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8月2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中共繼續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二一年一至八月份,中共警察綁架騷擾12401名法輪功學員,834人被非法判刑,91人被迫害離世。僅七至八月份,又有2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

2021年7~8月被迫害離世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上排從左至右︰周賢文、付貴華、孫秀軍;下排從左至右︰初立文、馬英、郭琪

2021年1~8月法輪功學員遭中共各種迫害人次統計

山東省濰坊市政法委副縣級清官、法輪功學員姜國波,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後被綁架13次,勞教兩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電擊、坐老虎凳、灌劇毒物、灌辣椒水等77種刑罰摧殘;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達39次,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58歲。

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東儒來村法輪功學員孫丕進遭綁架次日,被迫害致死。家人看到孫丕進一個眼球沒了,半邊頭塌陷,胸腔塌陷。中共610人員說,孫丕進是“跳樓自殺”,卻不讓家屬驗尸。恐嚇家屬,不許他們請律師打官司,不許上訪,不許接觸法輪功學員,不許說出真相,連賠償費都不許說。一周後,蒙陰當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孫丕進的遺體。

上海市73歲法輪功學員周賢文被吊針注射不明藥物後,雙腳浮腫、潰爛、發黑,全身浮腫,在痛苦的煎熬中含冤離世。

中共還在作惡,迫害一群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下面是部份迫害案例。

一、因四張五元真相幣 上海市73歲法輪功學員周賢文被迫害離世

兩年前的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時年71歲的周賢文在世紀聯華超市買粽子時,用四張寫有法輪大法真相的五元幣,被浦東新區國保警察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張江看守所。她原本非常健康,兩個月後出現心髒不適,一動就氣喘無法入睡,直至二十幾天後昏厥。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周賢文被警察帶著做各項體檢和注射不明藥物吊針後,“取保候審”回家。

周賢文

不知道被打的什麼藥物吊針,周賢文回家後,感到人很難受,一睡到床上,就喘不上氣,不能躺下,分分秒秒不能睡,走幾步就喘,接個電話、開個門,都喘得不行。而且,她全身浮腫,走路像個木偶似的,整個人恍恍惚惚,迷迷糊糊的,整天傻呆呆地坐著,不想動。這是被綁架前從來沒有的現象。

就這樣,公安警察派了四個人在周賢文的住處門外看守,不準她離開住處。如果哪天沒見周賢文有動靜,第二天,就會有警察或居委會的人上門查看,好像擔心她死在家里似的。

此後,周賢文老人的健康進一步惡化,有一天,她腳上突然長出了大大小小的水泡,水泡破裂,水流了出來。白天、晚上,她把腳擱在盆里滴水,幾個小時,就有半盆水。漸漸地腳上流出的不再是水,而是白色的、黃色的濃稠的液體。

這時,周賢文的小腿開始疼痛,像刀割一樣疼。小腿上發出密密麻麻的大、小水泡,水泡破裂、滴水、然後結痂了,不小心一踫,又破了,又是劇痛;站著、坐著、躺著都是痛,剜心透骨的痛。

這情況一直延續,最後,她雙腳浮腫、潰爛、發黑。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周賢文含冤離世,享年73歲。

二、甘肅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袁江母親任燦如老人含冤離世

甘肅蘭州市西北師範大學附小退休高級教師、法輪功學員任燦如女士在中共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下,身心承受巨大的折磨,于二零二一年八月三日含著悲痛與冤屈離開人世,享年85歲。

任燦如的兒子袁江,畢業于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在蘭州電信局工作,是甘肅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因為堅定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生前遭到極其殘酷的酷刑折磨。

任燦如和老伴袁助國(西北師範大學物理系教授、曾任系主任)修煉法輪功前都患有多種嚴重的慢性炎,多次手術和住院醫治無效,修煉後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身體判若兩人。

中共邪惡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瘋狂迫害開始後,任燦如和老伴兩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蘭州安寧公安分局非法關押一百多天。

