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得法有奇緣 真修實修見神跡

Print

【圓明網】從十幾歲,我就開始思索生死問題,二十多歲,就一直在求道的路上,佛家、道家、基督教,一直不斷的追尋、拜訪,漫漫長路,結果把自己的心性越磨越差,沒有當初那樣的純淨心。每每在心性上掙扎,最終都會被後天強大的觀念打敗,一直都沒有真正從內在改變。
美國得法奇緣

二零一八年,我突然入圍了被獎勵去美國十五天游的旅游團。我記得,那是四月二十一日,我們一行到達聖地亞哥。我當時沒有按照這個項目安排的去參觀,難得這麼迷人的海岸風景,我就一個人端著相機,四處拍照。

這時候,我看到一幫穿黃色衣服的人在煉功,邊上有很多人發資料,還有大紀元的一位女記者在采訪行人。我當時就很好奇的接過資料看了,那個女記者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士走過來,問我對法輪功了解嗎?我說小時候讀書的時候,看電視,國家天天報道,不讓我們煉,我當時真的接受是“×教”。

她們就開始和我講真相,另外一個女士給了我一本小的《轉法輪》,讓我回去看。這時候,那個女記者就說給我做一個采訪。我當時就同意了。她問了幾個問題,我都回答了,包括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到現在看到真相資料後的看法。

這時候,我們同行的幾個人就過來拉我,叫我走,導游讓他們過來的,說到處是特務,你想回去被抓起來嗎?我當時第一個舉動竟然是把那本小黃書藏在相機大包里,和他們走了。當時一路上整車人都在說我,說國外很多黨的間諜,到處都是,他們說得很嚇人,我一點不害怕,真的很奇怪。

第二天,去海參館買海參的時候,一位德國籍老太太在我們車邊上發真相資料,她當時和我說,她是德國人,這個功太好了,救了她,所以她希望幫助更多人。我听了,就接過真相資料拿上車,結果車上人各個都白眼看我。我當時被老太太感動,我就得接下她的資料,我當時就是那麼想的。資料最終留在酒店,我沒帶走,我把書帶回來了。

我回到國內,記不清楚是什麼時候、什麼原因,我開始看起《轉法輪》來,結果把我幾十年的疑惑都解開了!我當時學的佛法,說如何才能成佛,我一直在心里不認同,我心里一直覺的是一世可以修上去的。結果看到法輪大法竟然可以一世修成,這麼神奇,這麼不可思議,感覺李洪志師父太偉大了,傳下如此救眾生的大法,當下就想學這個功法。

可是我很為難,我這麼幾十年來,從沒見過身邊有人跟我說過法輪功,甚至都沒听說有人煉這個功,我在網絡上根本就搜尋不到在大陸去哪里學,國內又是禁止的,怎麼找到人教我啊?我當時真的是好無奈。

最後,我決定,再去一趟美國,既然是在美國得法的,我當時把那個真相資料拍下來,上面有電話。我很後悔當初在聖地亞哥被他們拉走,電話也沒有留一個!

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我又到了美國,當時在美國的朋友開車來接我。到達洛杉磯後的第二天,我就讓她給我打電話聯系,後來,她給我在我住的酒店附近找了一個教功班。教功班義務負責人說這個班已經結束了,得等下一個班。我和她說了情況,她說,讓我過去,她單獨教我。

她把地點發到我朋友的手機上,我讓朋友開車送我去學。當時學了四套功,因為有急事,我朋友晚上就來接我,開車回另一個城市了。

等我再返回洛杉磯,我又和教功班義務負責人聯系,我說要過去學功。她很熱心的又教了我。我主動的三退。當時教我第五套的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這麼七、八年來都不能雙盤的,竟然可以奇跡的直接盤上去,而且不感到疼痛,特別舒服!

