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病業關也是正邪大戰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六十七歲,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的。當時是多病纏身,有婦科病、心髒病、腎結石、全身風濕、滑膜炎等病。在各大、小醫院和用各種求醫方法都沒看好。在我有幸得法,修煉法輪大法不長時間這些病都好了。我已經修煉二十四年了,在這二十四年里在師父的保護下坎坷的走到今天。
一、闖關

在剛快過完二零二一年新年的一天,我左小腿開始紅腫,有個地方起泡了,接著又有兩個地方起泡,大小不同。第一個泡越長越大,有天,它就破了,往出淌黃水。我一看叫我女兒(女兒未修煉法輪功)把同修找來。

同修來了,我讓同修看這腿。我說是不是糖尿病綜合癥,同修說可不能那麼想。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1]。這就是舊勢力迫害,你的正念要強。臨走時告訴我用生理鹽水洗這地方。過了兩個小時以後,我把紗布打開一看黃水不淌了,長泡的地方長出個黑殼來,把淌黃水的地方給蓋住了。這怎麼辦,我就用小鑷子尖把黑殼摳開。剛摳了幾下,黑殼塌下去了,呀!原來是個小洞。我用鑷子一探里面竟有一公分左右的深度。里面盡是爛肉。暫時處理一下。就這樣天天用生理鹽水洗,洗了一些天也沒見好。

我看到同修白天忙,黑天忙。忙著救人。在百忙當中來看我,幫我加強正念。同修說當前最重要就是救人。我這個急啊,我想也不能坐家老干這個呀,怎麼辦?我得讓這個腿快點好呀!又想起那天發正念時,看到我左手捏住一個塑料袋口里面裝滿像血和爛肉的景象。等同修來了,我就跟她說這事。同修說︰那是你腿的另外空間的髒東西。同修走了以後,我想這是不是師父點化我呀,可能是讓我把這個空間的腿里的爛肉也給摳下來吧。

一天發完半夜12點正念後,我瞅著這個小洞,下定決心,像師父法像抱了抱拳說︰請師父加持我別叫我太疼。于是拿起醫用手術剪子,開始給自己做小手術。開始剪這塊爛肉,剪一氣,就用棉簽擦一會,一共剪了四回,連血帶爛肉混雜一起。一個球一個球的往出滾,用紙接著,連血連紙帶棉簽等髒東西,整整一小盆。在剪的時候我就說︰好血留住,壞東西髒東西流出來。就這樣小洞不見了,卻出現了一個小盆樣造型的傷口。

我給自己做的小手術結束了,這時已經凌晨4點了。我又一次向師父的法像抱拳說︰謝謝師父的保護和加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又讓師父操心了,也不知師父您又為您的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付出了多少。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難以表達弟子對您的感恩之情。這時我的淚水隨之而流。我只有精、精、再精,多多救人完成我的使命。

第二天,我女兒來看我,問我好點沒有。我就把半夜做的這件事說了一遍。當時她直盯了我一會說︰你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平時蔫巴的,怎麼能在不打麻藥的情況下,拿剪子在這地方,剪了接近4個小時,而且還是自己剪的這得多疼啊!女兒的眼楮濕潤了,接著說︰也不知是什麼力量,使你會有這麼大的勇氣和毅力,真難以想象。我瞅瞅她說︰這一切來自于法,是大法的力量。大法無所不能,我就堅定一定讓這腿快點好起來,和同修一塊去救人的這一念。我就做了這件事。

