的,隨時可以查詢。

娥英說,她出國後,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份左右,湖南省資興市的國安警察,威脅娥英的家人要查抄她在資興的房子並沒收她留在那里的物品,並且威逼她的家人提供她在海外的聯系方式。

被采血後,娥英注意到的另一件事是,滿屋子被抓來的人,不是法輪功學員的都沒有被采血。

莫名消失的一家三口

二零一九年三月,娥英坐出租車從無錫到上海去辦事,三十出頭的司機途中告訴娥英說,他來自安徽。他有一個小學的同班同學也煉法輪功,這個同學當時十歲左右,同學的爸爸媽媽也煉法輪功,但是一九九九年開始打壓後,有一天,學校老師在課堂上說,這個男孩因為修煉法輪功,心理壓力太大,退學了。

“但是我覺得從常識來講,這是不可能的。在中國父母是非常看重孩子的學業的,父母不可能叫孩子在接受教育的年齡讓孩子退學,孩子也絕對不會因為壓力大不去上學。這個出租車司機說,從那以後,他們一家人都消失了,他們住的房子再也沒有人回來住過,一家三口都不見了。”

娥英對記者說,來到海外後,自己看到許多關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道。她聯想到,這一家人是不是也遭遇了不測。

陸樹恆的舉報內容涉及參與活摘器官的親戚

據明慧報道,在美國從事裝修的華人陸樹恆證實自己的外甥(姐姐的兒子)崔照生在上海徐匯區做協警。二零一三年,崔照生告訴陸樹恆,凡是被送到他們派出所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就直接送到浦東。每送一個法輪功學員可拿五百塊現金。崔照生說,“我一年至少有好幾回要把抓來的法輪功學員直接往浦東送。”

陸樹恆嫂子的姐姐周清也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據周青描述,活摘的時候,那些法輪功學員開始時還喊“法輪大法好”,後來就拼命地喊痛,慘叫……活摘的過程,旁邊都有武警站崗,包括部隊的醫生,三四個人、四五個人都在場。

娥英說,生活在中國農村的法輪功學員更容易成為活摘器官的對象,因為他們沒錢沒勢,更沒有能力為自己和家人申冤。

背景︰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由英國杰弗里‧尼斯爵士主持的“獨立人民法庭”,經過幾個月針對中國活摘良心犯器官問題的調查後在倫敦宣判︰“法庭成員一致確信,無可置疑,中國(中共)強制從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時間很長,所涉及的受害者眾多”,“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體的最主要來源”;中共政府犯下反人類罪及酷刑罪。

二零二零年三月一日,《獨立人民法庭》首次發布了長達一百六十頁的《判決報告》全文,同時附加了三百頁的證人證詞和陳述。主持審判的尼斯爵士說,從法庭判決首次宣布以來到目前,沒有人對其細節進行反駁或質疑。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