當時堅持了四十分鐘後,我感到痛了,就把腿放下來,結果教功班義務負責人說以後讓我堅持到音樂停止。她跟我說,可能回去以後,你盤不上去,但是一定要堅持煉功,以後會盤上去的。我當時不相信,因為在那個煉功場,我一看師父的視頻,就感覺法輪在身體里轉動。所以,我堅信回來後一定可以盤上去。她讓我帶兩本書回來,一本《轉法輪》,一本《大圓滿法》,還有一個播放器。

我那個美國的朋友當場就讓我不要買,說回去過不了海關,會被抓的,說她以前有朋友被抓過。我很堅持,一點不怕。結果順利的把書和播放器帶回了國內。我回國後,沒有師父的教功視頻,我就翻牆入網站,花了幾個小時下載的。真的是沒有怕心,什麼都順利。

以上是我得遇大法的經過,我很感謝在聖地亞哥送我書的同修和那個女記者,當時我想不通為什麼我需要跑這麼遠才能得法,終于明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可能是保證我的安全。因為如果在國內,可能沒有人會這麼詳細的把功法教給我,讓我順利的能自己修。畢竟到現在,我也是一個人在學法,只有這兩本書,然後連發正念和講真相都不懂,更不知道是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說來慚愧。

真修實修奇跡

奇跡又一次發生。美國的教功班義務負責人在疫情發生後不用微信,也聯系不了,我徹底和大法有關的人失去了聯系。當時我在北京,我花錢買的翻牆上網的,都被國內查封了,都不能翻牆,所以,沒有外界的督促,我煉功、學法斷斷續續的。

然而,今年(二零二一年)從二月中國新年開始,我在家里開始煉功,我父親從來不相信神的,是沒有信仰的人,竟然和我媽一起,和我開始學煉法輪功了,一直堅持到現在,有半年了,一天沒間斷。

他們二老七十歲的人了,煉了一個月不到,就可以單盤一個小時,而且盤腿後,馬上站起來。我因為沒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兩個人每天在家堅持早上煉動功,晚上煉靜功。

今年五月份的時候,我開車去內蒙古玩,結果在這七天里,我自然的從頭到尾每天看《轉法輪》,早上起來就開始看,下午兩、三點煉功,然後接著看,就這樣,看七天,從來沒有一刻是困的,是那種完全被吸引住的認認真真投入的看。第一次把整本書從頭到尾全部看完。

之前在美國的時候,我根本是看兩頁就困得眼楮睜不開,回國後,也是這樣,斷斷續續的沒有這樣從頭到尾的把大法書這麼全神貫注的看完。

看完書了,我就翻牆上網,看明慧網上師父的新經文,看到師父說的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于是趕緊開始發正念,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堅持下來。

我開始講真相,當時有怕心啊,對法理解不夠,總是找熟悉的人有目地的篩選人來講,讓他們三退,一個月也就退了十幾人,而且講真相的力度不夠。

從內蒙古回來以後,我時刻就感受到師父的法身一直在我身邊守護我,所以我發正念的時候非常強,我經常約朋友到我這里附近的飯店吃飯,一邊吃飯,一邊和他們講真相,他們都願意三退,也願意去了解這個法,可是真正和我學法煉功的也就四個人。

慢慢講真相水平提升了,很多人願意去記住九字真言,我把重點放在大法是救人的,是宇宙最正的法,而三退已經不是基本目地了。尤其是入黨的幾個人,我都讓他們退了。我有怕心,不敢到公開場合講,講的時候也是有一定的選擇性,對大法的內涵理解不夠,因此步不大,但是這三件事我對自己說要一定做好的。

有一次,我在吃飯的時候,對一個入了黨的醫生講,邊上一個男的馬上大聲罵我,說,要說回家說,再說就報警了!我看了看他,心里一點不怕,就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好的。”然後,那個女醫生說他多管閑事,我那時候只是說這個人被背後的邪惡因素控制了,不是他本人,我當時是故意說話大聲,好讓他听到,可能正念不夠,效果是相反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臨近“七月一日”的時候,每天上午六點,士兵號角響起,士兵起來訓練、練操,聲音可大了,整個操場響著邪黨的口號。我每天剛好那個時候起來發正念,天啊,一立掌的時候,整個一股大的能量向我撲過來,那是層層壓過來,向我右側撲面而來的一股層層涌而來的能量,上面有一個高大無比的巨大的怪東西(我那時候想是黑勢力指揮的神)在上空指揮著這股密密麻麻的小黑團沖上我的右側臉部和胳膊,我平時一立掌,它們都不敢靠近的,這回這麼多這麼巨大不怕死的朝我沖來,我有點恐慌了,但還是在守護著正念,不松掌。

這時候,突然師父法身出現了,還有很多的護法神來,那個巨大的怪物一下就被劈得四分五裂的,那股向我而來的密密麻麻的黑團馬上就消失,一片祥和。

自從這一次以後,我以後每天立掌發正念,一片祥和,沒有任何干擾,這一大片清除得很干淨了。這是我真實遇到的不可思議的事情。

從此以後,我在網上看到哪些同修在牢里被迫害,我就發正念,清理那個監獄,尤其是那個遼寧女子監獄監獄長常偉指揮幾個牢頭迫害我們同修的,一直持續幾天清理。

經過五月份到現在的學法,每天做好三件事。師父說了︰“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大法弟子的圓滿絕對不是個人的圓滿,一定在救度眾生中,帶領無數的眾生圓滿。每個人都是!”[1]我如果做不好,就是有罪啊!