二、過心性關

我的腿出了一個泡後,又接連出了兩個泡,中泡也破了里面爛個眼,接著小泡也出現了,都在往出流黃色粘液。

有一天我用鹽水洗的時候,我丈夫過來看(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看了一會說︰這可真成千瘡百孔了,我可不看了,誰受得了。一轉身一甩手,瞅著我說︰你可別折磨我了。他就上另一個屋去了。我啥也沒說,把這腿用鹽水洗完後就到廚房做飯去了。咱家比較大,我行走不了,就雙手扶著板凳和右腿配合,拖著左腿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到廚房,丈夫也跟過來了。我說你幫我熬點綠豆水吧。他說︰我不熬。我說那你看電視去吧。他就急了說你這是什麼態度,就罵上了。我也沒吱聲。他越罵越來勁穿上外衣,拿身份證又拿醫保卡、工資卡又拿2500塊錢就要走了,臨走時說,我以後不回來了,叫你永遠看不著我。你給我姐打電話給孩子打電話,我說︰我誰也不給誰打電話,你願意走就走吧。于是我又給他拿來1000塊錢,我說在外邊沒錢不行,多拿點,又給他拿了幾個口罩,他接過去就走了。

那天我心里很平和,要是以前我想我都這樣了還給他做飯,他不領情,還這樣走了。我得氣成啥樣。可那天我沒有動心,接著做飯。過一會,丈夫回來了,他看看我沒說話,我看著他我也沒說話,然後幫我做飯來了,好像啥事也沒發生。我知道我是按修煉人標準做了。去掉了爭斗心和怨恨心。

又有一天我在廚房做飯,叫我丈夫幫我拿飯勺,拿點水,拿一下菜板,他就急了,說︰你怎麼這麼多事呀,你都成事祖宗了。我听完就樂了,他瞅我一會說你怎麼還樂了。我說你看我現在這上下都這形像了,還能升級,從事變成事祖宗我能不樂麼?他一看我他樂了。我知道我又去掉了爭斗心。

從我把腿做了小手術後,這腿就開始漸好,一天比一天好,腳不腫了。腿也漸消腫,有小泡的地方全都好了,中泡已經結痂了。我想大泡的地方過不幾天也會好的,這我可高興了。結果過了一個星期也沒見好點,而且腿又發燒了,又疼又腫,我想這是怎麼回事呢,是不是生歡喜心了。這時同修來了,問我怎麼樣了,我告訴她情況,她說︰是不是有歡喜心了?我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同修走後,我想得發正念,鏟除歡喜心。就順便摸了一下小腿,這腿不發燒了。真是太神奇了,幾分鐘的功夫腿好了。我想這是找對了執著心,我要把這個歡喜心徹底鏟除掉。修煉是多麼嚴肅啊,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

三、闖病業關也是正邪大戰

有一天我剛要睡覺,一個聲音說︰你趕快自殺吧。我說︰我有一個偉大的師父,讀的是《轉法輪》,憑什麼自殺?我才不死呢,我讓你死。于是我立刻發正念,發一個多小時,又有幾回,這個聲音說你死吧!你死吧!听後,我長時間發正念。

又有一天這個聲音說︰設靈堂吧!我說我把一切交給師父了,師父說︰“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我堅修大法心不動,誰也動不了我,我立刻發長時間的正念。

還有一天我剛閉上眼楮要睡覺,看見密密麻麻大小的黑點向我的臉上撲來,一遍一遍撲,我立刻起來發正念,發了一個多小時,小黑點漸漸的沒了。

有幾次這腿白天還好點到黑天,這腿疼的我心都要蹦出來了,我就長時間發正念,一直到不怎麼疼為止。迫害不止發正念不止。

在闖關過程中還有一點,我就記住師父講的法︰“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2]所以不管我這腿有個洞還是流黃水還是剛動完小手術,還是紅腫多粗,我都堅持煉功,尤其煉靜功。我都堅持雙盤,疼我也堅持。在流黃水那幾天,我用一疊紙放在腿底下接著,有天同修來說流黃水是好事都流出來就好了,我就天天堅持煉五套功法。

回顧我修煉法輪大法這二十四年來,無限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能得高德大法感到無比的幸福。這不又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又闖過了病業關。可我還有些執著心沒放,今後要多學法、學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今後我要在師父指引的神的路上奮勇直追。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我再次叩拜師尊,同時也向在多方面幫助過我的同修說聲謝謝!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