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畫家︰“希望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真善忍”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至八月十四日,芬蘭法輪大法學會在首都赫爾辛基的阿爾貝九世畫廊(Galleria Albert IX)成功舉辦“真善忍國際美展”。

阿爾貝九世畫廊位于市中心普納武里(Punavuori)區,這里集中了大量的博物館、藝術畫廊、設計商店、古董市場、劇院等,還擁有其它藝術和設計領域的地標,匯聚當地的藝術家和藝術領域的學生們。

二十八件畫展作品中表現出的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定,深深地打動參觀者。他們震驚于迫害的慘烈,更被真、善、忍的修煉者們展現出的境界而感動,有畫家表示︰希望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真、善、忍。

“每個人都應該來看”

畫家艾莉森‧維克倫德(Alison Wiklund)六月底路過法輪功學員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真相點時,了解到美展的訊息。當時她騎著自行車,看見真相點帳篷上寫著“真善忍”三個字,立即被“善”字吸引住了,于是停下來和法輪功學員攀談。

維克倫德在八十年代初曾去過中國,還收養了一個大陸女孩兒。有深厚中國緣的她,在美展開幕當天,悉心欣賞每一幅作品,在展廳里待了兩個半小時。

維克倫德說︰“我听說過法輪功,也听說過迫害,但是根本不知道迫害這麼慘烈、證據這麼齊全、數據這麼驚人。真懷疑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迫害的嚴重。”

她說︰“每一張畫作的背後都是一個故事。畫展陳述關于有信仰的人們在中國大陸不被允許表達自己的信仰、不被允許按照自己的信念去生活的故事。如果他們忠于自己的信仰,他們自己和家庭,都會經歷非常痛苦的事情。”

她表示自己雖然沒有信仰,但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會因為有信仰而被迫害,不希望任何人因為想向善而被迫害,她說︰“希望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真、善、忍。”

比約恩‧拉森(Bj?rn Larsen)是通過朋友介紹,特意來觀賞美展的,他也被美展作品講述的故事深深打動。

拉森說︰“這個美展是個驚喜,真的很出色、很感人,這是高貴的藝術。”“美展的作品很清楚的講述了故事︰因為信仰被迫害,人們保持那份堅定,反對邪惡。”

其中,《悲喜淚》和《定位》兩幅作品讓他印象特別深刻。“美麗的色彩,振奮人心,並給人帶來希望。”他說︰“畫家們是杰出的藝術家,每個人都應該來看。”“我很榮幸來這里參觀,並衷心祝福仍在受迫害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祝願他們一切安好。”

維克多‧賈科拉(Viktor Jaakkola)是一名學生,他認為畫作美麗、真實,講述了中國正在發生的可怕事情。“其中打坐的畫面有一種平和,引起我的共鳴,感覺很溫暖。(中共)他們在折磨少數民族、壓迫人民。我們得譴責他們。我希望看到更多關于這個問題的公開討論,制止迫害。”

最後他說人們應該記住真、善、忍這三個字。

“我體會到關懷”

尤哈拿‧惠科(Juhana Huikko)是一名公司經理,住在芬蘭的萬塔(Vantaa)。觀賞了畫作後,他表示︰“非常美的畫作,美而悲傷——這兩種感受交織在一起。”

他進一步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從寧靜祥和中展現出美好的訊息,那是一種關懷和慈悲,特別是感覺到關懷。另一方面,這場迫害針對的是平和的無辜民眾,因而觀看這些作品時,又為他們遭受的傷害感到很難過、很悲傷。人們因為信仰被殘害虐殺,這不能被接受。”

惠科表示,令他感受最深的是作品《法正乾坤》,他說︰“它包含的不是一種人、一種信仰,而是包容了很多不同的種族不同的神,他們能夠在一起。人權問題必須得以解決,不管需要多久,哪怕得努力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但是我們絕對不能放棄爭取信仰自由,因為它是屬于每一個人的。”

“用善去感化他人,真的很震撼。”

企業家蒂姆‧亞當‧圖米科斯基(Tim Adam Tuomikoski)表示,美展作品展現的內容讓他震驚。他說︰“迫害這麼嚴重,警察凶惡的表情與學員的表情、平和的打坐形成對比。能感受到即使在艱難的環境下,法輪功學員所體現出來的依然是積極、陽光與祥和。”

圖米科斯基認為美展的作品意義非凡,希望能收藏這些畫作。“作品所展現出來的是協調、平和、專注和正面。作品告訴人們,即使周圍的環境很負面,也得保持內心的積極與正面的精神。”他說。

大學生阿達‧凱斯蒂寧(Ada Koistinen)也認為美展作品展現了勇氣與祥和。

凱斯蒂寧在美展廳里參觀了足足三個小時。之前,她在畫展對面的咖啡吧里寫文章,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拽著她過來看一看。她表示,自己的感受用三詞來形容︰難過、氣憤和鼓舞。她的體悟是︰“相信真理的力量,知道自己所做的是正確的,人就會堅定不移。”

她還說︰“當(修煉的)人達到一定境界的時候,了解痛苦的原由,同時用善去感化他人,這真的很震撼。”

“非常強烈的體驗,讓人大開眼界”

從事IT工作的湯姆‧瓦格納(Tom Wagner)表示非常喜歡這個美展。《甦家屯的罪惡》和《迫害中的堅定》這兩幅作品給他印象尤為深刻,他講述了他的理解︰“《甦家屯的罪惡》這幅畫中那位醫生的表情就是後悔。他當時大概認為,自己有權做任何事,從畫作中來看他一定不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自豪,他在內疚為什麼當時只是遵循上級的指令。”

“《迫害中的堅定》中,那位女士看著前方的人,好象在想,你們所做的是多麼可悲可憐的事,我堅信自己足夠堅強承受這一切。”瓦格納說。

觀賞美展的當天晚上,瓦格納寫郵件表示對主辦方的感謝,他說︰“這是一次非常強烈的體驗,讓人大開眼界。人們真的應該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面臨的所謂問題放到某種角度來看待。”“你們在做著如此精細和有價值的工作,我祝你一切順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