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召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烏克蘭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在首都基輔(Kiev)召開。法會上,十一位大法弟子交流了他們的心得體會。
走入大法修煉 戒掉不良嗜好

安德烈來自第聶伯市,修煉大法已經十年了。在走入大法修煉之前,他有過宗教信仰,上過太極課,學習跆拳道。他曾詢問他的導師,是否有高層次上的書籍。他的導師只是教人健身,無法為他提供建議。後來因學費增加,他再也支付不起。那時,他心里萌生一念,很想找到一種功法,既能讓他達到高層次,而且還是免費的。此後,他停止了宗教中的禱告和學習。

有一天,他的太太回到家,把一張法輪大法的真相報紙放到他面前,說︰“這就是你需要的。”安德烈看完報紙,意識到這確實是他需要的。“我怎麼找到你呢?”他的手自動的翻著報紙,目光落在了煉功點地址上,于是他第二天就去了。

次日,安德烈來到煉功點,看到大法弟子正在煉功。他就站在一位女士的旁邊,重復著大法弟子的動作,盡管他還不知道在做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煉功結束後,大法弟子和安德烈聊起來,並送給他一本《轉法輪》。

安德烈回到家,心里懷疑是否應該讀《轉法輪》。他把大法書交給太太,並問她,手拿這本書感受怎麼樣?他的太太回答說,她看到這本書周圍有一道彩虹,里面的字符是金色的,這是一本非常好的書,值得讀一讀。安德烈在太太的建議下開始閱讀大法書,多年困擾他的人生問題,在第一遍讀《轉法輪》時,他就找到了答案,他渴望了解更多關于修煉的事,就這樣走入了大法修煉。

他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雙手疼的很厲害,就像被吊著一樣。然後他感受到法輪在小腹部旋轉,同時在雙眉之間的位置,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擠壓。煉功結束後,安德烈感到全身輕松。即使走很長的路,也不會累。

走入大法修煉後,他戒掉了酒癮和嗜糖的癮好,也斷絕了像賭博或賭彩票一樣的不正當的外匯交易。

修煉大法 全家受益

Lee來自哈爾科夫,她和丈夫從二零一一年開始修煉至今。沒有修煉大法以前,Lee得過很多疾病,最嚴重的是腹痛、十二指腸潰瘍和便秘。她吃了很多藥,但都沒有療效。長年遭受疾病的折磨,她的體重只有四十三公斤。由于身體劇烈疼痛,使她脾氣變的更加暴躁。為了發泄心中的怒火,她常常遷怒于丈夫和孩子。以前的生活枯燥而無味。

自從修煉大法後,Lee通過學法煉功,道德精神狀態改善了,身體也變得很健康,自然也就不再吃藥了。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她的心性逐漸的升華,變的更有耐心。她回想起以前對待家族成員,有時態度很不好。于是在離家幾年後,于二零一六年回家鄉探望家人。她的小兒媳對爺爺(也就是Lee的父親)做了很不好的事,家人都希望把小兒媳趕出去,斷絕關系。

Lee想到師父的教誨,要善待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家人。于是抱著一顆善良的心,向小兒媳講述大法修煉的事,並教她修煉大法。Lee的哥哥把她痛罵了二次,不讓她繼續修煉。Lee堅持要煉,並告訴哥哥︰“我可以做任何你說的事,但你不能阻止我修煉。”

最後結果,Lee的弟弟、母親還有其他三人都走入了大法修煉。她的小兒媳自從修煉後,變化也很大。道德的升華,心性的改善,使Lee的家庭成員變得互相寬容,互相體諒。得益于大法修煉,她的家庭變的和睦了。

在法會上,Lee還交流了,因為執著美國大選,放松修煉出現的病業假相。美國大選期間,Lee每天查看手機,關注大選進展,心情隨之波動或喜或憂,而且學法煉功時間也減少了。不久之後,她出現了病業假相,發燒,咳嗽,呼吸很困難,身體後背猶如針刺般疼痛。她全身疼痛,就象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樣。Lee憑著對師父對法的堅定和正信,忍著疼痛煉功學法,兩天後恢復了正常。

清理共產因素 將爭斗轉化為寬容

基輔市大法弟子安娜很想學好法,同化在法中。于是和同修約好背法,盡可能的把法記到腦中。盡管進度緩慢,但她還是體會到背法和讀法之間的巨大差異,越來越多的法理展現在她的眼前,和以前的理解都不一樣了。

她更深入的理解到,大法對修煉者的要求如此之高。“你就像在上學一樣。如果你來學習,你必須每天學習,才能從一個班級升到另一個班級,完成它。你必須為考試做準備,你必須通過考試,你必須要求自己達到最高的標準,而不是依靠你現在所做的事。我更深入的了解了,所有的人都是不同的,來自完全不同的領域,我們在這里以不同的方式展現自己,欣賞和尊重每個人的特點是很重要的。我深刻的理解到,你必須要對考驗和(來自別人的)批評充滿熱情,不為自己或其它許多事感到難過。”

今年安娜曾出現“中共病毒”的癥狀。她理解到,病毒能在她體內表現出來,是因為她的身上還有中共惡黨的因素,所以病毒才有空可鑽。她專心的閱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努力尋找和清理自己身上的共產主義因素。清理了不少負面的思想,比如受害者的感受,就像一個人屈服于政權,將自己擺在消極、無助的狀態下,什麼都不做。還有,對貧窮的恐懼,對老人的不尊重等等。

有一次,在市中心的煉功點,遇到一名大喊大叫的男子。有同修請他退後一步,想說服他,安娜想到這可能讓他制造更大的干擾。于是她開始發正念。然後她想到,這一切的起因是什麼︰“我認為他在干擾,就像一種不受歡迎的東西,需要被處理掉。在我的心里已經把他推到了對立面。”安娜決定用理解、寬容的態度對待他,“他是我們的朋友,不是敵人”。抱著友善的心對待他,男子逐漸的平靜下來。他的喊聲變成了對共產黨的譴責。他對共產主義的唾罵,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最後他表示支持大法就離開了。

“我不想和他爭論,不認為他是干擾,而是幫助他明白真相,使他改善。今天,我努力培養這種(平和的)態度,對待不同的情況和世人,從而將恐懼和爭斗轉化為理解、謙卑和寬容。”

擺正學法基點 更好的參與翻譯項目

薩沙來自赫爾松,她交流了參與翻譯文章的修煉心得。為了做好翻譯項目,她努力的堅持每天把學法、煉功、發正念放在首位。良好的修煉狀態是做好項目的保障。

有很長一段時間,她感到莫名的壓力。每當開始翻譯文章時,就會出現很多干擾,或是自己的雜念太多,或是內心不安焦慮,使她無法集中精力,難以定下心來工作。一位同修與薩沙交流了她的經歷。她在項目中做全職,有一回,她身體的半邊異常疼痛,就好像有人把她扔進爐子里烤。就在她感受非常不好的時候,她想︰“我現在還不能離開,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沒做,我必須要做好。”

薩沙听到同修的交流很受鼓舞,也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在項目中,每當感到承負力達到極限,好像再無法承受時,或者感受到身體內像是支離破碎了一樣,她叮囑自己堅信師父,放下恐懼,堅定修煉。

通過學法、發正念,她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以前學法,她會想到很多事,思想不能專注。現在她領悟到,學法時保持專注和對大法的尊敬,是她不斷升華的保障。當她改變了學法的基點,她在學習《轉法輪》時,會切身感受到,從大法書中涌現出的光芒照亮著她,賜予她智慧和正念。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