在持續的高壓迫害和騷擾中,袁助國因兒子袁江的慘死終日封閉在家、抑郁寡歡,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去世。自此任燦如老人常年孤身一人在家,以淚洗面,度日如年,在所謂“敏感日”還要受到公安的各種騷擾和恐嚇。

二零一九年六月老人突然出現偏癱癥狀,一側手腳不能自理,之後起居只能由保姆長期照料。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蘭州市和會寧縣幾十個警察以抓捕法輪功學員為由,用電鋸鋸開了三樓老人家的防盜門,綁架了照顧老人的保姆。警察野蠻破門抄家,搶劫了所有電腦、打印機等私人財產,聲勢動靜非常大,引來周邊樓內樓外大量圍觀的人,癱瘓在床的老人被嚇得連哭帶喊,當時的狀況極其悲慘。

這次非法抓捕給任燦如老人及其家人的精神和身體造成巨大的不可逆轉的傷害,從此以後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老人再次昏倒、不省人事,送陸軍總院重癥監護室搶救無效,一星期後離世。

三、葫蘆島市魏明霞遭警綁架兩周死在葫蘆島看守所

遼寧葫蘆島市鋼屯鎮法輪功學員魏明霞,七月十九日遭中共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葫蘆島看守所,僅兩周(八月二日)就被迫害致死。

遭綁架之前,魏明霞身體健康,在家干活。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上午,葫蘆島市公安局及國保大隊、鋼屯鎮派出所開了三輛車到鋼屯鎮趙屯村,綁架了朱軍、解琨、魏明霞三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搶劫走大法書、資料、法輪功師父法像與一台打印機等私人物品。八月二日,魏明霞冤死在葫蘆島看守所,年約七十歲。

當地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程衛星,去年五月十二日遭警綁架,也是在葫蘆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年約五十四歲。

四、中共“政審”釀家庭悲劇

孫子考上了軍校,卻因奶奶修煉法輪功,“政審” 沒通過,一家人情緒跌入低谷。這時警察又來非法抄家,導致老人突然出現心衰死亡。

七十歲的李君芝獨居在湖南省岳陽市洛王街道花園坡社區。二零二一年三、四月份,李君芝摔了一跤,胯骨摔折,在醫院做了手術後,在女兒家養傷。

二零二一年七月,李君芝的孫子考上了軍校,兒子,媳婦、孫子都滿懷憧憬,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悅中。

可是在中共“政審”時,發現李君芝是法輪功學員,因此孫子受牽連,導致“政審”不合格,不予錄取。

更不可理喻的是幾個武警等人,到李君芝的兒子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李君芝以前放在兒子家的兩本法輪大法著作。兒子、媳婦和孫子精神上受到了很大刺激,情緒一下子從高峰掉入了低谷,不知所措,痛不欲生。

中共制造的“政審”迫害,關乎孫子的前途命運,加上警察非法抄家,直接導致李君芝突然出現心髒衰竭,送醫院搶救無效,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離世。

李君芝的家人(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三家人)陷在深深的悲痛之中。

五、長春付貴華入獄兩個月 冤死吉林女子監獄

付貴華,55歲,長春法輪功學員,入獄不到兩個月,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冤死吉林省女子監獄。

付貴華

付貴華和女兒于健莉、兩個女婿王東吉、孟祥岐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二一年二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七至九年。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付貴華、于健莉母女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七月二十五日, 五十五歲的付貴華猝死獄中。

家屬七月二十五日晚間接到監獄電話,說付貴華病危,被送到吉大一院二部搶救。等家人趕到醫院時,獄警高陽以正在“搶救”為借口,不準家人見付貴華。

大約一個多小時以後,從醫院打出電話說,付貴華已經走了,稱是晚上九點四十八分去世的。付貴華的家人當時看到手機上的時間為九點十八分。家人質問,現在時間還沒到九點四十八分。打電話的人馬上改口說,是八點十八分死的。家人被告知“是肝硬化”。

