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修口”的再認識

Print

【圓明網】未修煉時,說話很隨便,不管有用的、沒用的、好听的、不好听的、捧人的、損人的隨口亂說,有時得罪了人家還不自知。那時,我妻子也給我指出,我卻不以為然,依舊我行我素,逞口舌之快。別說是大事,就是一句話誰也別想討到便宜。
自從一九九七年學了法輪大法後,才逐漸的對師父講的“修口”有了一點認識,才明白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什麼是有標準的。

師父講︰“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系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于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1]

從此以後,我努力克制那些不好的念頭,那些尖酸刻薄、諷刺挖苦的話,到了嘴邊我就趕快把它咽回去。言為心聲,我意識到黨文化毒害太深了,就經常看《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等書籍,才知道這些不好的東西的來源,是從小被潛移默化的黨文化灌輸毒害形成的,才知道用正念破除它。

“心懷蓮花、口吐芝蘭”,我認識到這是由于我的內心還存在邪惡的觀念而導致的表現,我一定要堅定的清除它,直至達到法的標準。

後來,有很多人也說我變了,說話少了。前幾天,突然發生的一件事,使我明白,我還差的很遠。

前幾天,兒媳婦和我說,我兒子在外面酒場上說話很無聊,讓人感覺胡說八道,弄得人家很不舒服,甚至傷心難受。我听到後有些生氣,想教訓教訓他,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何嘗不是這樣,他的表現,肯定是在提醒我什麼。于是我靜心的梳理了一下,自己近一段時間也說過一些過頭的話,語氣過于嚴厲,表情過于陰沉。有同修也給我幾次提醒,現在才認識到,是該徹底修正的時候了。

我和兒子從對師父法理的理解上、從傳統文化方面心平氣和的深入做了一次交流,使他認識到自身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收到的效果是好的。

法理清楚,思路清晰,口才表達力好,這是大法賦予給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能力。我們應該正用,用來講真相救度眾生。所以有時踫到有緣人,他們就說︰你說的我願意听。我還有一個願望,就是多和同修交流,以達到共同精、整體提高。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