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難以想象的酷刑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報道,在二零二一年一月至三月,有28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他們是在不同的迫害場所中,被酷刑折磨而失去了生命。

其中有16名法輪功學員長期在中共監獄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八名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致死,兩名在派出所非法關押期間迫害致死,一名在村委會非法關押期間被活活的打死。

在對外的宣傳中,中共的監獄“春風化雨”,事實上,卻是一個外界難以想象的,披著法律外衣的“法外之地”。

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大陸看起來互聯網發達、信息無所不包,實際上,在中共監獄、看守所等大牆之內,被封閉的空間有著法律管轄不到的特權與黑暗。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隱藏在幽暗的看守所與監獄等迫害場所中。

下面是近年來,發生在中共看守所、監獄的令人難以想象的酷刑真相。

在渾南看守所被連續29天灌鹽

一般人,一口濃鹽水喝下都受不了,但是,遼寧省沈陽市法輪功學員李紅偉以絕食抗議渾南看守所洗腦轉化,連續29天被灌鹽(就是把大量的食鹽加到三袋奶里,一起攪和攪和,灌進去)。

被“保外就醫”回家三天的李紅偉(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攝)

因李紅偉被灌大量的食鹽,肚子變硬、大便排不出。身體受到極度摧殘。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李紅偉含冤離世,年僅58歲。

“讓吃,就是不準上廁所”

湖南省湘潭市65歲的法輪功學員張亞琴,在湖南女子監獄被強行洗腦轉化。獄警有一次公開教一個夾控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讓吃,就是不準上廁所。”

大約從二零一七年,所有的剛剛從看守所關押到湖南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這樣的迫害︰先在入監隊兩個月左右,然後都進入高度戒備監區,也就是所謂的“轉教監區”,獄警強制法輪功學員站立,不準上廁所,屎尿拉在褲子里面。一般拉完後,脫下來褲子用水沖一下,但是不給沖洗下身,這樣長期了,下體都是屎尿結巴了,爛了,獄警就是故意要爛了這個部位。每次沖洗一下褲子,濕的繼續穿上去,冬天也是這樣。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張亞琴單位領導接到該女子監獄的電話,告知張亞琴死了,要家人去善後等等。

“折磨不死就行,讓你生不如死”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恢復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而中斷的奴工活後,山東省濟南監獄十一監區,為了生產量,干活量層層加碼,從開始每天干四百個、六百個的量,加至八百個、一千個,後來加到一千六。

上校軍官公丕啟

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等十多名拒絕干奴工活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一個屋子里看污蔑法輪功的片子。公丕啟因血壓高,想靠牆倚一下,包夾不允許。有背後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揚言︰“折磨不死就行,讓你生不如死”。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公丕啟被迫害致死,遺體頭部有傷,耳朵有血流出,頭部腫脹並且濕漉漉。

曾遭40種酷刑 一位醫生的遭遇

至今仍被關押在重慶永川監獄的重慶法輪功學員伍群,曾遭受40多種酷刑折磨。

伍群曾是重慶陶瓷工業公司衛生所的醫生,後于一九九七年開藥店行醫治病。一九九六年五月,他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不到一個月,折磨他36年的嚴重鼻炎、胃炎、關節炎和失眠全部都好了。

酷刑演示︰針刺手指

就是這樣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卻在三次勞教、一次判刑、六次刑事拘留的近八年的非法關押期間,伍群遭到40多種酷刑折磨,包括︰打、燒、燙、拔頭發、扯眉毛、鑽耳朵、堵嘴巴、卡喉嚨,還有用針刺手指、大腿,用打火機燒眉毛、手指頭,用煙頭燒手掌心,點燃蚊香對著口眼鼻燻等等。

沸水燙後背︰最普通的刑具 最殘忍的酷刑

遼寧省女子監獄五監區,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徐貴賢女士進行第三輪的所謂“轉化”,徐貴賢老人堅決不寫所謂“五書”。六月四日晚八時左右,在404監舍內,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導下,肖淼、宋蘭杰將飲料瓶裝滿滾燙開水,殘忍地倒在了徐貴賢的後背上,同時李菲菲強行按住徐貴賢,使她不得動彈。當時監舍內有很多人親眼目睹。當時值班科長是李哲、李妍,干事是楊敏,六小隊分隊長牛靜靜。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第二天早晨,人們都看到了徐貴賢後背淌著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幾天。為了掩蓋罪惡怕別人看見,獄警讓包夾帶她單獨洗漱。二零二零年八月開始,徐貴賢老人絕食兩個月抗議迫害。

超過生理極限的“劈腿”

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監獄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分監區”,目前網嶺監獄對待法輪功學員,其中最嚴酷的手段名為“殺豬”,“殺豬”也叫“劈腿”︰由兩個人把被迫害人的兩只手拉開,另兩個人把被迫害人的兩條腿拉開,不斷地往兩邊拉成“一”字,讓人疼得無法承受,發出劇烈的慘叫呼喊聲,直到被迫害人被折磨的失去意識,不能發聲為止。曾經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常德市法輪功學員胡文奎被劈腿劈得大小便失禁,經常把尿尿到身上和床上,最終精神失常。

中共酷刑示意圖︰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網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繁多而且殘酷卑鄙至極。那些獄警洋洋得意地宣稱︰“我們對付法輪功已經很有經驗了。”有兩個特別仇恨法輪功以及凶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一個是李剛,一個是劉少良。這兩個人都是湖南省株洲市攸縣人。

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勞教所、看守所和監獄里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