家屬要求馬上見遺體,醫生當時說︰等我擦擦血,收拾收拾,再給你看。但獄警以各種借口、謊言阻止家屬見遺體,家屬感到其中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僵持數天後(期間可能對遺體做處理),監獄才同意家屬見遺體,但不允許帶手機,不允許拍遺照。

六、大連法輪功學員孫秀軍在迫害中離世

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孫秀軍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被非法抄家綁架,多次體檢不合格,三天後放了。警察為了推卸責任,要求孫秀軍必須離開大連。孫秀軍由他大哥接回黑龍江老家,于七月十九日離世,年僅五十歲。

孫秀軍

二零二一年六月初,大連市公安局出動警察,對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實施綁架、抄家。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六月二日晚六點左右,孫秀軍在家中被大連市甘井子區國保伙同機場派出所警察非法入室綁架,家中電腦、打印機等個人物品被抄走。

多次體檢時,孫秀軍的身體嚴重不合格,已于六月五日被以監視居住的強制形式回到家中,但派出所警察強制他離開大連。孫秀軍由他大哥接回黑龍江老家才一個半月,于七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孫秀軍,男,一九七一年五月十四日出生,他于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多次遭受迫害。

他曾被大連市金州區站前派出所非法攔截抓捕,被關押期間遭到警察的毆打,頭被打破流血。

曾遭大連市開發區哈爾濱路派出所警察抓捕,關押期間,他被警察扒光衣服,潑冷水、凍,電棍電,拳打腳踢,之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大連教養院被非法關押期間,孫秀軍曾被管教人員用電棍電、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

七、孫丕進遭綁架次日死亡 半邊頭塌陷、胸腔塌陷

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東儒來村法輪功學員孫丕進,二零二一年年六月十八日在自家田里干農活時,遭蒙陰縣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

中共六一零人員說孫丕進是跳樓自殺,卻不讓家屬驗尸。家人看到孫丕進一個眼球沒了,半邊頭塌陷,胸腔塌陷。當時現場有六一零人員和警察幾十人,恐嚇家屬。不許他們請律師打官司,不許上訪,不許接觸法輪功學員、說出真相,連賠償費都不許說。不法之徒顯然是在掩蓋罪行。

一周後(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蒙陰當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孫丕進的遺體。

孫丕進的妻子于在花也是法輪功學員,曾遭中共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含冤離世。他們的女兒孫玉嬌現在仍然被中共非法關押在臨沂看守所。

八、李建設在河南駐馬店市看守所離世 背部、胳膊和脖子等處腫脹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駐馬店市驛城分局國保大隊長王鵬雲帶領多人,將居住在駐馬店市雪松路紗廠家屬院的法輪功學員李建設綁架到市看守所。

同一天,王鵬雲等人又將住在市中華路西園賓館家屬院的法輪功學員高長雲(女)綁架到市看守所。

七月二日,李建設的家人被通知,李建設已經被送到醫院的重癥搶救室了,李建設的家人看到李建設的背部、胳膊和脖子等處腫脹,癥狀很嚴重。七月六日,李建設在醫院被迫害致死。

現高長雲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九、山東濰坊市初立文含冤離世

山東省濰坊市法輪功學員初立文,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濰坊看守所,年前臘月二十八被非法判八年,後因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被釋放回家,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初立文

在初立文的身體被迫害很嚴重的情況下,峽山國保伙同太保莊派出所,多次騷擾初立文與兒子初慶華。初立文父子為躲避再遭迫害,有家不能歸。

初立文,家住濰坊市峽山區(原昌邑市)太保莊街道太保莊村。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全身多種疾病一掃而光,身體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初立文希望鄉親們也受益,弘揚法輪大法,成為昌邑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初立文一家人遭殘酷迫害。初立文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三次被非法勞教(三年、一年(二十天後保外就醫)、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八年),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了酷刑折磨。兒子初慶華也被非法勞教兩年半,被非法判刑三年。