師父講的話很重,可是在我心里是沉甸甸的慈悲,我感受到了一種無上的慈悲,無法言喻的透徹全身,才讓我一個人在發正念的時候充滿勇氣和正氣。我不知道怎麼描述這種從師父的話語間傳達過來的內在力量。

談談真修半年來的心得

師父傳法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我這個時候才得法,當時心里都哭了,怎麼這麼晚才得啊,這麼多眾生都沒有辦法救啊,所以現在想著怎麼更好的助師正法,更好的救度眾生。那麼所有的前提,就是把法學好!我吃虧就是因為不懂法,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年都白過了,以為時間有的是,後來才知道是師父慈悲推延了人間的時間,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

對法的理解不夠,心性上提高就會產生反復,這是我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年經歷過的真實體會。別人罵我,表面上能忍,可是心里是要求自己忍,沒有自然而然的不動心。我每次都動心了,真正的提高就是六、七月份,現在我看人,他們和我說什麼,我都不去動心,從根本上去改變。

因為每次發生問題,我都會深挖自己為什麼這樣反應,背後是什麼因素,為什麼要和他們爭,是覺的他們說錯了,還是自己委屈了……所有的一切推到最里面,就是︰“他們是錯的,我是對的。”這就是最根本的執著。結果我明白了,這個執著就是一個“我”的存在。

師父說︰“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我只要內心的思維模式中這個“為我”的框架不倒下去,我就會一直在不斷出現的事件中不斷的沖突,一直固守著“我的”這個所有的一切執著不放,那我就不會提升!我的怕心怎麼來的?就是這個執著來的,這就是對“自我生命的執著”而來的,最根本的就是有一個我認為的“我的”存在,包括我的名聲,我的生命,我的錢財,我的面子,我的尊嚴,我的手、腳,我的心髒等等,一切後天建立形成的堅固的觀念,封閉了我們的無我無私的本性。

我解決的辦法就是按照師父說的,任何人說什麼做什麼,我不看表面,我知道後面有深層的東西在影響他們,影響我和他之間當下發生的一切。師父一再強調發生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偶然的,尤其是修煉的人。所以我不要被牽著走,要馬上跳出這個事情來,觀察這個問題。所以現在不能忍的事都不覺的委屈和氣憤了,很淡淡的不當一回事,這是我三個月來心性上真正提升的,也是我幾十年來長這麼大,真正發生內在改變的部份。

可能目前師父給我安排的矛盾沖突不是很大,知道我“忍”修得不夠吧,但是很神奇的是每次一認真的學法,第二天馬上就會出現很多奇怪的小矛盾和沖突,都是突然而來的。因為真、善、忍中,我做得最不好的就是忍,包括忍受不好的環境,不好的飲食,不好的話語,不好的待遇等等很多,大法在慢慢地造就我的一切。大法的“真”會去掉我的一切“假”、一切不真實的成份,這些後天的觀念和思想的業力以及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讓我歸正!

還有在煉靜功的那個忍,從剛開始的輕松雙盤,到後面的疼得要厲害,每過關,就會又腫又脹痛的,然後突然就好了,輕松自在。隔一段時間,又開始,甚至盤上去都費勁。這些經歷從開始的不能入靜的強忍的痛,到後面的身心入靜的分離痛,我覺的提高的關鍵就是要學好法,法能圓容一切,歸正一切,這是深刻的體會。

畢竟我真正學法就半年多,我自己的心性上很多地方需要提升,包括人心的各種執著。我也希望在國內能有交流的機會,很多同修在明慧網發的交流文章對我幫助很大。我作為初學者也要勇于參與交流,讓師父看到我們後來者對大法的信心和對大法目前的認知,也算是對師父交上一份我們後來得法弟子目前的一份答卷。

信師信法是我們修煉的基礎,按照師父所說去做,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精修煉,才能不斷提升,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

以上所說,僅僅屬于個人對法的認識和感悟,不足之處,請各位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佛性無漏〉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