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勞教迫害六年 重慶教師謝錦仍被騷擾

Print

【圓明網】重慶郵電大學教師謝錦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三次被非法勞教,累計六年,被迫害致腿殘、腳痛、血壓高達240,並一直被跟蹤騷擾。近兩年,在中共“清零”騷擾中,當地警察、大學派出所警察照相、逼簽“五書”等,遭謝錦拒絕。

謝錦,男,今年59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修煉以前,謝錦雖然只有三十多歲,卻患有慢性腸炎、氣管炎、肩周炎、股癬、神經性皮炎、痔瘡等多種折磨人的疾病。修煉大法後,這些疾病都不治而愈,他心情愉快,家庭和諧,這使謝錦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謝錦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說公道話,被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被毒打、強制“轉化”、侮辱,致嚴重傷殘。

此外,謝錦遭嚴重經濟迫害,被勒索、被大學降職、扣押工資或退休金,家人、孩子因中共持續的迫害而失去工作、失學,生活在動蕩和不安中。

近兩年間,遭當地派出所、郵電大學派出所警察騷擾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重慶市南岸區黃桷埡鎮派出所一個警察,帶著四、五個重慶郵電大學保衛處的人,及其他一些人,找到謝錦,要他在所謂的“五書”(即侮辱大法、放棄修煉的文書)上簽字,謝錦嚴詞拒絕。謝錦告訴他們不要再干壞事。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重慶南岸區南山路派出所警察,和重慶郵電大學派出所的警察和工作人員騷擾謝錦。謝錦被他們叫去“談話”。警察問謝錦是否還煉法輪功, 謝錦回答說“當然煉。”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謝錦被大學工作人員要求留在辦公室,說有人找,結果來了一個片警,帶了幾個人來,找到謝錦,說了幾句話,給他強行照了一張像。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屢遭迫害

法輪大法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謝錦因為說真話,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屢遭迫害。

一、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的當太難,謝錦就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兩天。

此後,為了用自己修煉後身心切身受益經歷,證實法輪功的清白, 一九九九年九月,謝錦到北京上訪。回到重慶後,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謝錦被以所謂“擾亂社會治安”罪,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

謝錦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他被單位停止了講課的權利,重慶郵電大學只象征性的每月發二百元左右生活費。謝錦要養家,在重慶信訪無門的情況下,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第二次到北京上訪。

然而,當謝錦再次被非法押回重慶後,又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十多天。

二、在西山坪勞教所中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謝錦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十多天後,當地警察再次以所謂“嚴重擾亂社會治安”罪,將謝錦綁架到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西山坪勞教所,謝錦多次因堅持煉功,被勞教所人員關禁閉。禁閉室只有一個水泥板,馬桶一周才倒一回。在那里,謝錦被強制站著,雙手吊銬在鐵門上,數天不解銬,他的腳腫得象饅頭一樣。

謝錦被銬的地方在豬圈附近,晚上,蚊子密密麻麻叮在他身上吸血,飛走一層,又來一層。謝錦確實忍不住,手一動,滿手是血。

在那里,謝錦多次被警察用警棍毒打;六、七個人把他按在地上,強行灌食。他被強迫高強度軍訓和洗腦迫害。謝錦還被強制抽血。由于環境骯髒,他的全身長滿膿瘡。

三、再被非法勞教三年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謝錦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後,雖然上班,但大學不給他安排具體工作,同時警察不停的騷擾。

二零零一年,謝錦再次到北京上訪。他被非法押回重慶後,又被綁架到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西山坪勞教所,謝錦因為煉功,多次被打、被銬,被關在“嚴管組”殘酷迫害。警察譚偉叫三個勞教人員把謝錦按倒在地上,毒打他五十至六十棍。謝錦被打傷,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臀部滿是瘀血,後來,不得不開刀,引流出半斤左右的膿。

因為被無端毒打,在醫院里,謝錦在另外有良心的勞教人員的幫助下,向重慶市勞教局寫了封控告信,由同情大法弟子的勞教人員帶出去,交給了重慶市勞教局。

幾天後,控告信被轉回到勞教所醫院,謝錦在病床上被“嚴管”迫害。

為了逼謝錦說出誰幫忙寄信,“幫教”人員不要謝錦睡覺,十五分鐘,叫醒一次,同時在床周圍貼滿辱罵師父和大法的字條。謝錦多次被惡人邱闖等“幫教”按在床上,用鋤把毒打,臀部被打得鮮血直流。“幫教”惡人每次打謝錦之前,還硬要謝錦自己說打多少下,說少了不行。

此外,在“嚴管組”,謝錦還被單獨用篾塊毒打;被強迫站軍姿,要全身用力,手或腳被“幫教”突然拉動了,“幫教”就飛起一腳踢在他身上;或“幫教”突然叫謝錦的名字,他若沒有立即回答,“幫教”也是飛起一腳,踢在他身上。此外,謝錦還被強迫洗腦,強迫看辱罵師父、大法的書,若不看,由另外的人強行念給謝錦听。

三年後,二零零四年,謝錦被放出來時,腿已殘疾,腳疼,行動困難,全身皮膚潰爛、長水泡,並發癢,變黑。

謝錦出來後,在單位上班,當時單位沒安排正常工作,謝錦被扣四個星級工資,同時經常在“節假日”或“敏感日”,被警察、610人員騷擾。

四、二零零八年再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謝錦被再次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西山坪勞教所“嚴管組”,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坐在凳子上,直到晚上十一點鐘,才讓睡覺。警察還唆使惡人毒打他。他平時要長期坐正,每天大小便只有四次,幾十天不準洗臉、漱口、刷牙、洗腳及其它所有個人衛生,上、下午只準活動幾分鐘。

五、二零一零年後工齡被扣六年 屢遭騷擾

二零一零年,謝錦從勞教所出來後,不僅仍然腿殘、腳痛、走路困難、血壓高(220~240左右),平時被公安機關、單位、610騷擾,被跟蹤、節假日前談話、打招呼,更是家常便飯,還差點強行被綁架到洗腦班。

謝錦正常工作被剝奪,工齡被扣六年,以前的住房公積金也莫名沒有了。他行動不便、身體變形,肚子長期脹。

由于被長期非法關押,謝錦的家庭遭重創,妻子獨立支撐家庭,照顧孩子,還要拖著病體,到西山坪來看他、上賬等。

中共的這場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從今日中國假、惡、斗遍地,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事實上,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