十、山東清官濰坊市委政法委官員姜國波被折磨得死去活來三十九次 最後含冤離世

山東省濰坊市副縣級清官、法輪功學員姜國波,因不放棄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信仰,先後被綁架十三次,被非法勞教兩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電擊、鎖鐵椅子、銬躺龍床、坐老虎凳、灌劇毒物、灌辣椒水等七十七種刑罰摧殘;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達三十九次,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姜國波生前訴述說︰“我在看守所遭到了一般人想象不到的酷刑摧殘,讓我體驗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我被灌劇毒物;被灌濃烈的辣椒汁,致使肺吐綠膿;鎖縛‘十字架’二十個晝夜;被用3x3公分的細窄木稜橫棍生生地將後背三根脊背骨硌斷;右眼一度失明;小便解不出要插導尿管;二十六天沒解大便;體重在二十多天內陡減了九十多斤;我被折磨得昏死過去無數次。”

姜國波,男,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山東威海人,大學畢業,原是濰坊市委政法委官員,副縣級級別,公認的清廉正直的清官。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他患有“肝硬化晚期”、亞癌癥“肺病”(家族遺傳,幾位親人因此病離世),看遍名醫,吃過無數苦藥,無濟于事,這時身患各種疾病的他痛苦不堪。一九九五年六月,姜國波修煉法輪大法後喜獲新生,身體康復,乙肝病毒都消失不見了。

姜國波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他發自內心的呼喊︰“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姜國波常說︰“最讓我感到萬分幸運的是,對人生目標迷茫的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返本歸真。”自此,他那慘淡無光、前途無望的人生豁然間洞天大開,變得生機盎然、透徹明亮。

然而,姜國波遭中共無數次的酷刑、藥物迫害,含冤離世。

十一、黑龍江樺南縣常秀華被監視居住一年多 含冤離世

黑龍江省樺南縣法輪功學員常秀華女士,被樺南縣公安局國保人員監視居住、騷擾長達一年零四個月,生活不得安寧,病情惡化,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三歲。

常秀華在病榻中

十二、吉林市馬英遭迫害離世 丈夫仍關冤獄

吉林市龍潭區54歲的法輪功學員馬英,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多年來被中共惡黨人員騷擾、綁架、非法拘留。

馬英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一大早,吉林市昌邑區樺皮廠鎮派出所八個警察,非法闖入馬英家中,野蠻綁架了馬英與丈夫張勇,並抄家搶劫。二零二一年,丈夫張勇被枉判三年入獄,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馬英身體檢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審。回家後,馬英多次遭警察騷擾,警察還到家別門撬鎖想強行入室,馬英的精神壓力很大,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沒能等到丈夫冤獄期滿回家,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十三、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郭琪被迫害離世

郭琪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來,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郭琪與妻子孫彩艷不斷的遭受騷擾、威脅、綁架、非法關押等迫害。在大連勞教所,郭琪被扒光衣服用棍子抽打、多根電棍電擊等酷刑折磨,一度生命垂危。

從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開始,大連市沙河口區幸福派出所、南沙街道、後山社區人員多次電話、上門騷擾郭琪及家屬。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五日,郭琪的身體承受到了極限,所有髒器衰竭,膿腫血中毒,休克,到醫院搶救無效,不幸離世,終年五十一歲,撇下四十九歲的妻子、二十歲的女兒、十二歲的兒子、八十歲的母親、岳母。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各級司法機關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搶劫、勒索錢財;檢察官捏造罪證、罪名構陷;法官枉法犯罪,執法犯法。在中共持續迫害善良的政策下,僅二零二一年七、八月份,就報道二十四位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致死,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遭受不同程度的各種形式的迫害,有的在明慧網上已經報道,有的仍然被掩蓋著。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和更好的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被判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統計數據︰下載(16.1KB)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1/9/9/2021-pohai-zhisi.zip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